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15 01/12 16:39
· 来源 ·
· 作者 ·
田野
· 责编 ·
苏青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洪述祖是袁世凯的舅子 刺杀宋教仁到青岛避难

洪述祖刺宋后逃到青岛避难 回上海讨债时被宋教仁儿子抓住

\

德国老照片中的观川台

\

山东画家周至元画的观川台

刺宋案发生后,全国舆论一片哗然。等到案件基本破获,几个主要案犯反而离奇死亡了,先是武士英,他在狱中吃了应桂馨派人送来的几个馒头,之后暴毙身亡,再是赵秉钧,1914年 2月,赵也突然病逝。时人说赵是被袁世凯毒杀的,但这没有证据,仅凭个人喜恶就把罪名往袁世凯头上扣,不足为信。只有洪述祖和应桂馨二人安然无恙,他们逃到了青岛,在此安居乐业。然而天道好还,逃到青岛的洪述祖就真的一顺百顺了吗?当然不可能,他的下场恐怕是这几个人中最为悲惨的。

自称观川居士,住崂山养花喂鱼

应桂馨被捕后,洪述祖被供出,当巡捕去逮捕洪述祖时,他已经来到了德国人统治下的青岛。因为青岛在德国人统治之下,中国政府无权干涉,因此,洪述祖在青岛度过了一段悠闲的时光。

洪述祖携家带口来到青岛后,突然发现,这里真是一处休养生息的好去处。山清水秀,气候宜人。在全国上下一致谴责袁世凯,要求彻查“刺宋”案,将元凶绳之以法的强烈呼声中,袁世凯指使司法部发出“通缉令”,要求引渡洪述祖。德国驻华公使照会外交部,竟言“中德并无引渡条约,势难办到。”有了德国殖民者的庇护,洪述祖气焰嚣张。1913年5月3日,他公然发出通电,称宋教仁“借政党内阁之名,以遂其植党营私之计。”针对上海报纸报道的“铁证”——巡捕房查获的他与应桂馨来往函电中有“毁宋”等语,他辩解说:“毁宋仅欲毁其名,并无夺其生命之意,何得认为谋杀之证据?”

鲁勇先生称,洪述祖来到青岛之后,最初居住在湖南路,他的对门就是原晚清两江总督周馥,“这些逊清官员对袁世凯恨之入骨,听说洪述祖是袁世凯的心腹,对他也是痛恨有加。周馥出门遇到洪述祖往往视而不见,其他的逊清遗老也是如此。”后来袁世凯派人送来金钱,劝洪述祖“韬晦”,于是他在青岛郊区,崂山脚下的南九水买了一块地皮,建了一座别墅,起名观川台,自称观川居士,书斋题为“六月息”。他倒是听袁世凯的劝,在南九水的观川台宅院种菜,在池塘养鱼,在院子外面还买了种有梨树的果园,一副不问人间世事的姿态。

然而好景不长,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914年8月23日,日本对德国宣战,11月7日,驻青岛的德国军队战败投降 。与德国殖民者相比,日本占领军对他的态度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1915年,日本人将洪述祖一家赶出了“观川台”,“观川台”随即变成为日本占领军服务的料理店(即饭店)。事后多年,洪述祖的儿子还回忆道:“日本人的拿去,是毫无道理拿去的,是利用武力拿去的。有一年,据说因为料理店的营业并不起色的缘故,日本人曾经要我父亲赎回,只需我父亲贴他六千元的损失,我父亲不愿花钱去买那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

伴随着别墅被外人劫走,第二件倒霉事就是袁世凯死亡。袁世凯在世时 ,经常接济洪述祖,等到袁世凯一死,洪述祖的靠山彻底消失了,他开始度日艰难。为了谋生,洪述祖开始经营实业,“他与一名留在青岛的德国人合股做生意”,结果,德国人在欠了洪述祖不少钱的情况下去了上海,洪述祖这下子坐不住了,他决定去上海讨债,可没成想,他这番讨债,不光债没要到,命也搭了进去。

其实在此之前,洪述祖就已经预感到自己好景不长。还是在1914年,住在青岛的德国传教士卫礼贤就曾经接触过洪述祖,当时日本要进攻青岛,洪拜托卫礼贤给他弄张出逃的船票,卫礼贤回忆他见到的洪述祖时称:“他简直就是一幅被愤怒折磨着的罪恶良心的活画面 。他眼里看不到任何人,干燥的舌头不断舔着干裂的嘴唇,徒劳无益地想使它们湿润些……他到我那儿来,要我给他搞张船票。我问他难道不觉得在青岛更安全一些吗?他说他倒不那么认为 。他已经为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做好了准备。”

跑回上海被宋教仁儿子抓住

为了向德国人索要欠款,1917年,洪述祖化名张皎安来到了上海。鲁勇先生在《逊清遗老的青岛时光》一书中称:洪去讨债,但德国人不肯给,为此,洪一纸诉状告到了法租界的巡捕房。巡捕房让洪述祖去讲明情况,出门时恰巧冤家路窄,碰到了宋教仁的儿子宋振吕和宋教仁的秘书刘白。“二人一见洪述祖扭住不放,重进巡捕房,说:‘你不是什么张皎安,而是洪述祖。’于是洪述祖就这样被转送到上海法院。”

当年宋教仁被刺正是在上海,因此上海还有四年前因洪述祖、应桂馨潜逃的旧案宗,于是时隔四年之后,刺杀宋教仁一案被重新审理,虽然洪述祖多次上诉,但时势已经不同,当时反帝爱国运动轰轰烈烈,全国舆论一致要求严办洪述祖,加上洪述祖的靠山袁世凯已经不在 ,新一任的总统黎元洪最终没有留下洪述祖的性命。在确凿的证据面前,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北京地方法院开庭审判此案,判处洪述祖无期徒刑。他认为判刑过重,提起上诉。北京高等法院于1918年12月12日宣布维持原判。刀笔吏出身的洪述祖却百般狡辩,向北洋政府的最高法院——大理寺提起上诉,此时 ,宋教仁的儿子宋振吕在国民党人的帮助下也向北京高等检察厅提出控告。1919年3月27日,北洋政府大理寺被迫终审判决洪述祖死刑。1919年,洪述祖以主谋杀人罪被判处死刑,而他的死刑也是民国历史上第一例绞刑。

民国第一个被绞的犯人

民国的历史上有很多的第一个,洪述祖很不光彩地成为其中的一员,他是第一个被绞杀的犯人。自民国废除《大清刑律》后,不再以斩首处决犯人,而是效法西方施行绞刑。当时政府从欧洲购进行刑的绞机,监狱当局先用动物做了实验,“均甚得法”,于是洪述祖成为了以身试法者。

洪述祖毕竟是有些文人风骨的,虽然他主导了刺杀宋教仁一事,但临死之前,他更多的还是想到了自己的家人。据朱德裳《三十年闻见录》述,当时高等检察厅狱官某与洪述祖相善,闻判绞决,泣告述祖。洪述祖问道:“行刑是哪一天?”狱官说:“明天早上。”述祖说:“为我呼妾来,跟她作别。”当时小妾赶到后自然是泣不成声,但述祖却安慰她曰:“不要这样!死生,命也。”随后他还援笔书一联云:“服官政祸及其身,自觉此心无愧怍;逢乱世生不如死,本来何处着尘埃。”又看了一眼狱官说:“本来还想为君一评星命,现在看来是可以了。”狱官欷歔流涕,但洪述祖却泰然自若。

洪述祖在行刑时的惨状我们就不过多描述了,因为他身体过于肥胖,绞刑之后,他的脖颈断裂,鲜血大量涌出 。还有一则记录颇为蹊跷,据称,洪述祖在临刑前大呼:“杀宋教仁,我是执行袁总统的命令,何罪之有呀!”按照朱德裳的记述,洪述祖当是不惧死亡之人,因此临刑前似乎不该说出这番话,而且果真这样说,则袁世凯为刺宋主谋当是板上钉钉,后人也无需猜测了,因此此说不可信。据洪述祖堂妹洪三华说,洪死后由其妾徐氏抱置怀中于头颈间缝了五针。洪述祖在狱中时曾有遗命,嘱死后棺木不得逾百元,着僧服为殓,归葬于常州五奎桥祖坟,并嘱长子洪深不必弃学回国奔丧。鸟之将亡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洪述祖因为政治丧命,但在临死之时的遗命如此真挚,也许是他的一点忏悔吧。

值得一提的是,1927年4月24日,38岁的李大钊与另外19名国共两党的高层人士,经张作霖、张学良父子控制下的北京军政府军法审判之后,与洪述祖在同一个绞刑架上被执行绞刑,其罪名是“和苏俄里通外国”,历史上的这种巧合让人读来唏嘘不已 。

 

[编辑:苏青]
精彩美图 更多 >>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