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16 01/14 05:40
· 来源 ·
· 作者 ·
田野
· 责编 ·
夜楼
阅读量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林黛玉出自潘金莲? 铁路局长阚铎还是红学家

阚铎是民国“交通系”干将为啥刚当胶济铁路局长就被赶走

说近代青岛的历史,肯定绕不开使其成为交通枢纽的“一港一路”。这个港,自然就是青岛港,这个路,也就是胶济铁路。胶济铁路连接济南与青岛,是山东的一条经济 、军事命脉,最早由德国人修建 ,一战时期被日本人占有。直到1922年2月4日才交还中国。

自胶济铁路收复以来,围绕着对这条铁路的控制,中央和地方势力真可谓绞尽脑汁,铁路局局长走马灯一般变换,往往干不到一年就了事。可偏偏有一位局长不信邪,来青岛上任之后施展霹雳手段,想要把铁路牢牢攥在手里。结果,他局长的位子非但没干长 ,还引发了近代青岛历史上大规模的罢工。这个人就是阚(kàn)铎。

阚铎其人 ,因胶济铁路而与青岛结缘。虽其本职工作是搞交通,但对建筑、文学亦颇有研究。今天的《发现青岛》,我们就来聊聊他。

从“交通系”说阚铎

阚铎(1875年~1934年),字霍初,号无水,安徽合肥人,日本东亚铁路学校毕业。1924年12月31日,阚铎被任命为胶济铁路管理局局长,准备结束这里管理混乱的局面。

阚铎何以能坐上胶济铁路一把手的位置?这固然跟他的专业学识有关,但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身后的派系背景。看了近代史就会发现,在中国,一个人单凭专业修养是很难在政界混出局面的。阚铎之所以能到胶济铁路履新,还得靠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其背后的“交通系”就是他的大靠山。

“交通系”这个词,仅照字面来看,此政治派系应该是交通系统的人。问题是,交通系统的人怎么能对一国政局产生如此大的影响呢?这不得不从中国畸形的政治生态说起。清末搞新政,建立邮传部,交通系统初建,此后逐步演化成四大领域,即铁路、航运、电信和邮政。这其中,航运多为私营,邮政和电报电话又不普及,唯独铁路一项,日渐壮大。青岛市档案馆编研处处长孙保锋在《胶济路风潮——“交通系”阚铎与地方角力》中说,晚清时,铁路收入占到整个邮传部收入的百分之九十五。相比之下,本应管理全国财政的度支部(即现在的财政部)收入只有邮传部的五分之一。交通系统的实力和财力可见一斑!民国成立交通部后,不仅继续掌管全国铁路,而且大举外债、控制财政大权,更有代行国库职能的交通银行作为金融后盾。交通部遂成为北京政府最重要的部门之一,也是职员待遇最好的机关之一,以交通部为核心形成了一个利益集团,被称作交通系。

交通系内部也有纷争,有新旧之说。旧交通系以梁士诒、朱启钤、周自齐、叶恭绰等为首,最主要的后台是英美;新交通系的领军人物则是曹汝霖、陆宗舆等人,主要靠山是日本。特别是曹汝霖,他身兼交通总长、交通银行总理等要职,位高权重,势力逼人。许多旧交通系的人物开始见风使舵,纷纷投到曹汝霖的门下。阚铎本是旧派人物之一,但对新派也投怀送抱,可见其人之圆滑。王吉的《晚清交通四政的发展与交通系的形成》中有这样一件事:当时有个新交通系的干员叫丁士源,在就任京绥铁路局局长之后单独向曹汝霖报告,请求京绥铁路的收入留在铁路局自行调用。曹汝霖予以批准,但叶恭绰表示这样做违反常规,不能同意。然而丁士源的背后有曹汝霖的巨大身影,不把叶恭绰的指责放在眼里。叶恭绰于是派阚铎为京绥铁路局副局长,试图利用阚铎来监视丁士源。阚铎任职京绥铁路局副局长之后,不但不监视丁士源,反而与丁士源交情日益深厚。也正是通过这层关系,阚铎在新旧交通系中都有朋友,在交通部中“向占重要位置”。

这样一个八面玲珑的阚铎,实在是管理胶澳铁路的不二人选。因为胶澳铁路这块“肥肉”自收回之后 ,向来为中央和山东地方势力所争抢,彼此互相拆台,搞得混乱不堪。阚铎有背后的“交通系”做靠山,于是准备在胶济铁路管理局局长任上搞一番大动作。

上任三天撤换山东籍干部10多人

阚铎在来青岛上任之前,想必对他的几个前任的经历早有耳闻。从首任局长赵德三算起,主政者刘堃、邵恒浚、李钟岳等,几乎没有能干满一年的。说到根本原因,无外乎是中央和地方的派系争斗所致。他以外省人身份主管胶济铁路,还没上任,就中了“派系争斗”的暗箭——1924年12月31日,交通部任命阚铎为胶济铁路管理局局长的电令一下,山东和青岛立即掀起抵制浪潮。阚铎背后有交通系大佬撑腰,并没放在眼里。1925年1月5日下午两点,阚铎抵达胶济铁路局正式就职。

阚铎有自己主意,他准备玩玩“釜底抽薪”之计。他自知在青岛没有根基,山东地方势力随时准备跟他找麻烦。据孙保锋介绍,干脆和江苏籍的副局长朱庭祺组成一个南方系阵营,共同对付山东籍地方派。说白了,就是把不听话的山东人通通裁撤掉。上任第二天,阚铎开始大洗牌。他拿出交通部当日发来的撤换职员的电令,一天之内将胶济铁路局7位处长换了3位 ,明眼人一看就知,电令中的名单早在北京时就已拟妥,是阚铎精心布置的一盘棋局。第三天,阚铎变本加厉,将山东籍的课长、段长撤换10多人。这下子,阚铎可犯了众怒了。

先是山东省议会议长宋传典领衔的工商各界人士致电阚铎,称阚氏“接事伊始,将重要职员,凡籍隶东省者,悉行更换”,“专事排斥鲁人”,对于阚氏新政,“鲁人一息尚存,绝不承认”。青岛总商会也与省里声气相通,致函胶澳商埠督办温树德,称阚铎和副局长朱庭祺两人“植党营私,破坏路政”,必须将两人迅即停职,由商埠督办公署派员接管胶济铁路。就连日本人办的《大青岛报》也出来点名道姓:“阚铎任免员司之不公——办事勤能者皆撤换,贿舞弊者皆提升”。

面对这样的舆论态势,阚铎依然态度强硬。他首先承诺“自今沿线司员决不妄加更动”;其次,花钱买平安,给员工发双薪;要求职员“必须一体遵守路规,不准发生鼓动风潮”。可山东人是好惹的?2月7日,山东省议会议长宋传典等严正要求交通部撤换阚、朱二人未果后,向全省商界发布罢运动员令;山东籍胶路职员集会决定全体罢工。如此政治态势,阚泽不能不走。2月7日晚8点,阚铎带随员60多人潜回北京,从此与胶济铁路诀别。

2月8日子夜12点,也就是阚铎逃走的第二天,“胶济全路停车,人货一律停止”,史无前例的胶济铁路大罢工大罢运正式拉开序幕。关于罢工的情形,《申报》的报道是罢工“场面非常之大”,铁路工人用枕木和钢轨封锁了铁路线,司机熄灭了炉火,各站、段工人全部停止工作,未开出的客、货车一律不许开出,开出的客、货车开到哪里就停在哪里,不再开动。一句话,胶济铁路全线瘫痪。

阚铎虽走,副局长朱庭祺还在,他决定跟地方势力死磕到底。山东人不是罢工吗?他一方面号令江浙籍员工继续工作,一方面聘请日管时代任职胶济铁路的日籍人员50多人代替山东籍员工开车作业。可事有凑巧,8日夜间从青岛开出的一班列车停在了高密,车上人员与路警发生争执,结果路警开枪,死伤数人。本来朱庭祺聘请日本人就遭人反感,这下子更给了山东人以口实,青岛、济南各界人士多次集会,要求当局拘捕朱庭祺,这样朱庭祺也败下阵来。

最终,山东军务督办郑士琦派山东兵工厂厂长李钟岳代理胶济铁路局局长,这场胶济铁路争夺闹剧才算暂时告一段落。

四方机厂大罢工

阚铎上任才一个月,就在青岛引发一场大罢工,直到他离开,罢工依然持续。其实,这场罢工固然有地方势力借工运以自重的成分存在,但中共青岛市委的领导也是罢工得以顺利开展的原因。据《中共党史人物传》记载,中共青岛市委书记邓恩铭合理利用派系斗争领导了工人罢工。

当时罢工的风声传出之后 ,邓恩铭急忙赶到四方机厂,召集党支部成员和工人积极分子20多人,在私立培育小学开会。邓恩铭向与会的同志们分析说,仅仅由铁路工人罢工,势必因战线过长而显得力量分散,只有在四方机厂发动声援罢工,配合铁路沿线的斗争,才能以强大的声势迫使铁路局向工人低头让步,从而取得罢工的胜利。他要求到会的干部:行动必须迅速,铁路一罢工,机厂紧跟上!

邓恩铭一面按决议在铁路工人中部署罢工斗争,一面派机厂支部书记傅书堂带领几个积极分子去同山东地方势力派的两个处长商谈工人参加罢工事宜。机厂支部其他党员和赤色工会干部则依照邓恩铭的指导,一起活动,立即在厂里组织了罢工委员会、纠察队和宣传队,并把复工的条件在工人中广泛宣传。2月7日夜,邓恩铭又赶到四方机厂,秘密召开了特别会议,对独立罢工进行了周密部署。2月8日夜12点,胶济铁路全线大罢工开始了 ,四方机厂的罢工紧跟而上。直到胶济铁路全线恢复通车,四方机厂罢工还在继续。最后 ,厂方答应了工人的诉求,才恢复生产。

在四方机厂工人罢工胜利的鼓舞下,从三月起,日商六大纱厂18000名中国工人相继罢工。最终引来山东军阀张宗昌,胶澳督办温树德镇压,工人当场死难8人,重伤17人,轻伤无数,75人被捕,数百人被通缉,3000余名被遣回原籍,是为“青岛惨案”。在“青岛惨案”的第二天,上海又发生了举世震惊的“五卅惨案”。以“青沪惨案”为导火线,一个更大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在全国蓬勃发展起来了 ,这就是“五卅运动”。[编辑:夜楼]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