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15 10/15 06:37
· 来源 ·
· 作者 ·
田野
· 责编 ·
夜楼
阅读量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李经羲是李鸿章侄子 辛亥革命后曾到青岛避难

\

上文曾经提到过,辛亥革命后李经羲曾辗转来到青岛。李经羲住在江苏路8号的一座别墅里,其邻居江苏路6号便是堂弟李经迈的豪宅 ,这两所住宅至今保存完好。

李经羲虽一度在青岛居住,但青岛并非他活动的主要场所,他在青岛的住宅仅仅是进行政治活动 、联络各派力量的一个驿站。而上海才是李经羲活动的基地。饶是如此,他也在青岛留下了不少趣事。

在青岛和李鸿章儿子吵架

辛亥革命后,李经羲被蔡锷“礼送出境”,最先避难的地方是上海。李经羲到上海后见形势不稳,安全受到威胁,又见许多逊清遗老纷纷移居青岛,如似避难世外桃源,他不禁心动起来 ,也来到了青岛。

李经羲在青岛的行踪,没有完整的记录。其实,他的确在青岛居住过,且有史料为证。1914年11月出版的《 远东评论》这本权威的英文杂志上,关于1914年早些时候居住在青岛的中国政界要人的统计名单里面,李经羲的名字被排列在了恭亲王溥伟、徐世昌和徐世光兄弟的后面。

李氏家族来青者不光是李经羲,李鸿章的儿子李经方、李经迈这时也在青岛。但据青岛著名文史专家鲁海先生介绍,三者的心思大不相同:李经方已经想脱离政治,李经迈则不甘心清朝灭亡,一心跟刘廷琛等人谋划,想恢复清王室。李经羲则认为清王朝应该覆灭,主张“立宪”,是有名的立宪派。他认为不管是皇帝还是总统,只有颁布宪法,成立议会,让大家说话,把皇帝或者总统置于人民监督之下,才是国家的前程。所以,他与李经迈见面时,经常吵得不可开交。在青岛的这100多个逊清遗老,有时言笑晏晏,有时又争得面红耳赤。德国记者采访李经羲的时候,他说,西方国家的议会制度是十分先进的,民国也应该借鉴这样的政治制度。他的这些谈话登在报上之后,刘廷琛等复辟分子便不再与他来往了。而李经羲与一些在青岛的德国政治人士往来日益频繁,向他们打听议会制度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与德国传教士、汉学家卫礼贤成为朋友,经常往来。在青岛的其他遗老有的称赞他,有的则把他从昆明狼狈逃窜的事编成笑话来讽刺他。他还懂中医,时常为人看病。他喜欢喝酒,酒喝多了,回忆起自己当总督时的大事时,常直言赞成立宪。

李经羲在青岛的活动自然也传到了袁世凯的耳朵里。因为袁世凯当了大总统之后,对在青岛、上海等地的逊清高官的行动十分在意,派出几密探住在青岛,密切关注着这些人的言论和行动。恭亲王溥伟想要搞复辟的事,就被袁世凯的密探发现,袁世凯切断了津浦铁路,使复辟计划流产了。李经羲既然不主张复辟清室,在某种程度上就和袁世凯立场有些一致,很有可利用的价值。特别是他曾经担任过云贵总督这样的封疆大吏,把他召到北京来,在新政府任职,肯定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于是袁世凯多次派人到青岛招揽,封官许愿,金钱资助,应有尽有。李经羲最终出任政治会议议长、参政院参政。等到袁世凯欲称帝时,特封徐世昌、赵尔巽、李经羲、张謇四人为“嵩山四友”,并免称臣跪拜,实在是恩惠有加。

需要一提的是,相关记载说,李经羲在1911年底至1914年期间在青岛居住。据说,他住在江苏路8号的一座别墅里,这所房屋是他从前津浦路北段总办李德顺手中获得的。但是,他是如何从前津浦路北段总办李德顺手中获得了这所房屋的,至今没有确定答案。

传他跟袁世凯要官被拒

不管怎么说,李经羲来到北京,做了袁世凯的官。这里我们说几则时人记载的趣事,来看看李经羲和袁世凯之间的微妙关系。

袁世凯跟李经羲的交情,真的像传说中那么好吗?也未见得。民国文人陈灨一在《李经羲轶事》中记载:“先生(指李经羲)为‘嵩山四友’之一,尝对赵次珊(东三省总督赵尔巽)曰:‘项城(袁世凯)斯举,无异将吾人革职,永不叙用。’赵曰:‘公岂犹有作官之雄心耶?’先生语塞。”虽然被封了“嵩山四友”,可李经羲的心里并不舒坦,他觉得袁世凯对他是在明升暗贬,把他跟其他三个人架空了,等于“革职”。这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政治人物间的复杂关系。

李经羲似乎也不忌惮袁世凯,据说一到北京还狮子大开口问袁要官。据陈灨一记载:“李仲宣先生(李经羲),为文忠犹子。清官云贵总督,声誉甚蜚。迨民国,为政治会议主席,有功于造法。”接下来说,“项城拟令督粤,以酬其劳。”意思是,袁世凯在李经羲初到北京时,打算让他做广东都督以答谢他 。谁曾想,“先生(李经羲)要求节制广西、云南、贵州三省军队,方允就任。”李经羲居然瞧不上一个小小的广东,说要广西、云南、贵州三省军队都归他管。“项城曰:‘是不啻以一人兼为两广、云贵总督也。乌乎可!’议遂未决。”袁世凯可不是傻子,大西南的军队全归一个人管,那还了得?!所以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袁世凯不久后想出了另外一个办法,原来李经羲的二儿子李国筠恰好也到了做官的年龄,而且才学不错,袁世凯于是就把广东巡按使(相当于省长)的位子给了李国筠,“以为与其子,即所以酬报,且因以阻其野心。”可笑的是,袁世凯这么做不仅没得到好报,还被李经羲臭骂一顿。“先生恚曰:‘吾为督、抚十余载,尚不若吾子之初出茅庐?项城眼光固如是耶!’”李经羲不爽,我做了督抚十多年,难道还比不上我初出茅庐的儿子吗?袁世凯的眼光也不过如此!

在袁世凯打算称帝时,李经羲也敢于叫板。据史料记载,李经羲进谒,正色说:‘公以雄才大略见称于中外,今乃甘冒大不韪之名,欲登九五之尊 。国家利害,人心从违,两不顾虑。设此而易为者,则先叔文忠公(李鸿章)已先公作皇帝矣。惜公以数十年之声威,为宵小所弄,坠于一旦也。’袁世凯色变,只好说:‘兹事重大,终当决诸全国国民。’“李经羲拿自己的叔叔李鸿章作比,论国家利益、人心向背,我叔叔李鸿章可比你更有优势 ,他都没做皇帝,你怎么敢呢?李经羲认为袁世凯之所以一心要做皇帝,全在于“为宵小所弄”。可当时的袁世凯已经被皇位冲昏了头脑,根本没听进去。

由此可见,尽管在袁世凯政府任职,但李经羲并非袁氏的死党。1912年4月17日,中华进步党在上海广西路万改良会开选举职员会,公选李经羲为副主席。1913年5月4日,李经羲同岑春煊、伍廷芳等十人致电袁世凯,发表了对宋教仁案、借款、立宪等时局的主张,以示政见的不同。总而言之,李经羲不是一个盲目附和的人。

李道豫是李经羲的后人

历经张勋复辟的挫折之后,李经羲回到上海,淡出政坛。

位于上海威海路重庆北路路口的储能中学,过去曾是一处大花园豪宅。李经羲最后的15年,就是在这里度过的。据说晚年的李经羲已心灰意懒,整天半卧在躺椅上,膝上坐着小孙子李家焕。他老人家把腿一下一下地往上翘,让孙子乘他的“翘翘板”,嘴里还念念有词:“爷爷给你做牛做马噢,爷爷给你做牛做马噢……”令人唏嘘不已。

除了跟小孙子玩之外,李经羲还写诗自娱。他早年就多有诗歌传世,到了晚年,历经磨难,写出来的诗歌多有哀伤之意。曾有《病中自挽》二律:“坠地声中百事乖,毕生哀乐为谁来?惊心梦里钧天乐,转眼人间劫火灰。尘海翻身真不易,蓬山脱屣复何猜。维摩示疾无留恋,花雨缤纷入悟才。”自注:“自乙丑仲夏痼疾增剧,迄于孟夏不消减退。百体皆困,一心了然,仿昔人事例,成生挽诗二首,屡劳逸公存问,录稿奉质,用答眷怀。”看来 ,李经羲的晚年身体并不好,心境也很苦闷,生活并不称心如意。

所幸的是,李经羲的后人却都没有辜负李氏家族的门楣。据作家宋路霞《上海望族》记载,李经羲有两个儿子,李国松与李国筠。大儿子李国松似乎是继承了老太爷的“忠君”传统,一生不做民国的官,只在家闭门读书、课子、研究古物,家产也全交由管家料理。对其父赴京任职民国亦大不以为然:你是清朝的封疆大吏,怎能随俗去食“周粟”?结果,他本人书是读成了,不仅著述极丰,子孙亦好学有为,惜家业未能管好,当铺、银行和地产均被管家们“管理”得七零八落。当李家宣布经济破产、不得不卖掉花园豪宅之时,正是管家们的新房子落成之日。抗战时,李国松曾去天津租界避居,1948年率家小回到上海。此时老房子已卖掉,家道中落,全靠出售文物藏品以解窘境。

李经羲的二儿子李国筠,似乎继承了老太爷的“革命细胞”,曾南下广州,出任了广东巡按使和广西巡按使以及参政院参政、大总统府顾问、大总统府秘书等职,在位清廉勤政。别人都视巡按使为肥缺,而李国筠任职期满返上海时,却两袖清风,拿得出手的只有当地士绅送他的300盆兰花。回到上海,还得从大家族的账房上领钱花。跟随李国筠的还有几十名亲兵,荷枪实弹,威风凛凛。因巡按使平素待他们不错,所以都跟来上海不愿离去,有些老兵直到李国筠1929年去世后才散去,所带武器弹药由李氏后人在抗战中捐给了抗日队伍。

最值得一提的是,李经羲的曾孙李道豫,后来成为中国驻美国大使。特约撰稿 田野

[编辑:夜楼]
精彩美图 更多 >>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