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15 06/30 08:38
· 来源 ·
· 作者 ·
田野
· 责编 ·
光影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日本间谍宗方是中国通 曾来青岛采访恭亲王

日本间谍宗方小太郎是“中国通”日本天皇曾经召见他

1888年的北京街头,崇文门外一个商贩蹲在地上卖书。他穿戴简单 ,盘着大辫子,面容憔悴又露出些坚毅之气。不时驰过的马车常常弄得他一脸尘土 ,偶可见他皱一皱眉头,但那股不平之气很快就消散开去,他就这样风餐露宿了一年之久 。人们路过时或许只以为他是一介草民,实际上,他是一名日本间谍,名叫宗方小太郎。

以上这幕绝非笔者的杜撰,而是宗方小太郎本人日记中的记载。他在日记中说:“摆地摊卖书,这在日本乃最下等之商人所为”,但是,“大丈夫或时为乞丐、为奴仆、为小吏、为商贩,或为立于庙堂雄视宇内的英雄,或为仁人君子,皆随时势而浮沉,虽出没似无常,而一片至诚之念则贯穿万古也。”

客观地说,宗方小太郎在中国的间谍生涯以及他的一些见解,至今也令人感叹,发人深省。

他能推算出清政府财政收入

宗方小太郎,字大亮,1864年生,日本肥后人。作为近代史上著名的日本间谍,他对中国做了大量的情报刺探工作,被称为“中国通之第一人”。

宗方小太郎自幼喜读历史,他之所以步入间谍生涯,和另一名日本人有脱不开的关系,此人即是日本著名的军国主义者 、熊本县人佐佐友房。宗方小太郎与佐佐友房交好 ,师友相称。因此得以学习很多谍报知识。历史学者雪珥著有《绝版甲午》一书,对宗方小太郎有很多介绍,其中提到:“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日本加强了对华谍报工作。宗方小太郎随佐佐友房来到上海,随即进入上海东洋学馆学习中文。”这家学馆名为教日本人学习中文,实则“教育日本的青年子弟,彻底查明中国的国情,他日大陆经营之时肯定需要”。求学之余,宗方小太郎剃发易装,打扮成中国人历游北方九省,全程步行,历尽艰险,收获颇丰。

两年后的1886年,日军参谋本部谍报军官荒尾精(又名东方斋)奉派来华,在汉口设立贸易机构乐善堂,以经营眼药水、书籍、杂货为掩护。荒尾精的到来是日本对话谍报工作的重大转折点,他到来后,将中国的日本浪人梳理清楚,组成了一个遍布中国主要城市的间谍网。宗方亦加入其中,担任了北京支部主任,以北京崇文门外“积善堂”药店为掩护。1888年,乐善堂明确宗方小太郎所负责的北京支部,主要任务就是刺探清政府中央情报,宗方因此还取了个号“北平”,自抒胸臆。在北京期间,为了筹集谍报活动经费,他还亲自上街推销乐善堂的药品和书籍。这也就出现了本文的开头一幕。

宗方小太郎多年在中国活动,其能力也渐渐得到了各方认可。其婿宗方丈夫曾评价他为“中国通之第一人。”日本外务省的文件也如此评价他:“其报告于当局公务裨益颇多,功绩卓著。”那么宗方小太郎究竟对中国“通”到了何种程度呢?单单通过刺探活动,宗方就在1892年编辑出版《清国通商综览》一书,此书共2编3册2300多页,数据详实,内容丰富,至今都是研究中国的重要文献。他还应日本军方要求,撰写了大量报告,内容涉及军事、经济和宗教等各个层面,包括《中国大势之倾向》《对华迩言》《武汉见闻随录》等书。单《武汉见闻随录》一书中就包括以下主题:武汉三镇情形 、学校及教会 、汉阳制铁厂 、武昌织布局、水师及陆军概况、江南水师建制、铁政局和枪炮局。

值得一提的是,宗方小太郎对于当时中国的调查不只是浮于表面,他曾综合各种材料推算出清政府年财政收入仅有9074万两银子外加523万石米,以中国之大,这是很不般配的。而据雪珥先生调查清政府1893年和1894年两年的财政收入均在8300万两左右,如果加上不计入账的内务府年开支1000万两,正是宗方小太郎推算的结果!

他为啥得到天皇召见

因为宗方小太郎对于中国的了解,日本将其作为一枚重要棋子。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前夕,宗方小太郎奉命从汉口前往烟台,接受日本驻华武官井上敏夫的指令,潜入威海亲自侦察北洋舰队基地,获得大量第一手情报。

王迅在《甲午谍影》一文中称,当时为了避免中国方面注意,日本间谍机构制定了一套暗语系统,如“上等品”代表“旅顺口附近兵”,“中等品”指“大连湾附近之兵”,“谷类”代表“步兵练勇”,“杂货”指“炮兵”等 。这次宗方小太郎与日本间谍根津一又研究出新的暗语,“买卖不如意”意为“北洋舰队不出威海”,“草帽辫行市如何”指“北洋舰队出威海进行攻击”,“近日返沪”指“威海舰队之防御移至旅顺”等等 。

宗方小太郎在日记中记载,他在第一次刺探时,曾想带一个中国人随行,“皆以此行危险,无人应者,余即决定单身前往。于是脱去整洁服装,改着粗布衣服,萧然一野人也”。宗方小太郎的刺探活动十分艰辛,当时他有病在身,加之连日阴雨,全身湿透,但他依然四处搜寻情报,甚至登上了小船,到刘公岛暗地了解水师的布防情况。甲午战争爆发后不久,清军获得日军进攻山东半岛时携带的一张地图,上面村、路、炮台、营房、山、河、井、树都画得十分清楚、详细,一目了然。

1894年8月1日,中日正式宣战,甲午战争全面爆发。此时,日本撤走了在山东的外交人员和侨民,只留下宗方小太郎一人,带着567元谍报经费潜伏了下来。当时中国的反间谍行动也大为加强,宗方也感觉到了危险,他在日记中说自己当时做了三种准备:一是将机密文件整理处置好,以防万一;二是为自己准备了新衣,一旦被中国抓获的话,将“盛装赴官府,有所从容辩解也”;三是也做好了死的准备,“万一不能以事理争,六尺形骸将一笑赴虎狼,泰然安命,示彼等神州(指日本)男儿之面目”。这段时间,他化名为宗玉山、宗鹏举、郑如霖等 ,继续亲自或派出其收买的华人,不断外出侦察,“屡次出入于生死之间”,得到了大量的动态情报。

在驻守烟台的三周内,宗方小太郎立下了平生最大战功之一。据作家洲汇的《大清国遭遇日本间谍群》一书披露,当年8月中旬后,由于平壤战事紧急,清政府决定向朝鲜再派援兵。为防止日本舰队袭击,李鸿章电令北洋舰队主力护航。停泊于威海附近的镇远号第14艘中国军舰,投入出征准备。宗方小太郎在威海得知北洋舰队的出发时间,立即将镇远号等14艘中国军舰开赴朝鲜的具体日期电告上海谍报机关,上海的根津一又马上将之发给日军大本营。日军大本营即派日本联合舰队出发,9月15日到达朝鲜黄海道大东河口附近,以逸待劳 。18日11时30分,中日两支舰队互相发现目标,震惊世界的黄海海战爆发。由于敌我力量悬殊,中国北洋舰队惨遭重创,损失超勇、扬威、致远、经远、广甲五舰,包括邓世昌、林永升在内,死伤八百余人。至此北洋舰队畏缩不出,日本夺得制海权。

被大清国悬赏通缉

宗方小太郎在中国的活动最终还是暴露了,发现的过程有些蹊跷。据说,他此前一直通过信件和电报的方式传递情报,都在上海中转。此次的两封密函被清政府截获,他也遭到通缉。

雪儿简思在《宗方小太郎:洞察中国的日本间谍》一文中对宗方小太郎的这次出逃有详细的记载。1894年8月29日,在通缉令到达前,宗方小太郎乘上了烟台开往上海的连升号商船。但在船上,他却发现有相熟之人,包括长江水师提标亲军中营把总蔡廷标。宗方小太郎见状危急,先发制人,主动与蔡廷标攀谈套近乎,蔡廷标允诺不揭发他,才令他在多次盘查中侥幸过关。这些盘查,中国军警明令查拿的是Munakata(宗方的日文发音)。

一个为日军最终取胜提供了关键情报的间谍,身为水师把总的蔡廷标,就这样把他轻易放走了。

宗方小太郎事后感慨:“实似有天佑者 ,天不我弃,我岂能自弃乎?”他说自己“一颗首级前后经过八次厄难,安然无恙。区区廉价之二三百金,上天岂许以哲人之头交付凶手之刃下乎?”到上海后,宗方于9月7日乘英国轮船逃回日本,得到日本高层的隆重礼遇,被直接接到了广岛。

1895年10月4日上午11:30,日本广岛,战时大本营,御殿前庭。一名脑后垂着长辫、身穿中国平民服装的人,被御前侍卫角田海军大佐引领着,拜谒明治天皇。角田大佐朗声禀报了拜谒者的姓名、履历。明治天皇“龙颜大阅”,温语褒奖有加。天皇亲自接见并褒奖一名间谍,这在十分注重谍报工作的日本,亦是罕见的殊荣。宗方小太郎在当天的日记中激动地写道:“区区微功竟达叡闻,以一介草莽之躯,值此军事倥偬之际,得荷拜谒万乘之尊之光荣,实不胜感泣之至。”特约撰稿 田野[编辑:光影]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