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平度人彭寿莘是北洋名将 他帮吴佩孚成了大帅

2017-12-21 10:29:01
来源:城市信报
责任编辑:光影

原标题:青岛往事 彭寿莘是吴佩孚手下的猛将他是平度人,人送外号“刺儿彭”

在青岛历史上,留下好名声的封建官吏不少,比如我们曾经报道过的即墨大夫、康霖生等,但名留青史的武将没几个。不过 ,有一个平度人的名字却不得不提,他叫彭寿莘。彭寿莘是北洋时期的名将,在直系将领中,素以刚正不阿和骁勇善战闻名,连曹锟、吴佩孚都礼让三分。当时军需部门克扣军饷,拖欠供应是平常事,唯对彭部不敢拖欠。怪不得,人送外号“刺儿彭”。

彭寿莘任军政要职时,重视选拔人才,乐于奖掖后进。驻军冀东滦州、通县期间,约束部众、军纪严明,与当地民众相处颇好,滦州士民为他立记功碑,塑戎装铜像 ,题字“名将风流”。当其晚年,在国家危亡关头,毅然保持了可贵的民族气节。本期《发现青岛》,我们就来说说北洋名将彭寿莘。

他帮吴佩孚成了大帅

彭寿莘(1872年~1947年),字子耕,平度城人,是北洋时期直系的重要将领之一。据平度市史志办公室材料显示,彭寿莘早年曾在平度知州衙门房科任事,清末考入天津武备学堂。毕业后先在滇军中任营长,之后参加直系军队,历任营、团等职,1916年任补充一旅旅长,1919年随吴佩孚南下湖南,驻军衡阳,逐渐成为直系军的重要将领。1920年7月,发生直皖战争,直军取胜,他升任第十四混成旅旅长。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前,他已经是暂一师师长了。

这次战争是1922年4月29日爆发的,当时张作霖自任总司令,率12万名奉军开进关来,摆明了要一举端掉直系曹锟在北京的老巢。曹锟授予吴佩孚指挥直军的完全权力,与奉军开战。吴佩孚倾其全力开赴前线,孤注一掷地集中兵力对长辛店一代的奉军猛攻,战场形势,几经反复。5月3日,吴佩孚转了脑子,他改守为攻,不仅出奇兵绕道攻击奉军后方,还策动奉军一个师临阵倒戈,于是奉军几乎全线崩溃。老练的张作霖一看形势不妙,便下达了退却令,并把山海关前线指挥权交给了郭松龄(他当时还跟着张学良混)。郭松龄使出浑身解数,指挥奉军同乘胜追击的彭寿莘展开殊死战斗,终于阻止了直军的猛攻。

张作霖知道,这时应该议和了。作家徐彻、徐悦在《张作霖传》一书中说,张作霖派张学良出面,找张学良在奉天基督教青年会的美国朋友帮忙。张学良找到这个组织的两名美国牧师普赖德和杨古,让他们请英美驻奉天领事出面,向直军方面斡旋停战和谈事宜。不料,被两国领事拒绝。无奈,普赖德和杨古只得以私人身份亲赴山海关前线,找到彭寿莘斡旋。但是,前线的直奉双方一直在冲突。11日至15日,激战未息,双方死伤均有3000人。彭寿莘久战不胜,感到山海关是攻不下了,才走到谈判桌旁。6月17日,在秦皇岛英舰克尔留号上由孙烈臣、张学良代表奉军,王承斌、彭寿莘代表直军,签订了停战协定,规定双方以山海关为界。直奉一战的获胜,使得吴佩孚的名声如日中天,跻身了“大帅”的行列,之前可以称为大帅的只有张勋、曹锟和张作霖三人。

直奉二战任第一路军司令

和吴佩孚的高调相比,张作霖算是低调,这次败绩给他的教训太多,也让他认识到旧军队已经不能适应时代的要求,他听从儿子张学良的意见,整军经武,希望卷土重来报一箭之仇。

两年后,这个报仇的机会终于来了。1924年9月15日,张作霖以曹锟贿选总统为由,亲率15万大军,分兵三路,杀入关内。曹锟急召吴佩孚入京,任命他为讨逆军总司令,兵分三路迎击奉军,直军主力第十五师师长彭寿莘任第一路军总司令。于是,第二次直奉大战爆发。

山海关连山踞海,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 。这次也不例外,直奉双方都把主力投放在这里,两军对垒的主将是直军的彭寿莘和奉军的张学良。张学良就不用说了,吴佩孚把彭寿莘放在主战场,足见倚重。彭寿莘接到作战命令后,不敢有丝毫懈怠,连夜开赴山海关,抢先占据有利地形,修建了坚固的工事。10月初,奉军开始出击,短时间就消灭了直军第二军的两个营,接着迅速转向彭寿莘的第一路军。这场仗是怎么打的呢?据记载,奉军在大炮掩护下冲到直军阵地前,奋勇仰攻,彭寿莘命部下架起几十挺马克沁重机枪扫射,造成奉军大量伤亡,被迫后撤。随后,奉军炮火越加猛烈,并出动飞机对直军狂轰滥炸,又组成数百人的敢死队拼命前扑,终于攻进了孟姜女庙阵地。彭寿莘大怒,下令反击,直军又拼命夺回这个制高点。奉军副军长郭松龄亲临前线指挥,再次争夺孟姜女庙阵地,这次直军很怪,一触即退,奉军乘势追击,不想误入直军设的地雷阵,炸得士兵血肉横飞。

知道彭寿莘的厉害了,奉军再不敢正面进攻山海关。10月8日,奉军改变进攻目标,秘密从山海关抽调主力绕道到山海关的以北的深山区,偷袭长城又一道要隘——九门口直军阵地 。彭寿莘的副手、第一路军副总司令冯玉荣既无勇猛拼搏精神,又无随机应变之能力,他率部守九门口,奉军发动进攻之后,未交几合,即弃关后撤。奉军占领了九门口,西可攻下石门寨,南可威胁山海关正面阵地。吴佩孚得知九门口失守,大惊失色,命彭寿莘将冯玉荣阵前正法。彭寿莘即率部阻冯玉荣败退。冯玉荣进退不得,遂服毒自杀。直军的阵脚已乱,彭寿莘急赴石门寨督战,命令反攻九门口。

谁知这时,直军第三路军总司令冯玉祥阵前倒戈,回师北京,发动政变,囚禁了总统曹锟。吴佩孚内忧外困,头发一夜全白。彭寿莘见大势已去,下令撤出山海关,自此退出军界,隐居北平。

彭寿莘给李弥的忠告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日本侵略者在华北收买拉拢原北洋将领与之合作,对彭寿莘也以华北军政要职相许,多次邀他“出山”。他坚决拒绝,后来为避开日伪不断纠缠,于1940年毅然变卖北京居处,返回平度故里,终日闭门谢客,深居简出。

1945年9月,平度城解放后,彭寿莘以开明士绅身份被平度县人民政府聘为特邀参议员,他积极拥护与支持广大群众参军参政、减租减息、支援前线等各项运动,成为平度城里十分开明的士绅名流。

1946年底,时任国民党第八军军长的李弥来青岛前,先到平度拜访了一个人,此人就是彭寿莘,这件事我们还是看看平度文史专家王琳珺是怎么说的吧。

这天,在一群警卫的簇拥之下,李弥来到彭家楼(彭寿莘住处,位于平度城旧县署东街)。闻听李弥来访,彭寿莘身着长袍迎出门来,李弥一见彭老将军,恭敬地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二人简单寒暄了几句,李弥直接问彭寿莘:“这次蒋先生安排了三个军打解放军的三个师,占绝对优势,迅速占领莱阳、烟台应该不成问题吧?请给学生指点迷津。”

彭寿莘不假思索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想想以前,国民党军队会是解放军的对手吗?”

“前辈对胶东的战局有何评价?”李弥继续请教。

“据我所知,许世友是一个身经百战的了不起的战将,他指挥的部队今非昔比,已是胶东劲旅。抗战时期,都令日本人望而生畏,胆战心惊,可见战力之强。”彭寿莘回答。

这样一说,李弥心中已有些不悦,他再问:“如果我的部队与胶东解放军交手胜算如何?”

彭寿莘毫不忌讳地回答:“请恕老朽直言,恐怕难分胜负,望将军好自为之,谨慎行事为妙。”

李弥再也无兴趣谈下去了,便起身告辞。在以后的日子里,李弥不相信彭寿莘的高见与忠告,一直与解放军对抗,曾先后两次途径平度进攻胶东,每次都损兵折将,最终在淮海战役中落得了一个全军覆灭的下场。

彭寿莘故居彭家楼

彭寿莘故居彭家楼是1923年其被授予干威将军时改建而成,曾经和蓬莱城里吴佩孚家的吴家楼齐名 ,蜚声胶东半岛。平度文史专家李树在《无处再觅彭家楼》一文中对彭家楼进行了描述,从1920年到1980年的六十年间,平度城确曾有过人尽皆知的彭家楼,那就是座落在旧平度城里按察司街(俗称衙门口东街,由衙门口东北行)北端路东的彭家院落,这是一处设计精巧建造工细的建筑,主体部分为一幢青砖二层小楼,民间以彭家楼称之。昔年的彭家楼,南邻旧时代的文庙,对门不远,有著名的城里甜水井,井北为忠义寺,寺东北为文昌阁。文昌阁以北和彭家楼以东,都靠近旧日的城墙了。今天的维客购物中心,就建在昔日文庙和彭家楼以及旧城墙的旧址上。

彭家楼建于上世纪20年代初,知道上世纪80年代初,依然保持旧貌。1985年,红旗路向西延伸新建荷花湾大桥和人民会堂时,彭家楼被拆除,将其中一座亭子移建于新成立的即墨县博物馆(旧时代的老子庙,曾改建为县委大院里的会议室)院内,还曾在新修的红旗路北暂时保留了几间坐北朝南的房子,归县博物馆管理。再后,又将这些房子东移到五六里地之外的现河公园,改建成现在的彭寿莘故居,成为青岛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不过,这新的彭寿莘故居里没有了小楼,彭家楼的名称也就成了历史。

雨城

[编辑:光影]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更多 >>

Copyright © 2017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备案:鲁新网201653205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