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16 01/12 08:37
· 来源 ·
· 作者 ·
宫岩
· 责编 ·
光影
阅读量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南开之父”张伯苓三次来青岛 与沈鸿烈是挚友

沈鸿烈只见过雷法章一面就请他当了青岛教育局长

“实践教育就是学什么就要做什么,做什么就要学什么。不能净念书,出来了不会做事。”70多年前,时任青岛市教育局局长雷法章就意识到教育与实践相结合的重要性。任职六年,雷法章对青岛教育的贡献历史用了这八个字来评价——悉力以赴,绩效斐然。而大家知道,沈鸿烈是如何“挖”到雷法章的吗?只因一面之缘。

南开中学一面之缘

雷法章,1902年出生,湖北汉川县人,武昌文华大学毕业。他的简历很简单:1924年任天津南开中学部英文教员,不久升教务兼训导主任兼代男女中学部主任。光看这个,大家不可能对他留下什么太深刻的印象,但如果加上后面这句就不一样了:在张伯苓开办的学校当老师 ,且担当大任。张伯苓看上的人自然有过人之处,哪怕只一次,也被沈鸿烈发现了。

沈鸿烈是如何“挖”到雷法章的?跟沈鸿烈的侄子沈肇熙有关。根据沈肇熙回忆:“1932年夏,叔(沈鸿烈)因公由青岛去天津,顺便到南开中学看我(那时我在南开中学读书)和拜访张伯苓校长,适逢张伯苓因事外出,由南开中学教务主任雷法章出面接待,并陪同参观南开中学。此次会见,叔对雷法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时钦佩张伯苓知人善用。雷法章稳重有为,举凡学校的教学措施、管理规章、发展规划,张伯苓悉委雷法章负责办理。故南开中学成绩斐然,闻名全国。时叔在青岛市市长任上,正力图发展青岛市中小学教育,见雷法章认真负责、脚踏实地,十分倾心,特滞留天津,候张返校。及张返校,叔畅谈其发展青岛市教育事业的计划,并恳请张伯芩大力支援,继而提出了拟请雷法章任青岛市教育局局长的愿望。张伯苓甚受感动,当即面允。未几,雷法章到青岛就任。事后张伯芩就此事对其左右的人说:‘ 当今之世,像沈鸿烈这样为国为民的市长,能有几人?!’”

就是这么简单,没有提前打听,不用再回去好好想想。沈鸿烈雷厉风行地“挖”到了雷法章,他看上的不仅是雷法章自身的教育水平,还有他身上所带的“南开精神”。

在沈鸿烈的支持下 ,雷法章迅速开展了各项工作:扩建第二中学,增设郊区小学,计百余处。沈鸿烈及时进行视察,对已取得的成绩,予以嘉奖,未竟的计划,督促实现。雷法章在写给南开一位校友的信中说:‘沈公治事待人,善于指导,勤于检查,知人善用,确有伯乐之识。’”

为青岛教育费尽心思

提到上世纪30年代的青岛,很多人对当时的教育印象深刻,更对雷法章竖起大拇指。沈鸿烈的老部下 、青岛海军学校毕业的李连墀,曾亲历沈鸿烈主政时期诸多大事,他说:“沈先生在青岛市长任内,最大的成就是改善了教育。推行普及教育,厉行‘村村有校’政策。不但是普及教育,更是实践教育。当时教育局长是雷法章,他到我们海军学校演讲,曾说实践教育就是学什么就要做什么,做什么就要学什么。不能净念书,出来了不会做事。所以,青岛教育非常成功。”

“中国最后一个大儒家”梁漱溟曾经为了探索救国救民之路,在多地进行“乡村建设”研究,其中以他在山东邹平创办的“山东乡村建设研究院”最为出名。据《梁漱溟的青岛往事》一文中介绍:“梁漱溟在邹平的乡村建设办得有声有色,引来无数关注。时任青岛市教育局局长的雷法章曾专门带人到邹平进行考察,回来之后大受启发。1933年,当时的青岛市长沈鸿烈专门邀请梁漱溟、马寅初等人到青岛对当地的乡村建设提出指导意见。梁漱溟十分高兴,借机在青岛宣传他的乡村教育理论,并且在青岛成立了李村、九水、崂山、夏庄、沧口、阴岛(今红岛)、薛家岛等七个乡村建设办事处以及灵山岛分处,并和青岛市教育局拟定了乡村教育规划,即每一个大村建有一所小学,每一个小村有一所分校,政府出钱实行强制义务教育,上学不要钱,适龄儿童不入学还要被罚款。

说到这件事,青岛著名文史专家鲁海老先生深有感触,他说:“我记得到了上世纪80年代,还有代表在全国两会上提议要改善乡村教学环境,说当时在全国范围内,大多数农村小学都是‘黑屋子,土台子’,屋子里没窗户,教桌都是用土坯垒起来的。而青岛上世纪30年代的农村小学都已经是大瓦房、玻璃窗并且实行义务教育。这都是梁漱溟乡村建设教育理论获得的成果。”当然,这也是雷法章带人到邹平考察的结果。

如果说沈鸿烈对青岛教育有所贡献的话,那么,教育局长雷法章功不可没。雷法章在职六年,建树良多。在创建与扩建公立小学基础上,完善了城乡公共基础教育体系,奠定了青岛本地师范教育基础。《青岛教育纪事长编》称,“雷法章长青岛教育6年,悉力以赴,绩效斐然”。

他被蒋介石派去“观察”

雷法章在青岛干了六年,之后他的人生是这样的:1935年,抗战军兴,雷法章随军转移,从事敌后工作,初任山东省政府委员兼秘书长,继又兼民政厅厅长。1940年,改任农林部政务次长。1942年,调任内务部常务次长。抗战胜利后 ,转任浙江省政府委员兼秘书长。1946年,又调任考试院秘书长。1950年6月,出任铨叙部(人事行政主管机关)部长。

1945年,他参与了一件大事——外蒙古独立。我们先通过中国社科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吕文利的《被斯大林改变的中国边疆》了解下事件背景:

“外蒙古原本是中国的领土。外蒙古独立真正成为事实,还要从1945年的斯大林说起。1945年2月4日,二战临近尾声。时任美英苏三国首脑罗斯福、丘吉尔、斯大林举行雅尔塔会议。美国人向斯大林提出,希望苏联在远东出兵,好处是可以得到外蒙古。这一提议正中斯大林下怀。斯大林罗列了出兵中国东北的条件,第一条就是维持外蒙古的现状,即中国承认外蒙古独立。1945年2月11日,《雅尔塔协定》就这么签订了。1945年8月9日,苏联出兵中国东北;8月14日,在蒋介石授意下 ,《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在莫斯科签订,外交部长宋子文拒绝签字并提出辞职,王世杰接任外交部长,代表国民政府签署了这份条约。条约既成,之后的事情就无可挽回了。1945年10月20日,外蒙古举行公民投票 ,蒋介石派内政部常务次长雷法章前往‘观察’。”

但这次,蒋介石给雷法章的任务是“只是观察,不得干预,也不要发表任何言论。”“观察”的情况是怎样的?1981年3月,雷法章发表在《东方杂志》上的《奉派赴外蒙参观公民投票之经过》一文中,有如下解释:

“法章为政府派往外蒙‘参观’公民投票之代表。而非‘监督’投票之代表。监督者,有指挥纠正投票工作之权,并有判定其是否合法之责。而参观者,仅有观察其实际情况,详实报告政府之使命。……法章之任务,属于后者,且奉派之后,迭次晋见先总统蒋公,即当时国民政府主席。奉谕……关于投票一事,只宜细心观察,不得干涉或发表任何声明。

“观察”这场公民投票实际上已经毫无意义。外蒙古被苏联控制了长达20年,反对者都被肃清,国内早就苏联化了。投票结果显示,在49万合格投票人中,百分之九十八赞成独立。

雷法章沮丧地回到重庆,向蒋介石递呈了外蒙古“全民公决”的情况记录。蒋虽有不满,但毫无办法。1946年1月5日,国民政府发表公告,承认外蒙古独立。

三人共沉浮

这就是张伯苓、沈鸿烈、雷法章三个男人之间的事情。1946年,沈鸿烈处于半赋闲状态,张伯苓向蒋介石举荐沈鸿烈任浙江省政府主席,未几即被任命。1948年,沈鸿烈辞去浙江省政府主席职务 ,张伯苓又向蒋介石推荐其任考试院铨叙部部长。沈鸿烈本人对此职虽毫无兴致,但得知可与张伯芩、雷法章(张伯芩时任考试院院长,雷法章任考试院秘书长)相处,欣然赴任。

如果说沈鸿烈和张伯苓之间是互相欣赏,那二人对雷法章则有知遇之恩。

或许,沈鸿烈的人格魅力感染了雷法章,青岛之后,雷法章一路追随沈氏,一起宦海浮沉,直至一起飘零、凋谢于台湾。 城市信报/信网记者 宫岩

[编辑:光影]
精彩美图 更多 >>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