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接收青岛的国民党大员陈宝仓 其实是中共地下党员

2016-12-13 09:42:58
来源:城市信报
作者:田野
责任编辑:亚麦

抗日名将陈宝仓接收青岛他潜伏并牺牲在台湾

这是一张拍摄于1945年10月25日的珍贵历史照片,记录了青岛日军投降的重要时刻。受降仪式在汇泉跑马场举行,这位身穿中将呢子军装,身材魁伟,英俊威武的中国军人叫陈宝仓,他当时的身份是国民党军政部胶济区特派员。然而,很少有人知道这位国民党接收大员陈宝仓,竟然是中共地下党员。

从主持日军投降仪式的显赫将军,到被国民党当局杀害,再到被追认为革命烈士,陈宝仓将军一生戎马 ,写下了他的人生传奇。今天的《发现青岛》,我们就来说说陈宝仓。

他为啥弃笔从戎

1900年,中国农历庚子年,北京风云骤变,慈禧出逃、八国联军入侵,烧杀掠夺,到处都是人们逃生的身影。在这些身影中有这样几个人:一位瘦弱的妇人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实在抱不动了,想把他丢弃在一座桥下,同行的一位妇女舍不得,坚持抱起婴儿继续走……襁褓中的这个婴儿就是出生才九个月的陈宝仓。

陈宝仓的家境一般,父亲本是河北省遵化县的一名佃户,19岁那年逃荒入北平,在古玩店当了学徒,小学徒逐渐成为经营古玩生意的能手,甚至在二条胡同买了宅院。1900年农历三月初六,陈宝仓出生了,他出生在陈家的全盛时期,却没想到不久便发生了上面的这一幕。陈宝仓活下来了,可他想读书是很难的,也只能依靠争考第一名而得到免交学费的奖励才念完小学六年级,因无钱买书,常凭给同学讲解课程内容借得课本来学习,后来他考进了军校——清河陆军预备学校。

陈宝仓的女儿陈瑞方将这一段历史写进了《抗日儒将陈宝仓》一书中:“当年官费读书的只有师范和军校,父亲投考入清河陆军预备学校。两年后以优异的成绩转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九期工兵科,那个时期生活十分清苦,假期经常步行于北平与保定之间,途中借为他人写信或写对联求得路费,有时还食宿无着,夜宿牛棚。在保定军校两年半的学习中,父亲门门功课成绩优秀,连年获奖。”保定军校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所正规化的高等军事学府,开创了近代中国军事科学教育的先河,为国家和民族作出了巨大贡献。1902年到1923年,保定军校共走出数万名学生。

1923年初夏,陈宝仓毕业了。有两个好消息在等待着他,首先一贫如洗的他娶到了心仪的女子,还有个好消息是,他随同军校中的好友郭宗汾、段翔九、孙景先和施敬公等前往太原到了阎锡山的部队。

这样开始潜伏生涯

陈宝仓的仕途很顺利,从任排长、连长、营长、团长到师参谋长,后调到阎锡山的司令部任上校教育科长。孟启予在《深切怀念革命烈士陈宝仓将军》中介绍:“1936年西安事变后,陈诚出任国防部长,急调陈宝仓去江西南城县主持土木工程训练班。1938年淞沪之战爆发,日寇原以为平原无防可设,无险可挡,妄想轻易取胜,扬言‘三个月灭华’,没想到由于陈宝仓在长江南岸昆山地段设计的构筑暗堡竟使淞沪会战坚持了100多天,使我方人员、物资、工业设备等得以争取时间撤离到内地。日寇‘三个月灭华’的狂言成为空炮。1938年春,在安徽宣城对日作战中,陈宝仓负伤,全身有200多处伤,右眼里还有一块弹片,视力全失。住院一个多月后,在沅陵县养伤休息。”

卢沟桥事变后,黄埔军校在全国各地成立分校,陈宝仓任武汉军分校教育科长。这段日子被陈瑞方称为是全家难得的幸福时光。“全家人团聚在一起,住在紫阳湖畔小朝街的一座院落里。在武汉短短的10个月,是我们一生中家人最齐全、最幸福的时刻。我们有了自己的家,孩子们都各自安心读书。父亲在军校工作稳定,虽是早出晚归,但基本上天天可以回家,我们常常可以见到父亲,在这以后可就没有这样的团圆日子了。”

的确是这样。在不断的政治战争中,陈宝仓的思想悄然发生着变化,这种变化谁都没有觉察到。1939年,年仅39岁的陈宝仓就官至国民党第四战区司令长官指挥所中将主任,全权负责处理中越边境地区的军事、行政和越南方面的问题。他思想进步,不满意蒋介石在抗日战争中不集中兵力打击敌寇而以大军围困延安,共产党地下工作者也与他有接触,政治上大有“转变”。陈宝仓在云南边境与越南共产党领袖胡志明、黄文欢等合作抗日,并与他们结下友谊。1944年,胡志明在柳州获释后,国民党军统特务发出“擒胡(胡志明)”的指示,陈宝仓不顾个人的安危,多方掩护营救,护送胡志明等六人安全返回越南。

来青岛主持日军投降仪式

抗日战争胜利后,陈宝仓从广西奉调回重庆。1945年10月19日,陈宝仓以国民党军政部胶济区特派员身份来到青岛,特派公署设在大学路,随其来的两个团官兵驻守广西路等地。随后,陈宝仓主持了青岛地区日军投降仪式,才出现了这张具有历史意义的照片。

10月25日,投降仪式在汇泉跑马场隆重举行。第二天的《青岛公报》报道了此次受降仪式的盛况:“主持仪式者,盟军为海军陆战队第六师谢勃尔司令,我方为军政部特派员陈宝仓中将。场内有美国海军陆战队第六师全体机械化官兵参加,担任警备并有海军陆战队所属飞机百余架,盘旋高空,气象庄严肃穆。受降是青岛的盛事,民众极为关注,因此一大早许多市民就到了现场,不但坐满了看台,连周围的空地也挤满了人。上午11时,陈宝仓与谢勃尔乘车抵达,双方相偕走上受降台就位。受降典礼开始后,日军投降代表第五独立混成旅团长长野荣二少将走上受降台双手向受降官鞠躬呈献佩刀。献刀完毕后,陈、谢二人分别用汉语和英语宣布接受日方投降,接着长野荣二在受降书上签字。”

就是这一刻,人们记住了一身戎装的陈宝仓将军。青岛城市人文历史研究者吴坚在《青岛老照片》中说,在这个时刻,我们发现了这样一个细节:日本人把象征着投降的战刀呈献给了谢勃尔,而此时陈宝仓的脸上流露出了一种极其复杂的表情。这种表情应该与事前发生的一个变故有关。原来,在国民政府发布的受降公告中,济南、青岛、德州受降主官为第十一战区副司令长官李延年。然而,当10月20日李延年准备飞赴青岛主持受降仪式时,10月9日率部在青岛登陆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六师谢勃尔少将突然宣布将由他代表蒋介石主持青岛受降,无奈之下,李延年只好派军政部特派员陈宝仓中将代表他参加仪式。

当时的青岛人对陈宝仓的行动有很深印象,他对日军、日侨严加管理,10月28日将日军全部缴械,将驻青日军集中到南日钢,以该厂作为日军战俘营。有几件事使青岛市民街谈巷议。如,抗日战争末期,有的伪军投靠国民党,被蒋介石明令改编,从汉奸部队成了抗日部队,老百姓对此十分不满。陈宝仓于11月5日突然派兵将驻守四方的暂编第9路军全部缴械。这支第9路军就是由伪军改编的,陈宝仓发表谈话:“入市以后妄自非为,以往之伪军种种恶劣行为不知悔改,更变本加厉。”接着又逮捕了国民党山东33旅部分官兵,因为他们盗走汽车轮胎。国民党军队进入青岛以后胡作非为,无人敢管,而陈宝仓严加惩处十分难得,当时没有人知道他与共产党的关系。

“潜伏”台湾被国民党当局杀害

解放前夕,按照中央关于解放台湾的决策部署,陈宝仓受李济深委派前往台湾潜伏。当时,整个台湾处在血雨腥风之中,国民党当局残酷镇压各种反对势力。在这种情况下,陈宝仓决定让家人全部撤离前往香港,就在家人离台刚刚三个月,不幸就发生了。这不幸跟一个叛徒有关,他叫蔡孝乾。2013年第2期《同舟共进》刊发了何立波的《1950,叛徒蔡孝乾与台湾地下党》,此文“还原”了背后的故事:“蔡孝乾是土生土长的台湾人 ,早年参加台共,当选中央常委。曾参加过中央红军的长征,抗战时期曾任八路军总政治部敌工部长等职。1946年7月,他奉命潜返台湾,担任中共台湾省工委书记。然而,从艰苦的延安返回台湾后,蔡孝乾变了,他开始痴迷于生活享乐,热衷于联络台湾当地上层工商人士。妻子去世后,蔡孝乾便同14岁的妻妹马雯娟同居,钱不够花时便挪用组织经费,天天上波丽露西餐厅吃早点,中午和晚上在山水亭餐厅吃山珍海味,吃过晚饭上永乐町看戏。他甚至向台湾一些富人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声称赞助经费的话台湾解放后必予关照。

1950年1月29日,化名“老郑”的蔡孝乾被捕。“老郑”只报了假名字和假身份,却要求吃台北最高档的波丽露餐厅的牛排。吃完后,“老郑”又说,为表示感谢,可带他们找共产党的一个据点。立功心切的3个小特务便让“老郑”带路,结果走进一个黑暗厂房时,“老郑”突然跑掉。3月中旬,蔡孝乾第二次被捕。这次,特务酷刑侍候,蔡孝乾叛变了,愿交代所有地下组织。他只提出一个条件,即让已同他姘居两年的妻妹马雯娟来监狱同住。国民党保密局侦防组组长谷正文满口答应。蔡孝乾叛变后,供出了吴石、陈宝仓、朱枫、聂曦等地下党员,中共台湾省工委下属组织也全部破坏,共抓捕1800余人,不肯屈服者都遭处决。6月10日,吴石、朱枫、陈宝仓、聂曦四人在台北近郊马场町英勇就义。”

这一案件是国民党退守台湾后的第一大案,震惊了整个台湾岛,乃至全国。驰骋广西的抗战名将,接收青岛的国民党军中将,就义台湾的红色间谍。这就是陈宝仓一生之中,闪耀青史的三个身份。我们不应该忘记陈宝仓,不应该忘记这位传奇将军。城市信报记者 宫岩 

[编辑:亚麦]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Copyright © 2017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备案:鲁新网201653205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