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16 12/13 09:42
· 来源 ·
城市信报
· 作者 ·
田野
· 责编 ·
亚麦
阅读量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接收青岛的国民党大员陈宝仓 其实是中共地下党员

范汉杰是第一个当师长的黄埔生他曾来青岛指挥胶东作战

1948年10月15日,辽沈战役中最为关键的一战——锦州攻坚战结束。解放军在清理战场时,却没有发现东北“剿匪”副总司令兼锦州指挥所主任范汉杰。次日,东北野战军第九纵队警卫在小道上发现四个形迹可疑的“老百姓”,其中一个大高个 ,头戴破毡帽,身穿不合身的棉衣。在盘问时,他居然操着广东口音说自己是福建人。最后,无法自圆其说的他撂下一句话:“我没话可谈了,你们枪毙我吧。”

他,就是范汉杰。

范汉杰是抗日名将,也曾亲临青岛指挥进攻胶东解放区。他是怎么被解放军活捉的呢?今天的《发现青岛》,我们就来说说范汉杰。

早年:黄埔一期生中最早任师长

范汉杰,原名范其迭,生于1894年9月25日,广东大埔县人。

和不少国民党将领不同,范汉杰在进入黄埔军校前就已经做到高官。这一方面是因为范汉杰受过良好的教育,他的父亲是晚清文人,任小学校长多年,从小对他言传身教;另一方面,是范汉杰在军队中有一定的人脉,如国民党元老邹鲁,就是他的同乡;范汉杰的堂兄范其务,曾任广东省和福建省财政厅长。

1913年,范汉杰从广东陆军测量学堂毕业,即出任广东测量局三角科科员,此后干过闽粤军总司令部委员(副官)、缉私舰长,又凭借跟粤、桂军的良好关系,在军队里不断成长。1923年,范汉杰已经做到桂军总司令部高级参谋及粤军第六路司令。

值得一提的是,范汉杰跟蒋介石的私交,也是在这一阶段建立的。范汉杰在闽粤军总司令部任委员时,蒋介石任上校参谋。当时闽粤军总司令部的很多高官看不起蒋介石,但范汉杰跟蒋关系还不错。

范汉杰对孙中山十分崇拜,这也是他后来放弃司令一职,回炉重铸的原因之一。1924年6月,孙中山创办黄埔军校。范汉杰毅然辞职,报考黄埔军校,成为一名普通的黄埔学生。这一年,范汉杰近30岁,正当男人的而立之年,能做出这样的决定很不简单。因为年龄和曾任职位的原因,范汉杰在黄埔一期中创造了两个纪录,他是年龄最大、曾任职位最高的学生。

从黄埔军校毕业后,范汉杰跟其他毕业生一样从头做起,在军中担任排、连、营长等职务。北伐战争时期,范汉杰所在的部队是国民革命军第四军,也就是大名鼎鼎的“铁军”,他任第四军第10师第29团团长,率部参加了著名的汀泗桥战役,继而激战玛瑙岭、贺胜桥、武昌城、马回岭,屡建奇功。

1927年春,宁汉分裂时,范汉杰和汉方第一军军长陈铭枢、第10师师长蒋光鼐一起投奔南京,再次给蒋介石留下了好印象。随后,范汉杰调任浙东警备师长,是黄埔同学中最早升任师长的人。

抗战:破敌阵被称“大胆将军”

1927年8月,范汉杰被调任李济深部第八路军总指挥部任中将高参,得李济深鼎助,被派赴日本考察军事。次年,转赴德国军事学校深造。早先,范汉杰就是军事技术人员出身,加上外出的学习使他成为国民党军中为数不多的军事教育家之一。

1936年9月,由陆军第一军军长胡宗南保荐,范汉杰任第一军副军长。抗战爆发后,范汉杰与胡宗南率部开赴上海,指挥长达两个月的淞沪会战,重创日军。1938年9月,范汉杰升任国民党军精锐部队之一——第27军军长,兼任郑州警备司令。

第27军驻扎在晋南太行山区,一方面归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指挥,同时也归第十八集团军朱德总司令节制。范耀文在《范汉杰从军抗日轶事》中提到,在此后的两年中,范汉杰率27军在敌占区屡次出击,大小战斗数以百计,歼敌甚众,给日军以沉重打击。尤以长治、高平、太行山、陵川、壶关之役,斩获特多,战果辉煌,日军为之胆寒。日军在黔驴技穷之际,竟以一个大佐的名字,伪说与范汉杰在东京相识,空投信件许以高官劝他投降,范汉杰见信后一笑置之,继续指挥部队连续出击,让日军屡屡败北。当时,朱德到27军军部慰问,与范汉杰共议抗日大计,并赠“太行屏障”锦旗一面,范引以为慰,将此事以号外印发全军,士气为之大振。

范汉杰最著名的一战应属“中条山战役”。中条山位于晋南豫北交界处,是华北战略要地。1941年5月,日军10万兵力强攻中条山,卫立煌命令范汉杰率领27军掩护主力南撤,导致部队被日军包围。在危急关头,范汉杰独持坚守,集结全军兵力,主动在晋东南分头出击长治及高平日军,拼死血战,给日军以重创。后范汉杰突出重围,收拢残军,重新打回中条山,使主力部队得以南渡黄河。他的这种过人胆识,连日军也赞许有加,被日本报道称为“大胆将军”。

青岛:指挥进攻胶东解放区

和不少国民党名将一样,抗战胜利后,范汉杰也被拖入内战的泥潭,而且表现得越来越糟糕。

据《范汉杰传》记载:“1947年5月,调青岛,授第一兵团司令官 。组胶东兵团,攻山东共军。”这年8月18日,蒋介石又飞抵青岛,与已是国民党陆军副总司令的范汉杰制定了胶东“九月攻势”作战计划。这个计划准备集结六个整编师的兵力,加上海军和空军,共计20多万兵力,采取“梳篦平推”战术,自西而东向胶东解放区发起进攻,想在一个月内消灭华东野战军东线兵团。“梳篦平推”,顾名思义就是要像篦子梳头发一样,以密集队形平行推进。此战法可谓“周密万分”。

胶东兵团作战指挥部设在馆陶路22号国民党青岛警备司令部四楼,范汉杰就在这里指挥作战。范汉杰刚赴任,就对众将领夸下海口:“国军装备精良,不出一个月,踏平共军后方,把他们赶到东海里喂鱼!”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作战计划已经被青岛地下党获取了。

获取情报的人叫田敏(侯天民),凭借昆明空军学校高才生和留美经历,他1946年5月就成功地打入了青岛警备司令部,在参谋处情报科任上尉参谋。据胡念邦所撰《婚礼,没有如期举行——一个潜伏的真实故事》记载,当时田敏被派到范汉杰身旁担任联络参谋,在一次会议上他得知了国民党军队准备进攻胶东根据地的消息。1947年9月1日,是国民党军队开始向解放区大举进攻的日子。8月下旬的一天,上午9时,范汉杰和几个军事幕僚在作战指挥部的小房间开完会后,交给在大厅随时听候调遣的田敏一份盖有“密”字的卷宗,让他送到在馆陶路24号励志社办公的国防部指挥官那里。田敏在走廊里边走边打开卷宗 ,题目赫然在目:《胶东作战计划》。他快速跑到二楼宿舍,取了两张纸和铅笔,钻进旁边的厕所,坐在马桶上迅速抄写起来:某部于几月几号几时,到达何处;某部与某部务必在何时何地汇合……时间、地点、兵力、部队番号……就在快要抄写完时,突然听到吴参谋不断大声喊着自己的名字,田敏连忙答应,装作拉肚子不方便去送材料,将材料转交给他。

这份作战计划后来被送到胶东军区领导许世友、谭震林等人的手中。1947年10月,当范汉杰的部队开到胶东解放区时,许世友率第9和第13纵队穿过敌人间隙,进入平度大泽山,实行外线作战。谭震林则率第2、第7纵队从日照杀回昌邑,会同第9纵队,将国民党整编六十四师包围在平度三户山(今三合山)和范家集一带。经几昼夜激战,六十四师和其援军遭到重创,师长黄国梁险些丧命。

后来,蒋介石责令海军司令桂永清,在范汉杰的胶东兵团作战指挥部,主持召开“胶东战役检讨会”,最后不了了之。

被俘:感叹打锦州雄才大略

1947年12月下旬,蒋介石为全国战场所累,决定放弃胶东,将范汉杰调往东北战场。12月底,范汉杰乘军舰离开青岛,回南京专任陆军副总司令。但蒋介石对他依旧很信任 。1948年1月,范汉杰陪同蒋介石到沈阳视察,这是他人生命运的转折点。

当时,东北野战军的冬季攻势已经结束,国民党军被压缩在锦州、沈阳和长春三个孤立的城市中,局势危机四伏。关键时刻,蒋介石在沈阳召开军事会议,任命范汉杰为冀热辽边区(后改为锦州指挥所)司令,重点防御秦皇岛至锦州一线。就这样,范汉杰被推到了锦州这个火山口上。

据说,范汉杰和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的私交并不好,蒋介石命他防守锦州时,他再三推辞,可蒋介石就是不同意,并发怒说:“你们都不干,我又能怎么样!限二十日回到你的防地去!”无奈之下,范汉杰去了锦州 ,当起了东北“剿匪”副总司令兼锦州指挥所主任 。

锦州是东北的大门,是华北与东北之间的咽喉要道,也是辽沈战役最为关键的一环。在当时,无论卫立煌,还是范汉杰,都没有想到林彪会绕过长春和沈阳直接攻打锦州。可实际上,林彪按照毛泽东的指示,正是这么做的。当范汉杰意识到林彪的军队正在南下,于锦州附近集结时,这才意识到大事不妙。

10月份,锦州被围。10月2日,蒋介石空投信件,询问范汉杰对于锦州问题的态度,范汉杰的选择是“死守待援”。他认为,锦州作为牵制林彪主力的诱饵,葫芦岛援军和廖耀湘兵团就可以夹击攻打锦州的部队。但是,廖耀湘兵团推进缓慢,而葫芦岛援军被阻击在塔山,根本过不来。

10月14日,东北野战军发动总攻。15日傍晚6时,持续31个小时的锦州攻坚战结束。第二天,逃亡中的范汉杰被俘,也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范汉杰被俘后,曾如此感慨:“打锦州这一招,非雄才大略之人是做不出来的。锦州好比一根扁担,一头挑东北,一头挑华北。现在扁担断了。” 特约撰稿 田野

[来源:城市信报 编辑:亚麦]
精彩美图 更多 >>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