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15 01/04 15:41
· 来源 ·
· 作者 ·
宫岩
· 责编 ·
苏青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青岛首富刘子山之子捐无价之宝《楚辞集注》

\

宋版书价值连城,曾有“一页书一两黄金”之说,现在则是“一页书一万元”,那一整套《楚辞集注》价值多少?无价之宝!刘少山就把包括这个无价之宝在内的二十六种共计四百二十七册宋元善本古籍全部捐献给政府。1972年,毛泽东曾将其影印本作为国礼赠送给日本首相田中角荣。

刘少山,名占洪 ,刘子山的长子,作为一个“富二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被称为“开明绅士”、最喜欢收藏古籍、为了国家可以抛弃自己拥有的一切。今年恰逢刘少山百岁诞辰,所以他的子女谈起捐书之事感触就格外深,他的大儿子刘燊还特意写了一篇纪念性的文章。

17岁就开始掌管家族产业

刘少山是刘子山的长子,家族重任之后要交到他的手上,所以刘少山从小就得了解和学习管理家中的产业。同样是一张半身照,身穿西装、梳着分头的刘少山五官像极了他的父亲,但他嘴角的一丝丝笑意和温和的眼神更增添了几分与世无争。

刘子山的重孙子刘理耀说:“刘子山35岁才有了第一个儿子,所以对他寄予厚望,爷爷刘少山从虚岁17岁就开始出来管家了,他主要负责厚德堂的一些事情,比如房产等。”(这里先给大家解释一下厚德堂,除了东莱银行外,刘子山旗下的房产、木材、砖瓦等生意全部属于厚德堂。)

刘子山为改善银行管理,曾组成东莱银行总管理处,组成人员除银行经理外,还聘请了留学经济专家做顾问,但总管理处的管理方式并未达到刘子山的预期效果,反而出现许多矛盾,刘子山就终止了总管理处的运行。刘少山的四儿子刘植介绍:“在这种情况下,刘子山才接受了天津分行经理薛赞庭的建议,让儿子刘少山进入了银行的管理层,时年23岁。”

不过,刘少山虽然进入了东莱银行的管理层,但他从来没有当过总经理,最多只是做到协理和常务董事,整个东莱银行的事情还是由董事会说了算。

将孤本书籍捐给了国家

比起进银行做生意,刘少山更喜欢藏书,青岛著名文史专家鲁海说:“刘子山在临终前,把全部财产包括股金、不动产、动产,按子一份、女半份来分配,刘少山所得的动产大部分都用来购买图书了。”曾经山东聊城有个“海源阁”藏书阁,藏书多达20余万册,堪称“北方图书之府”,《楚辞集注》就是从那里购来的 。宋版书籍价值连城,曾有“一页书一两黄金”之说,而现在价值更高,达到“一页书一万元”,如果是整册的书籍价位那就更高了。朱熹的《楚辞集注》价值多少?无价之宝!到民国时期世上只存一部,刘少山以巨资购得。刘燊交给记者的一份纪念材料中详细记录了刘少山买书、藏书、运书、捐书的全过程。

1926年海源阁杨家的第四代杨敬夫举家迁至天津居住,此时的杨家已家道中落,他们便以卖书做生意来恢复元气,得到这个消息,一些藏家,还有一些外国人尤其是日本人也闻讯而来,谈价看书,想带到国外。刘杨两家虽都住天津,但两家并没有往来,后来买书也是通过中间人青岛老报人伊筱农。杨敬夫为了生存虽然不得不卖书,但他也明白这些古书是国家宝藏,不能让这些书流失到日本成为历史罪人,更何况其中还有朱熹的《楚辞集注》等珍贵的宋元善本。但这些古书价值连城,谁能将其买下?杨敬夫便托伊筱农去询问刘少山。买书费用不菲,刘少山需要禀报父亲才行,起初刘子山认为古书应为国家之物,不宜私人收藏,婉言拒绝了。之后杨敬夫道出自己的难言之隐后,刘子山甚为感动,同意刘少山购书,但只是暂存,等到适当时机还应物归原主,上交国家保管 ,所以刘少山捐书的爱国行动也是完成刘子山的一个遗愿。

杨刘两家相约都不向外界透露古籍转手之事,避免日本人作祟。在家中除了刘子山和刘少山的太太外,其他人直到刘少山宣布捐书时才知道。刘少山太太经常变换古籍的安置地方,四楼库房、三楼储藏室等处都放过,为遮人眼目放置时旁边还堆上许多杂物。天津沦陷后,为防止日本宪兵抄家发现古籍,曾一度存放于盛锡福刘锡三天津的家中。1948年古籍分成两批运到上海,一批是混在皮货等细软中,乘陈纳德和金城银行合办的民航空运队的一架运输机运抵上海龙华机场;另一批放在一樟木箱中,由东莱银行属下的太平船务贸易公司的太吴号货轮运到上海吴淞码头。古籍运到后全都存放于上海东莱银行二楼一卧室中。

直到1952年,刘少山将这二十六种共计四百二十七册宋元善本古籍全部捐献给政府。

捐献古籍不要钱、不要政治待遇

算算时间,今年正是刘少山捐赠《楚辞集注》的六十周年。刘植向记者提供了三份时任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社会文化管理局局长的郑振铎签字写给刘少山的信件。

“家父对自己将所藏宋元善本海内外孤本悉数捐献国家的义举,只是淡淡地看作为应当做的本分之事。郑振铎先生一手操办家父捐书事宜,他会见家父时,除了代表文化部颁发奖状以示表彰之外,还表示可以登报,并征询家父愿意登在哪份报纸上;还表示可以由他上报推荐家父担任政协委员。家父坦诚向郑振铎表态:不要钱,不要登报,不要政治待遇,捐书只是他应尽的一片心,不为其他。”刘植说。

刘少山捐书为国家作出贡献,应当是非常光荣之事,但他从不向外人宣扬。刘少山的女儿刘玳告诉记者,她参军后第一次回家时,刘少山对她说:“你参军我是光荣的 ,我愿意别人知道我女儿是解放军,所以我把它(照片)挂在客厅里。我给国家捐书,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我不愿意别人知道了去宣扬,所以把文化部的奖状挂在我的卧室里,”刘家许多至亲和好友都不知刘少山捐书还得了奖状,直至1972年香港大公报报道了毛主席送田中首相《楚辞集注》的原善本为刘少山所捐,捐书的事才逐渐传到亲友耳中 。

田中回到日本后,将《楚辞集注》交日本读卖新闻社复印了100套,在美国的刘燊得知后想办法拿到一套辗转带回上海。刘植说:“父亲第一次用颤抖的双手捧起这套书时,他抽泣了,我默默地看着他既喜又悲的表情,我知道他心中在想些什么、为什么会哭泣。”

1996年,经山东省政协副主席苗淑菊女士居中联络,刘燊将这部日本复制本捐赠给了重建后的聊城海源阁,这段佳话最终画上圆满的句号。

公私合营他把自己房子也捐了

刘少山在私营企业接受社会主义改造期间的表现也值得称赞。

银行是先于其他行业实施社会主义改造的,东莱银行是属于1953年第一批公私合营的为数不多的知名私营银行之一。在合营前清产核资期间 ,刘少山代表东莱银行表示:“合营不抵触、财产不转移、报产不隐瞒。”刘少山主动迎接改造的态度,起到了带头作用,受到当时领导的表扬。合营后刘少山任公私合营银行总管理处金融研究委员会专员和公私合营银行董事。

任专员期间,组织为刘少山定的工资待遇与11级行政干部相同。但不久他以身体欠佳为由辞去了专员的职务,薪俸虽然没了,因为仍是公私合营银行的董事,所以每月领80元的车马费。刘植说,刘少山辞去专员一职的原因之一,是考虑到研究金融并非他的强项,不能不干活白拿钱,所以毫不犹豫地辞掉了专员一职。

社会的变迁,刘家的收入和过去相比不可同日而语,家庭住房也从天津南京西路591弄近3000平米的花园住宅,逐次缩小到东莱大楼的四间房。刘少山对每次生活紧缩都会欣然愉快地应对,并开导家人说资产阶级接受改造、逐渐向劳动人民靠拢是好事。

东莱大楼是公寓房,除了刘少山自住的部分,其余全部出租。刘少山女儿刘玳说,1956年私房改造时,有政策规定出租房合营时自住部分可不进行社会主义改造,也就是说刘少山住的那四间房可保留产权,即仍可属于私房。但合营时刘少山向房管部门表态:“社会主义改造坚决不留尾巴,我把我住的房子也参加合营。”就这样,刘少山把自己住的房子也参加公私合营改造了,合营之后和其他房客一样,每月都向房管部门交房租。

1978年,刘少山去世。他虽出身殷实的资本之家,但他生来淡泊名利的性格,让他有了之后的那些举动。这个低调的父亲至今让刘植等兄妹心疼,在他老的时候经历了“文革”的折磨,当这位60多岁的老头子穿着一身脏衣服从改造场干完活回家,谁都不知道他就是那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刘少山。但他对捐赠古籍不后悔、对公私合营更不后悔,因为他自始至终都是一位爱国者。

1927年,因山东战乱青岛首富刘子山放下青岛的生意带着家人定居天津,85年后虽然事过境迁、物是人非,但刘子山这个名字始终刻在青岛的记忆里。今年11月初,刘子山的子孙后代从各地会聚到青岛,这是他们第一次来青寻找祖父刘子山曾经留下的痕迹。从湖南路到天津路,再从天津路到浙江路,每到一个地方他们都感到既熟悉又陌生,记忆像片段一样一点点浮现出来。[编辑:苏青]

精彩美图 更多 >>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