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15 03/17 10:39
· 来源 ·
信网
· 作者 ·
田野
· 责编 ·
每皮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溥伟曾计划刺杀袁世凯 在青岛请康有为吃馄饨

\

“有我溥伟在,大清就不会亡!”据传这是溥伟在朝堂上,当着百官的面立下的誓言。彼时,武昌起义已经爆发,这位小恭亲王溥伟是内外交困之际少有的几个主战官僚。可没几天后,清帝溥仪还是下达了逊位的诏书,这等于宣告清帝国终结。不知当时溥伟作何感想 ,他没能去前线带兵平叛,也没有在后宫铲除奸臣袁世凯,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在这退位诏书上签字,然后跑到了青岛……

溥伟,是清末民初政坛上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今天的《发现青岛》,我们就来聊聊有关他的故事。

溥伟祖父是大名鼎鼎的奕

溥伟,字绍原,其祖父就是大名鼎鼎的恭亲王奕。

奕是晚清政坛上响当当的人物,他主持洋务运动,推进多项改革措施,为政张弛有道。有一类野史中还说他一度是皇帝候选人,如《清稗琐缀》云:“前清家法,鉴于理亲王之祸,自康熙后,即不立东宫。然阿哥等之简在帝心,将付大统者,辄密书其名,藏之正大光明殿匾额内。盖恐玉几末命,仓猝非常,有所舛误也。宣宗倦勤时,以恭王奕最为成皇所宠,尝预书其名,置殿额内。有内监在阶下窥伺,见末笔甚长,疑所书者为奕,故其事少闻于外。宣宗知而恶之,乃更文宗。”在这场皇储争夺战中,胜出的是咸丰,奕只落得个恭亲王的名号。

终咸丰一朝,奕都没受重用,皇帝当然还记着当年的夺储之恨。咸丰去世后,慈禧找到了奕,二人联手发动辛酉政变,处死了肃顺等顾命大臣,奕这才在政治上崭露头角。但他依然受到慈禧的猜忌,一度被贬,郁郁寡欢,即使在他风光之时,很多改革措施也受到顽固势力阻挠,难以开展。可以说,奕在政治上始终是不顺的。

晚年的奕生活上也频受打击,连遭三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不幸,临终时唯一在世的次子载滢亦不在床前,因同治七年(1868年)奉两宫太后谕旨,载滢过继给八弟钟郡王承袭贝勒衔了。待英武一世,有“鬼子六”之称的恭亲王奕撒手人寰之际,身边空空荡荡无子无孙。

大丧之后,慈禧谕旨,令载滢长子溥伟回归本支,承袭铁帽子恭亲王爵位。自此,18岁的溥伟成了亲王,比他生父载滢的爵位还高几级。这就是溥伟的家世背景,从18岁就登上亲王宝座上来看,他的人生目前一帆风顺。有人认为,自此,踌躇满志的溥伟自以为“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追根究源,他日后诸多荒唐、愚蠢、狂妄之行 ,皆发端于此时此刻的自命不凡。

曾计划用白虹刀杀袁世凯

和一般的八旗子弟相比,溥伟还是有些能耐的,这从他的政治见解中可以看出端倪,人人都认为袁世凯忠君爱国的时候,他就看出了其中的猫腻,他直截了当地把袁世凯比作“司马”,当年司马昭以下犯上,欺负曹氏孤儿寡母,现在的隆裕太后和溥仪就是孤儿寡母,袁世凯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按清制,王爷去世,其生前所获御赐的重要物品须上交朝廷,待承袭人选定之后,朝廷再如数发还。溥伟承袭恭亲王爵位之后,朝廷发还恭王府先前上交的三件物品。龙翔、泉明所著《最后的皇族》一书中对这三件宝贝都有点评,其一是咸丰三年赏赐奕的金桃皮鞘白虹刀;其二是咸丰离京赴承德时写给奕的“密谕”;其三是奕当阅兵大臣时咸丰赏赐的御用紫宝石黄丝腰带。

对“密谕”的传闻最离奇,说“密谕”是咸丰亲笔所书,上写着“准奕得承制拜封,便宜行事;并准其世世子孙亦得承制,便宜行事”。其实所传纯属杜撰。恭亲王确在咸丰年恩赏铁帽子王,但那是咸丰宾天之后两宫太后的恩赏,与咸丰无关。“便宜行事”更是“戏文”,慢说清朝皇帝不会让下属“便宜行事”,任哪一朝皇帝也不会如此。

真正的“密谕”有案可查,其实就是咸丰离开皇宫赴承德时,写给奕的一张便条,上边连印都没用,其文是“和硕恭亲王奕及其留京诸臣:此次北巡,因出有因,行事仓促,朕未能与尔等细商守城之事宜,今特发明谕,奕驻圆明园善缘庵,专办抚局,不必亲见夷使,也不必进住城中,以免不测”。这张便条连奕住哪儿和不准直接见洋人都规定得死死的,哪里有一丝“便宜行事”的影子?

三件遗物发还恭王府归溥伟所有后,溥伟最看重的是金桃皮鞘白虹刀,白天把玩,晚上挂于床头,还乘慈禧赏戏的时候学了几个架势,念熟几句道白,比如摆出手握刀柄的架势,口念“上方宝剑在此,尔等听命”。还有一说,这把刀上刻着“此刀曾斩天下第一忠臣”,这“忠臣”就是史可法。其实,见过此刀的溥伟次子毓嶦介绍,此刀长不足一米,宽不过两寸,形不出众貌不惊人,与寻常之刀并无二致。毓嶦还介绍,包括此刀在内的三件“宝物”,均于1945年仓皇逃命时丢失在通化大粟子沟了。

\

这把白虹刀还跟当年曹孟德的七星宝刀有一拼,差点成为行刺的利器。有一回,载沣、溥伟叔侄议事,溥伟大发宏论,说袁世凯就是曹操转世。此宏论一出,摄政王载沣连连点头,起身问计,溥伟立献一计,说可效当年康熙帝除鳌拜之法,在龙案前摆一缺腿椅子,然后上谕“赐坐”,待他一坐,势必失礼,接下来就办他君前失礼之罪。载沣摇头连称:“不妥、不妥。”因为载沣知晓溥伟所述系坊间传闻,大清律上的“君前失礼”也不为大过,无非罚几个月的俸禄而已。接下来溥伟又献一策 ,说自己手中有咸丰帝御赐的金桃皮鞘白虹刀,待袁世凯上朝之际,他挥刀斩之,为朝廷除去祸害。杀袁世凯心切的载沣明知大清朝并无上方宝剑先斩后奏之事,但快刀斩乱麻,杀了袁世凯再说的法子正中下怀。于是连夸:“此计甚妙,此计甚妙。”

然而,待摄政王就此征询军机大臣张之洞的意见时,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张之洞说:“我亦痛恨袁贼 ,无时无刻不想替先帝报仇。但朝廷三十六镇军丁,袁世凯手握六镇,而这六镇均为北洋雄兵,驻防直隶,拱守京畿。倘若诛杀了袁世凯,六镇雄兵造反,朝廷何以应对?”摄政王载沣无言以对,如此,与溥伟商定的诛袁计谋只好作罢。

“有我溥伟在,大清就不会亡”

虽然没能杀了袁世凯,但在溥伟的活动下,清廷还是掀起了一波讨袁浪潮。最终,清廷还是让袁世凯回乡“养病”,将北洋军权收回。

可造化弄人,袁世凯“送走”没多久,1911年10月 ,武昌城头就打响了推翻帝制的枪声,江南骤变。少了袁世凯的朝廷不知所措,无计可施。打吧,哪个挂帅?北洋诸镇能否靠得住?抚吧,又是哪个前往?等等问题,让原本就胸无机谋的摄政王载沣彻夜难眠。北洋诸镇和朝廷中的袁氏故旧,提出了请袁世凯回京主持大局的主张。

摄政王载沣明知请神容易送神难,可形势逼人,只能孤注一掷。于是,圣谕出京,召袁勤王。回到北京的袁世凯集军、政大权于一身,迅速调兵遣将,却又缓进慢行 ,一边把朝廷玩弄于股掌之上,一边则让革命军成了他的提线木偶,用北洋诸镇要挟武昌,又用武昌逼迫朝廷,他则从朝廷获利,从武昌获名。

在此期间,一批满族高干子弟组建了宗社党,溥伟就是其中的核心人物之一,除此之外,还有善耆、良弼等人物。李杨在《宗社党:故国与“敌国”》一文中称,当时,为了扩大扶清的力量,良弼极力拉拢冯国璋等“感念”清朝旧恩的北洋系将领,四处纠结满族军人,不停召集会议,发表议论 。他常以在北京发动军队暴动为恐吓手段,威胁清廷主张共和的一派以及袁世凯一帮人。当袁世凯以内阁全体辞职要挟清廷接受退位条件时,宗社党主张批准袁内阁辞职,另组皇族战时内阁,由“素以知兵名”的良弼任总司令,准备孤注一掷与革命军决战。

形势焦灼时刻,革命党人彭家珍的一枚炸弹让宗社党土崩瓦解。1912年1月26日晚,他求见良弼,却被告知不在,只得在府门外徘徊。忽然看一簇人马到来,彭家珍从报上认得,下轿正要进门之人就是良弼。他二话没说,上前就扔出一枚炸弹,自己被当场炸死,良弼在医院中呻吟两日,最终不治。良弼的死给了清廷沉重一击,本来主战的宗社党,一下子作鸟兽散了。

此后,主战力量日渐衰微,溥仪在《我的前半生》里回忆说:“隆裕太后召集的第一次御前会议,会上充满了忿恨之声。溥伟也有一篇日记做了一些记载,内容都差不多。其中的一次会议是这样开的——太后问:‘你们看是君主好还是共和好?’又说:‘我何尝要共和 ,都是奕劻跟袁世凯说的,革命党太厉害,咱没枪炮没军饷,打不了这个仗。我说不能找外国人帮忙吗?他们说去问问。过了两天说问过了,外国人说摄政王退位他们才帮忙。’溥伟忿纷地说:‘摄政王不是已退位了吗?怎么外国人还不帮忙?这显然是奕劻欺君罔上!’……溥伟就请求:‘太后和皇上赏兵去报国。’太后转过头问一直不说话的军咨府大臣载涛:‘载涛你管陆军,知道我们的兵力怎么样?’‘奴才练过兵,没打过仗,不知道。’”正是载涛这句含糊其辞的回答,让隆裕彻底放弃了抵抗的想法。

1月30日午后,有人急匆匆来给溥伟报信,说,“顷得密信,赵秉钧等密请袁世凯将诸皇族尽驱入宫,以兵守禁城,俟共和告成再说,又有派遣军队,护卫各府,名曰保护,实监其出入之谋。”(溥伟《让位御前会议日记》)彼时,溥伟、善耆等人感到自身安全受到威胁,遂决定逃离北京。据说,溥伟那句“有我溥伟在,大清就不会亡”,就是在临走时说的。特约撰稿/田野[来源:信网 编辑:每皮]

信网版权稿件,欢迎转载。转载时请保留完整信息,否则追究侵权责任。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