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15 01/12 16:39
· 来源 ·
· 作者 ·
田野
· 责编 ·
苏青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洪述祖是袁世凯的舅子 刺杀宋教仁到青岛避难

\

宋教仁 洪述祖

\

应桂馨给洪述祖的密电

一切还得从1912年的国内局势说起,新成立的中华民国走到了十字路口,面临着一个选择,简言之 ,就是在这个新成立的政府中,总统一职应该有多大的权力。围绕着这一问题,革命党人和北洋政府各执己见 ,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党希望效法欧洲,建立“ 大政府,小总统”,从各种渠道去削弱总统的权力;而以袁世凯为首的北洋系则认为中国民智未开,希望学习美国,实现强势总统。最后,双方暂时取得妥协,那就是既设总统,又设总理,总理由国会中多数党的领袖担任,限制总统。这就为宋教仁被刺杀埋下了伏笔,因为在1913年的国会选举中,新改组的国民党一跃成为国会第一大党 ,宋教仁出任总理指日可待,袁世凯卧榻之旁,要有他人酣睡了。

宋教仁被刺,子弹有毒

凑巧的是,就在宋教仁将要北上参加国会开幕典礼的前夕,他被刺杀了。关于宋教仁被刺一事,不少的材料中都有描写,我们在这里引用青岛文史专家鲁海的一段叙述——“1913年3月21日,宋教仁由上海起程前往北京参加国会的开幕典礼。在从站台登上车厢的一刹那,突然有人向他放了一枪,子弹击中其腰部。宋教仁大叫一声:‘有人刺我!’随即倒在了地上 。这时候是晚上10点左右,凶手在夜幕中逃走。当巡捕闻声赶来时,只是隐隐看出嫌犯是个个子很矮、穿黑呢子军装的人。”

被刺杀的宋教仁在当晚被紧急送往沪宁铁路医院急救,医生立刻手术,本希望可以保住宋的性命,可当那枚子弹被从腰部取出后,所有人都大惊失色,子弹弹口居然有毒,宋教仁这下子是必死无疑了。临死前的宋教仁都做了什么呢?他留下了遗嘱,希望同志继续努力,为革命事业而振作,他还授意黄兴给袁世凯去了一份电报:“北京袁大总统鉴:仁本夜乘沪宁车赴京,敬谒钧座。十时四十五分,在车站突被奸人自背后施枪弹……今国基未固,民福不增,遽尔撒手,死有余恨。伏冀大总统开诚心、布公道,竭力保障民权;俾国家得确定不拔之宪法,则虽死之日,犹生之年。临死哀言,尚祈见纳。宋教仁。”22日清晨4时48分,宋教仁因为伤情严重不治身死,据说当时宋临死前眼神哀怨,长久不能瞑目,黄兴在宋耳旁大声地说:“钝初,我们会照料你的一切,你放心去吧!”宋眼中泛起了泪珠,慢慢地断了气。在一片大哭声中,国民党要员陈其美捶胸顿足说:“不甘心,此事真不甘心!”

国民党人确实不甘心,眼看着要就任内阁总理的宋教仁就这么不明不白死了,谁能咽得下这口气?他们要求政府彻查此案,很快,洪述祖等一干人就浮出水面了。

组织者洪述祖是袁世凯舅子

在这里我们先简单介绍一下洪述祖,他字荫之,生于1855年,乃名门之后,颇有才气,诗书画俱佳,好黄老之学,善星命,人称“洪大胆”,“洪杀坯”。洪述祖在早年曾经做过左宗棠、刘坤一等晚清名臣的幕僚,是一个颇有智慧的政治人物。他更重要的身份在于是袁世凯的智囊,还是袁世凯的亲戚。

说他是智囊不为过,袁世凯之所以能够迅速荣登大总统之位跟洪有很大关系。正是洪向袁世凯提出了“以南压北与以北压南”的锦囊妙计。利用革命党压清政府就范退位,利用清政府逼革命党和谈让贤,为此,袁世凯提升他担任内务部秘书及总统府顾问,并授予他三等嘉禾勋章。

说他是亲戚就更不将就了。洪述祖的胞妹乃是袁世凯的六姨太。青岛市著名的文史专家鲁勇对逊清遗老的历史颇有研究,他称洪述祖的胞妹“当时年方19,秀外慧中,能言能语,资质秀丽,受到袁世凯宠幸”,正因为这个原因,袁世凯“令家人不准称六姨太,一律称洪姨太。”那么,洪述祖跟刺宋案又有什么联系呢?他跟袁世凯关系如此之近,又是如何浮出水面的呢?正所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刺宋案发生后的第二天,就有人报官把洪述祖揪出来了。

当年的3月23日,有一个做古董生意的河南人王阿发跑到中央巡捕房自行投案,他说:“十天前,应桂馨给我一张照片,叫我下杀手暗杀此人,答应我事成之后付报酬大洋一千元。我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从来没有干过杀人勾当,所以一口回绝了。今天看见报上登出宋教仁先生的照片,正是应桂馨叫我暗杀的人。所以特来投案说明。”

王阿发的报告无疑给巡捕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线索,当年的3月23日,应桂馨在嫖娼时被逮了个正着,3月24日,案发时那个矮个子穿黑呢子大衣的刺杀者也在应桂馨的家里被抓,他叫武士英,是一个失业军人,在他身上搜出五响手枪一支,案件到这时候基本上已经水落石出了,可应桂馨家中的几份电报却拖出了幕后更大的黑手——

—2月4日洪述祖致应桂馨函:冬电到赵处,即交兄(洪自称)手,面呈总统(袁世凯)。阅后颇色喜,说弟颇有本事,既有把握,即望进行。

2月22日洪致应函:来函已面呈总统、总理阅过。以后勿通电国务院,因智(智庵,称赵秉钧)已将密本交来,统归兄一人经理。

3月13日洪致应电:毁宋酬勋位,相度机宜,妥筹办理。

3月14日应致洪“密电”:梁山匪魁四出扰乱(指宋在各大城市演说指责袁世凯),危险实甚,已发紧急命令设法剿捕之。

3月21日应致洪“密电”:匪魁已灭,我军无一伤亡(正是宋教仁被杀当天)。

从这些来往密电可以看出,洪述祖乃是刺杀宋教仁案的秘密指挥者,而赵秉钧(时任国务总理)、袁世凯对此事也可能有所参与。至此,刺杀宋教仁一案的几个主要案犯一一落网了,武士英是行凶者,应桂馨是怂恿者,洪述祖则是暗杀事件的总头目。等待他们的将是一个悲惨的结局。

 谁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洪述祖、应桂馨、武士英作为刺宋案的参与者已然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可还有一个谜团萦绕了百年至今未解,除了他们之外,更大的幕后黑手到底是谁?毕竟武士英不会毫无缘故刺杀一个国民党首领,他是一个失业军人,犯不着去蹚政治这浑水。

一直以来,袁世凯杀宋说是较为主流的说法,但目前也在渐渐受到质疑。支持者的依据主要是应桂馨向洪述祖报告任务已完成的密电(上文提及),电报内容已经赤裸裸说明袁世凯杀宋教仁的意图。因为国会选举前后,宋教仁尖锐地抨击袁世凯专制政治的黑暗,积极宣传责任内阁的主张,危及了袁世凯的统治地位,袁害怕宋教仁以合法手段取得权利,便布置歹徒,对宋教仁下了毒手。

但质疑者渐渐发现了新问题,如果袁想杀宋不会选择这个敏感时间,就算宋教仁死了,依然会有国民党的代表来做总理的,袁难道想不到这一点?据袁克文(袁世凯之子)回忆,袁世凯曾说:“我代人受过多的很,从未辩过。我虽不杀遁初(宋教仁),遁初亦因为我而见杀,怎么辩呢!明事理的人一定察觉出,如果我想杀他,不必一定招其来而杀之。我完全可以等他来了后,陷他以罪杀他,何必要数次邀请他,乘他将行而杀之?这明明是授人以柄,愚夫也不会做这等傻事。”袁世凯是晚清民国的出色政治家,他的这番自白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那么除了袁世凯,谁还有嫌疑呢?赵秉钧!不少人认为,赵秉钧杀人动机很简单,宋要来做总理了,赵的总理位置自然不保?此说也有“证据”支持,因为在那那些搜查的密电当中有赵秉钧交给应桂馨的手令,内有联络通讯密码。

宋案已发生了近百年,关于刺宋案的真正主谋争论在私底下就从来没有停过。因为宋案当年没有真正经过司法程序开庭审理,二次革命就爆发了,所以从法律的角度讲,没有直接证据能够证明谁是刺杀宋教仁的幕后黑手。但是著名的革命党人黄兴的一副对联却把袁世凯最终定性为最大主谋——“前年杀吴禄贞,去年杀张振武,今年又杀宋教仁;你说是应桂馨,他说是洪述祖,我说确是袁世凯!”[编辑:苏青]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