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距离站上冬奥会赛场 青岛体育人还要走多久?

2018-02-26 08:58:16
来源:青岛晚报
责任编辑:光影
\

速度滑冰是青岛在冬奥会上的“突破口”。新华社发

原标题:距离冬奥会赛场青岛还要走多久?

2016年,《青岛市“十三五”体育事业发展规划》首次将冰雪项目的发展纳入其中,到2018年,这场硬仗算是打完了“上半场”。在此期间,青岛的冰上项目特别是市短道速滑队成绩斐然,屡次在国内外重要赛事中为青岛体育取得历史性突破。本届平昌冬奥会上,青岛短道速滑队教练杨占宇成为亮相冬奥会的青岛历史第一人,两位“00后”小将李璇、于松楠也入围了国家队备战冬奥会的最后一期集训名单。

2022年,冬奥会将首次来到中国北京。经过这些年的耕耘与等待,青岛体育人正在逐步走向冬奥会赛场。

青岛开展冰雪项目完美“上半场”

2016年,《青岛市“十三五”体育事业发展规划》出台,《规划》从群众体育、竞技体育、体育产业三个方面,阐述了2016年至2020年青岛市体育事业的发展方向与目标。其中,冰雪项目的发展首次被纳入到青岛体育事业的发展规划中。

《规划》中这样写道:未来青岛将以短道速滑为基础,依托现有场馆,逐步组建冰球、花样滑冰专业或业余队;完善竞技项目整体布局,有序推进2018年韩国平昌冬奥会、2020年全国冬运会和2022年北京冬奥会备战参赛工作,力争取得奖牌新突破;鼓励支持学校和青少年体育俱乐部广泛开展冰雪竞技活动,在现有14个冰雪场地的基础上,利用山地、公园、河湖滩涂开辟新的天然冰场雪场,因地制宜建(改)造室内冰雪场。

从时间角度出发,2018年是 “十三五”规划的中间节点,这场硬仗算是打完了“上半场”。青岛冰雪项目在此期间取得了令人欣慰的发展成果。 2016年,当时还不满16岁的青岛姑娘公俐,获得代表中国出战冬季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资格,成为青岛参加青冬奥会的第一人。同年,安凯入选了2016短道速滑世界锦标赛中国队大名单,成为青岛历史上第一位参加冬季项目世锦赛的运动员。 2016/2017赛季短道速滑世界杯上,刘洋成功问鼎女子1000米冠军,这是青岛在冰上项目上获得的第一个世界冠军。

2017年,国家短道速滑二队成立,青岛短道速滑队主教练杨占宇亲自挂帅,这是青岛教练员首次担任国家级冰雪项目运动队主教练一职。在总共25名入选国家二队的运动员中,青岛作为唯一一个非传统冰雪项目的城市,向国家二队输送了多达6名运动员。经过一系列队内升降级调整,到目前为止,国家一队中有3名青岛队运动员,国家二队中也有3人。

本届平昌冬奥会开赛前,中国短道速滑队敲定了18人集训大名单,青岛小将于松楠、李璇双双榜上有名。两位2000年出生的年轻运动员尽管最终未能爆冷拿到前往平昌的入场券,但他们已经为青岛着眼奥运,培养输送冰雪项目“国字号”进程中的里程碑式代表人物。值得一提的是,青岛元素事实上已经出现在了平昌冬奥会的赛场上。青岛短道速滑队教练杨占宇以中国短道速滑队领队的身份出征平昌,并且带队取得了1金2银的佳绩。

名教头+轮转冰

两“法宝”助力

在冰雪运动“北冰南展西扩”战略的带动下,青岛市短道速滑队已经逐渐成为国家冰雪运动版图上一个重要的布点。事实上,在青岛首次将冰雪项目的发展纳入全市体育事业的发展规划之前,这支队伍已经默默耕耘了五个年头。因此,这支队伍能够在“十三五”期间屡屡创造历史并非偶然,而是天道酬勤。

2010年10月,青岛市短道速滑队正式成立。在当时全国冰雪项目几乎被东北三省垄断的局面下,青岛作为一匹“冰上黑马”横空出世。青岛市羽毛球游泳运动管理中心聘请了两名国家级教练,同时也是“冰上伉俪”杨占宇、刘晓颖负责带队。为了确保队伍的训练质量,又聘请了韩国短道速滑界桃李满门、极有威望的教练宋在根执鞭。与同期筹建短道速滑队的内蒙古、江苏等相比,青岛队的教练团队配置无疑是“顶配”。

目前,青岛市短道速滑队一线队基本保持在20人左右的规模,与某些南方省份通过买人迅速壮大队伍,但维系时间不久便纷纷“下马”的情况相比,青岛队能够取得如今的成功,“法宝”之一就是稳定。青岛市羽毛球游泳运动管理中心主任朱海林很早就认识到,要想确保队伍长期稳定的发展,立足于本土挖掘人才是必由之路。 2013年,在朱海林的努力促成下,青岛市速度轮滑锦标赛举行,这也是国家冬训中心“轮转冰”项目在青岛的一次落地。李璇、安凯等一批后期进入国家队的青岛小将,都是从轮滑转行的成功例子。

在挺过了建队初“拓荒”的艰辛后,青岛市短道速滑队开始有了更高的追求——2020年全国冬运会、2022年北京冬奥会,青岛运动员要有新突破。据青岛队总教练刘晓颖介绍,2012年冬运会上,青岛队只有1人参赛,2016年则有12人取得决赛资格,并且历史性地拿到了接力的第四名。如今,除了于松楠和李璇,李文龙、安凯、公俐等青岛队员都已经在国内同年龄段成为佼佼者,他们同时也是2020年冬运会的适龄队员。“到时候,我们希望能在青年组,特别是接力项目上冲击奖牌。 ”

后备人才难补充场地是“硬伤”

希望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的赛场上,看到青岛运动员的身影——这是所有从事和关心青岛冰上项目发展的人们共同的心愿。不过必须承认的是,与东三省以及内蒙古、上海等冰上项目发展出色的地市相比,青岛队在诸多方面还有很大的努力空间。换句话说,距离站上冬奥会赛场,青岛体育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首先是队伍规模方面。日前在青岛结束的青少年短道速滑全锦赛上,青岛队勇夺8金2银4铜,在所有非传统冰雪项目城市的代表队中成绩遥遥领先。但与东三省代表队相比,青岛队的金牌、奖牌总数均大幅落后。这反映出两点,一是青岛队在青少年人才储备方面明显不足,二是除了个别主力队员之外,队伍整体实力不够出众。在刘晓颖看来,后备力量的补充跟不上,这是大部分非传统冰雪项目城市都会遇到的瓶颈。 “一旦梯队结构呈现柱型甚至是倒金字塔型,就相当于一线队每年都在‘从头再来、从零开始’,这是十分危险的。 ”刘晓颖说,“打造金字塔型的队伍年龄结构,这是保证选材空间充足,进而保证队伍整体技战术水平稳定的唯一办法。 ”

其次是与队伍配套的场馆硬件方面。与青岛短道速滑队的比赛成绩和潜力相比,我市冰上项目硬件设施、团队建设、管理体制、场馆经营等环节,都发展相对迟缓。据了解,目前我市建成的冰场均为企业所有,这就意味着专业队何时可以上冰训练都要服从于冰场的经营需求。一支专业队如果没有专属的训练场地,以及可自主控制的上冰时间,备战便无从谈起,这无疑会制约青岛队比赛成绩的提升和潜力的发挥。这些矛盾或许在短期内不会显现,但迟早需要解决。

尽管这些年,省、市体育局及相关部门给予的支持力度空前,但青岛市短道速滑队要想在队伍规模、场馆硬件配套等方面,迅速追上其他历史悠久、基础雄厚、参与度高的夏季项目,难度可想而知。朱海林曾在几年前提出,希望能以青岛的轮滑俱乐部为主要班底,逐步建立起专门的二、三线队伍。同时大力推广轮滑、短道速滑项目进校园,扩大队伍选材范围。 “之前我们已经取得了不少成绩,这为下一步工作的开展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和充足的信心。 ”

从本届平昌冬奥会可以看出,中国冰上项目正在经历“换代之痛”。以周洋、张虹为代表的老将伤病缠身,状态难以保证;于静、刘晶等“80后”老将在赛场上的统治力也明显下滑,被挤出一线阵容只是时间问题。祸兮,福之所倚——老一辈名将的“隐”带来的就是年轻一辈的“出”。 2001年出生的小将李靳宇首次参加冬奥会就摘得银牌,她的出现预示着将有一批“95后”甚至是“00后”梯队拔尖人才,有望在下届冬奥会上成为中国代表团的中流砥柱。本版撰稿 青岛晚报/掌上青岛/青网 记者 臧婷

[编辑:光影]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更多 >>

Copyright © 2018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备案:鲁新网201653205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