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从现金到刷卡再到扫码 网络支付值得"托付终身"?

2018-05-11 09:26:48
责任编辑:光影
\

▲超市当中贴满了鼓励使用第三方支付的广告。   ▲银行ATM机开始推出扫码取款和手机取款。   ▲现在的POS机也逐步升级,功能越来越多。   ▲早餐摊位上扫码支付的人越来越多。

原标题:满城尽扫二维码 网络支付"托付终身"还远吗?

十年之前,市民出门消费还带现金,五年之前,刷银行卡和信用卡成为消费潮流,如今一部手机扫扫码就全搞定。从最开始使用网银,到通过支付宝等第三方购物,再到随手扫码支付,效率提高和便捷的另一方面,支付方式的改变,逼迫商户的收款方式也在改变,随之而来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例如手机支付出现的风险以及维权问题,也有部分老人表示,学习移动支付确实困难较大,还是希望能保留一些传统支付渠道。

效率提高,会计3个变1个

对于很多市民来说,“通过互联网进行支付”最初的记忆是网银。(网上银行又称网络银行、在线银行或电子银行)。“我最初用的网银有个‘优盘’叫U盾,插入电脑后打开安装好的一个软件,输入密码验证成功,可以在网络上充电话费。”市民孙先生向半岛记者回忆,那是在2010年前后,刚从大学毕业不久的他,以此告别了手机充值卡充值模式,感觉到前所未有的便捷。

后来,网银从电脑上“搬家”到手机上,可以直接登录银行账户。孙先生还是经常使用,他打开常用的银行账户手机客户端,选取2017年5月11日至2018年5月10日,很快显示在这一年里共有业务100笔,流水共18万余元。

工作中网络银行的作用也不容小觑,孙先生在位于深圳路附近的一家网络公司上班,平时客户将钱汇入公司账户后,就可以得到相应的网络服务。近几年里,孙先生惊奇地发现,公司本来有3个会计,发展到目前只剩下一个了。本来公司财务部门负责整理各式合同、发票,并对交易进行统计、列表,套入公式算出公司工作人员的提成。在公司业务“上网”后,大量的工作内容都交由计算机操作,包括账目内容,在网络软件的帮助下,所有交易的支付情况和客户归属情况都会被统计,自动计算出提成和绩效。这样一来,3个人很多时候没事可做了。

被托付“终身”的第三方支付

网络支付为人们所熟知,“网购”这一行为居功至伟。孙先生还记得最初的时候,他购物付款使用的是网银,没用几年时间,支付宝开始普及,为人们所熟知。

回溯这段发展历程,2003年阿里巴巴开办淘宝网,为解决交易双方的信用问题,淘宝网推出了带有虚拟账户功能的第三方支付工具支付宝,买家支付款项先由支付宝冻结,待卖方收货无误后再确认收货,款项解冻,记入支付宝虚拟账户中。虚拟账户中的余额可提现,也可用于购物消费。

资料显示,1999年,我国第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成立。2004年支付宝成立后,第三方支付公司逐渐被大众了解并接受。随着国家政策的积极引导和鼓励,电子商务行业的兴起,以及互联网金融的发展,第三方支付行业迎来高速发展期。

从目前国内第三方支付的竞争格局来看,总体上呈现出双巨头格局:支付宝与财付通旗下的微信支付占据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而截至2017年底,我国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的企业共计246家,则意味着244家企业争夺不足10%的市场份额。

这些平台都建立了各自的生态系统:支付宝建立了包含购物、旅游、教育、资金往来、公益、金融、生活等在内的资金融通体系;财付通则更侧重于微信社交属性的引流,目前建立了包括充值缴费、公益、金融等在内的社交融通体系;其他第三方支付平台所涉及的业务领域不外乎上述几类。加上越来越好用、功能强大的各式手机银行APP,日常生活中的几乎所有付费都可以使用一部手机完成,孙先生比喻,“完全可以托付终身”。然而,这第三方支付平台的发展中,也产生了如挪用备用金等乱象,还有很多诈骗事件通过第三方平台完成。

卖馒头的借卖水果的二维码

互联网支付也在不断发展之中。近几年里,大出风头的是移动支付,最常见的就是扫码支付。家住大尧三路的市民张女士向记者讲述了一个好玩的故事:在她家附近,有一个馒头摊位紧挨水果摊,馒头摊老板是一名中年女子,一直没有收款二维码,很多年轻顾客没带现金,她就去借水果摊老板的二维码,水果摊老板再把钱给她。“今年春节后她就买了智能手机,做了一个收款二维码,人们都说她‘升级啦’,她笑着说,再不弄,馒头都卖不出去啦。”

在南京路与太湖路路口附近的一家羊汤馆中,店主刘平娟和丈夫谢洪文把二维码就贴在了熬羊汤的锅台旁边。据刘平娟介绍,2016年年底的时候,有个年轻人结账时说要用手机扫码支付,问店里有没有二维码可以扫,夫妇两人当时还不知道手机扫码支付是咋回事,最后还是收的现金。后来发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要用手机扫码付钱,夫妻两人这才意识到手机支付重要性,于是从微信支付宝注册账号、网络绑定银行卡等等开始学起。谢洪文感叹说,现在基本都收不到现金了,全是扫码支付。

记者走访发现,除了商铺之外,无论是卖早点的还是菜市场的商贩,也都在自己的摊位上分别摆上了微信及支付宝的二维码,记者与商贩们交流得知,他们大都来自郊区或者农村,一开始的时候连上网都不会,但是越来越多的顾客开始扫码支付,他们也不得不逼着自己去学习这些新的东西,现在也逐步享受到了网络给他们带来的便利。

《中国支付清算行业运行报告(2018)》新增了条码支付相关业务的数据分析。数据显示,2017年,条码支付快速普及,推动移动支付从线上向线下场景渗透,交易量不断扩大。全年非银行支付机构共办理条码支付业务73多亿笔,金额9100亿元,消费占比99.93%,单笔消费金额500元以下的占绝大比重,小微、快捷、便民支付特点愈加明显。

今年5月初,中国人民银行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在农村地区,移动支付业务已经占绝对优势。2017年,非银行支付机构为农村地区提供网络支付业务共计1417.82亿笔,金额45万亿元。

近日,农业农村部发布的《农业农村信息化发展前景及政策导向》,数据显示,到2017年底我国网民中农村网民占比达27%,农村网民规模达2.09亿,农村互联网普及率上升至35.4%。值得一提的是,网民在线下消费使用手机网上支付比例由2016年底的50.3%提升至65.5%,移动支付加速向农村地区网民渗透,农村地区网民线下消费使用移动支付的比例已由2016年底的31.7%提升至47.1%。

■隐患 支付宝14万买包子,假如商家不还钱

近日有媒体报道,在郑州市商都路和十里铺街交叉口的汴梁大汤包店消费时,一名叫“*洪伟”的顾客通过支付宝一下转了147258元,时间都过去一个多月了,这位顾客一直没有现身,店主何刘竹很着急。5月9日,购买包子时误用支付宝转账14万多元的韩洪伟现身包子店,随后和包子店店主一起到辖区派出所,派出所核实确认当事人确系韩洪伟,包子店店主将到银行把钱转回给韩洪伟。

如今,无论是买菜吃饭、娱乐购物、出行坐车还是看病求医,二维码无处不在,使用手机扫扫码就可以付钱,不用带现金,还不用找零,互联网支付存在很多的便利,但是在市民使用过程中也逐步暴露出了一些问题,例如错误转账追讨难的风险,如果把转账账号或者转账金额输错,那么在茫茫人海中,要找到这位收错钱的当事人并让其返还十分困难。移动支付一旦出现手机被盗、中病毒或者被他人擅自操作,很可能造成资金被盗。

再就是利用二维码进行网络诈骗的骗局并以个人信息为基础的精准诈骗逐渐成为不法分子盗取资金的主要手段,这也导致个人信息尤其是个人金融信息有很大的购买市场,被大量非法买卖。支付宝曾经发布过相关调查数据显示,网上支付最常见的风险类型是信息泄露引起的账户被盗和网络诈骗,占到网上支付风险八成以上。

山东文翔律师事务所刘书峰律师表示,在移动支付当中转错账想要维权,电子证据举证困难法律风险,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移动支付会存在不能确认对方真实身份的情况,异地转账的话维权成本会更高;二是电子证据容易丢失,无法证明支付过程的问题,个人信息泄露,也很难确认就是从支付端泄露的。这样用户方面要提高警惕,防范各类陷阱,另一方面也要出台相关的法律法规,对电子支付市场进行规范。

POS机“被迫”升级

互联网支付的发展,给传统的支付行业带来巨大变革。比如以前人们常常用到的POS机和ATM机,离我们的生活渐行渐远。

今年38岁的国金鹏前些年发现使用储蓄卡和信用卡的人越来越多,他认为发现了商机,2015年从岛城一家知名企业辞职,到了青岛卡盒科技公司专门从事POS机的推广工作。国金鹏告诉记者,“当年推广还挺顺利的,但是自从扫码支付出现之后,POS机虽然可以刷信用卡,但优势越来越小,一些商户就直接摆出自己的二维码,消费者可以刷卡,也可以扫码。”这时,扫不了微信和支付宝的POS机遭遇瓶颈期,不得已,厂家对POS机进行科技升级,现在开始逐步推出一些可以扫码支付的新机器。

据介绍,用手机移动扫码支付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方式是消费者用手机扫商户的二维码。另一种方式则是商户用智能POS机来扫消费者手机上的付费码,这样的POS机既可以刷银行卡信用卡,也可以扫消费者手机上的微信支付宝付费码,现在有不少超市、饭店等较大的商户都在广泛使用。

曾有业内人士指出,传统POS机的核心功能是刷卡支付,然而在移动支付时代最显著的一个变化就是卡片虚化,这对于传统POS机市场需求打击是很大的。而根据不同的场景需求,POS机的产品种类越来越多,随之而来的便是市场竞争的加剧。以POS机价格的比拼为例,有的商家可能觉得一些价格上千元的智能POS机较贵,自身需求主要是二维码扫码,因此可能只需要较为轻便的“小白盒”式的扫码机具,价格也仅在200元左右。现在哪些POS机厂商能够在短时间内实现整个POS机具的智能化,实现整体业务的多元化发展,适应市场需求,哪些厂商就能够实现突破。另外谁的成本更低,能降到大部分商户接受的水平,谁才能形成大的发展。

ATM机“无处容身”

近日,家住市北区的孙女士想购买一种只有某银行才有的理财产品,结果发现多年没去过的银行网点不见了,从手机地图上查找,竟然看到该家银行在市北区几乎找不到网点了。最后,她跑到市南区南京路上该银行的网点办理相关业务。

在青岛,银行大规模铺设自助机始于2008年,自助渠道因具有成本低、服务时间长、效率高等优点,被视为提升服务效率的最佳途径。

然而,ATM机在网络时代遭遇了危机。根据青岛银联提供的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岛城共有ATM机8333台,同比减少了14.13%。对于裁撤原因,银行的工作人员坦言,主要是ATM机的使用量在下降,但是成本却一直居高不下,除了几万元的设备购置成本,每年光维护、清机一台机器就要几万块钱,这样一来,ATM机逐步沦为“鸡肋”。

为了留住客户,各大银行也开始对ATM机进行智能化改造。例如有的银行如招商银行试水“无卡服务”,顾客无需银行卡,也能取款。一些银行网点针对现阶段以老年客户为主增加了各类人性化服务,比如建设银行推出了二维码取款功能。而一部分老人表示,自己对于移动支付和网络来说,学习难度很大,还是希望能够保留一些传统的支付渠道。

虽然传统银行面临移动支付的冲击,但是银行业金融机构仍为主力。今年4月26日,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布了《中国支付清算行业运行报告(2018)》。《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商业银行共处理移动支付业务约375亿笔、金额约202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6.06%和28.80%。非银行支付机构共处理移动支付业务约2390亿笔、金额约105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46.53%和106.06%。在2017年,我国银行卡业务继续保持快速健康发展,全年发生银行卡交易约1490亿笔,金额约760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9.41%和2.67%。

2017年《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当中,全球共有36家银行上榜,其中中国上榜的银行共有9家,分别为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招商银行、兴业银行、浦发银行及民生银行。值得一提的是在这36家银行中,利润榜前四名分别被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和中国银行所占据。

■专家解读 互联网支付将进一步普及

银盛支付青岛分公司创新业务部商务经理侯欣彤向半岛记者介绍,互联网支付是相对于传统支付的一个概念。传统的支付方式比如直接现金交易、通过POS机刷卡支付。而在互联网发展的带动下,电商平台的涌现使人们慢慢的开始通过电脑网页、手机APP甚至微信公众号、小程序来实现购买,这些在线交易的支付方式都是互联网支付。

互联网支付也经历了多年的发展。最早的线上支付是从银行开始的,侯欣彤说,人们去银行办银行卡,会被询问是否开通网银,如果开通会拿到一个U盾,这个U盾就是作为保障电子支付的加密安全协议。

而第三方支付机构则出现于1999年,起初只有两家公司,分别位于北京和上海,这只是萌芽阶段。随着越来越多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涌现,第三方支付的发展也迎来了爆发期。这个过程中,也暴露出了一些问题,因此相关部门加强了监管,设立“支付牌照”。“简单说,想要做合规的第三方清算业务,就需要持有相应的牌照。”她说,这类牌照的第一批在2016年到期,人民银行根据企业资质、业务合规性等多方面因素进行审查,来进行牌照的第二次续展。

近年来,随着移动设备的普及,移动支付也越来越流行,对此,相关部门也相应加强了监管。值得一提的是,在互联网支付发展过程中,互联网金融行业也蓬勃发展起来,“金融业务依托资金,资金流通就需要有通道,也就离不开支付。”侯欣彤表示,互联网金融产品,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们接受。

目前阶段,侯欣彤认为,随着市场发展的稳定,以及监管力度加强,“互联网支付行业度过了野蛮式增长的阶段,增长幅度逐渐放缓,趋于稳步上升。”未来,随着互联网支付的进一步普及和完善,将会推动无货币化社会的发展。侯欣彤说,目前国内一二线城市以及南方城市,出门不带现金或带少量现金已经十分常见,即使一些年纪稍长的人,在学会互联网支付后也在慢慢的尝试接受。人们开始习惯并享受这种支付方式带来的便捷。

针对互联网支付,半岛记者还采访了英凡研究院院长、上海交通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费方域,他表示,互联网支付方面中国走在了国际前列,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其中,代表性的形式是移动支付,这种支付方式大大提高了支付效率。同时,针对互联网支付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现在央行加强了管理,使得安全性大大提高。”费方域表示,既有便利性又有安全性,对于消费者和商户来说都是好的,因此受到了欢迎,未来,互联网支付将进一步普及,使用范围会更大。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潘立超 韩小伟

[来源:半岛都市报 编辑:光影]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更多 >>

Copyright © 2018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备案:鲁新网201653205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