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21 04/01 08:41
· 来源 ·
半岛都市报
· 责编 ·
光影
阅读量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六曲山古墓群有了“专职”守护人 黑科技断电也不怕

原标题:“天眼”“地耳”来镇守,两千年古墓不怕偷

初春的平度,满目生机。位于古岘镇的六曲山古墓群是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里以康王墓即汉景帝十二子胶东王刘寄墓为重点,周边三十余个山头上已经探明的古墓达374座。六曲山古墓群规模之大、分布之广,为山东省罕见。

作为山东最大古墓群,这里埋葬着国王、将军、公主及其子孙的墓冢,曾多次被盗掘。多年来,文物保护部门一直竭力保护并联合相关部门对盗墓贼进行打击。历经多年常规化人工看护后,在科技日新月异的今天,为了应对盗墓者的探测与盗掘,相关部门不仅在六曲山古墓群地表安装“天眼”,还在高空启用无人机定期巡查拍照。日前,随着“能量巨大”的地音监测系统在古墓群的正式应用,古墓群至此形成高空、地表和地下的立体监控网络。将地音监测系统这一“黑科技”应用于古墓群保护,这在山东尚属首次。

 (来源:半岛都市报)

六曲山“地下宝物丰厚”

清明节前一场春雨,让东起龙虎山、西至窟窿山,婉蜒15公里的六曲山古墓群绿意渐现,鸟儿啼鸣。

在六曲山山脉一处进山主干道上,多名防火护墓员在设点把守,旁边的摩托车上放置着小型风力灭火机。与此同时,多名身着橘红色工作服的巡山人员,分散步行在面积庞大的六曲山古墓群……平度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付晓告诉记者,位于古岘镇的即墨故城是胶东历史名城,不少朝代王、候的陪都和封地在此,在10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前后有八王、六侯、一相治此。这些王公贵族墓冢大多建在距即墨故城10公里的六曲山山脉上,具体分布在古岘镇、云山镇和白沙河街道的三十余个山头上,形成一个规模宏大、蔚伟壮观的古墓群。

“绝大部分为汉代墓葬,少数属东周墓葬。”据平度市博物馆馆长曲涛介绍,之前清华研究院专家对六曲山墓群进行了整整三年的普查,已经探明的古墓达374座,其中大型墓20余座、中型墓60余座。一些专家分析认为,在六曲山山脉绵延15公里的墓区中,墓葬可能不只374座。

曲涛告诉记者,胶东王刘寄的大墓坐落在山顶,占地约二三十亩,整体呈上窄下宽的“凸”字形,墓高40余米。国内权威考古专家考证后认为,当年修筑康王墓时先将山顶夷为平地并深挖殡埋后,再依山势堆积而成巨大山丘。而专家所说的康王坟“地下宝物丰厚”之说,并非空穴来风。1968年,河北正定县发掘中山靖王刘胜之墓时,刘胜夫妇所着金缕玉衣为世界考古发掘所仅见。而中山靖王刘胜与胶东王刘寄身份相同,专家就此推测,刘寄夫妇的遗体可能也裹有银缕玉衣或金缕玉衣。

“民间一直有‘打开康王坟,山东不受贫’之说。”曲涛说:“六曲山古墓群规模之大、分布之广,为山东省罕见,是山东最大的古墓群。”

墓区有了“专职”守护人

“这些古墓,早在50年前就被确定为重要文物。”曲涛说,到上世纪90年代初,古墓群看护主要由周边村民进行,无法从根本上阻止盗墓分子秘密“行动”。

随着1999年~2002年古墓群发生多起盗掘案,尤其是康王坟3号古墓遭遇盗掘,令相关部门大为震惊,决定由村民零散保护“升级”为专人保护,雇用村民白天进山巡逻,但这仍没有阻止住盗墓分子的行动。

2012年秋,张某和倪某纠集多人,带着仪器趁夜来到古墓群北陵台处进行探测。2013年初,倪某和张某等14人来到北陵台南侧,夜间以爆破、挖掘等手段,盗挖深约3米和十多米的盗洞各一个。

这伙盗墓分子的身影,最终被附近群众发现并报警。平度警方出动,先后抓获14名盗墓分子,缴获面包车、商务车和轿车各一辆以及2支单管猎枪、18发子弹。倪某和张某等人的盗掘行为,尽管没有造成文物失窃,但盗墓分子的猖獗再次为古墓群保护敲响警钟。

“此时,已由零星保护上升到整个墓区的人工体系保护。”据付晓介绍,六曲山古墓群不仅是王公贵族墓地,也是森林防护、防火重点区域。既然森林防火需要专人巡逻,为何不让防火员兼职墓区看管员?经相关部门与防火队管理部门商讨,由政府拿出专项资金给防火员,防火员职责升级为防火与护墓。

其实,除了防火与护墓,防火员还是护墓义务宣传员。

在六曲山墓区防火指挥区,防火队长孙礼峰告诉记者,防火队员还有宣传护墓的义务:“村民不能在墓区取土,不能向墓区乱倒垃圾。”“实际情况是,现在已经没有村民在墓区取土,也没有村民向墓区乱倒垃圾。这是一项‘村民自发的壮举’,哪怕是在山前种庄稼,也很注意保护。”孙礼峰说道。

“天眼”“地耳”守卫古墓

穿行于山头、山涧或平整的陵台之上,在防火护墓员代登军的身边,往往竖着一个显眼的摄像头。可以360度旋转的“天眼”,不但能局部观测古墓重要部位,代登军的影像也时常会出现在监控之中。这些天眼”,正是平度保护九曲山古墓群实施的又一现代化手段。

曲涛告诉记者,前期的技防手段于2015年开始实施。“经专家确认六曲山古墓群的古墓数量,明确古墓群在山东尤其是胶东的重要性以及历史地位后,古墓群保护工作引起国家文物局重视。”曲涛介绍,国家文物局专门拨付专项资金,用于六曲山古墓群保护工作。其中,部分资金用来安装“天眼”监控设备,通过技术手段进行防护。这些“天眼”不但能观人、观物,甚至连山上动物、鸟类活动轨迹都一览无余。

“重要的大墓周边安装4~5个‘天眼’,古墓群共安装48个‘天眼’。”曲涛说。

记者看到,六曲山古墓群监控指挥中枢的终端是电视幕墙。电视幕墙共有48个小平面,每个平面都能实时监控和传输回重要墓葬的相关信息。

当然,依靠人防和技防“天眼”,还不能从根本上确保古墓群尤其是重要墓葬的安全。高科技日新月异,让盗墓分子的探测和盗掘手段花样百出,古墓群技防手段也在不断升级。

地音监测系统是一个边长25厘米的立方体,在地音监听领域有着巨大作用。就此,平度市邀请山东古建筑研究院、山东大学控制科学与工程学院、山东省电子信息产品检验院专家、教授,以及北京中科软件有限公司和北京中盛国华工程技术有限公司等权威机构的工程师,在充分研究论证的基础上,将地音监测系统用于全时监控古墓群重要墓葬的安全。

灵敏自动,断电也不怕

“在国内,只有两家高科技公司能生产这一‘黑科技’。”曲涛介绍,地音监测系统被固定在水泥筑造的地下平台上,上方扣上防护桶再回填土壤。整套监测系统由地音传感器、监测前端、通讯主站、磁盘列阵等组成。

“埋藏在地下的地音监测系统,发挥着巨大能量。”曲涛说,只要盗墓分子在墓葬周边用镐头或铁锹挖掘地面,监测系统都会实时将声音传输到指挥中枢,声音一旦超过或达到设置分贝数,指挥终端就会发出警报:“值班人员据此作出分析判断,确定声音种类,一旦发现异常,会第一时间通知各个墓葬的巡逻人员,同时报警。”

曲涛说,地音监测系统非常灵敏,哪怕是狐狸、狼或者野猪拱地寻食的声音,都会被监测并被传回指挥中枢。利用地音监测系统对古墓区进行防护,这在山东还是首次。清明节前,山东古建筑研究院、山东大学控制科学与工程学院、山东省电子信息产品检验院的专家、教授,以及北京、青岛三所高科技公司的权威工程师,共同对这一项目进行打分,分别以0.95分~0.97的高分(满分1)通过验收。

婉蜒15公里的古墓群横跨三十余个山头,分散安装的高科技设备若遇上极端天气,一旦断电会不会失去监测功能,让盗墓分子有机可乘?曲涛表示,古墓保护部门准备的不间断电源,可满足所有设备4小时供电之需。

其实,地表的“天眼”和地下的地音系统,还不是六曲山古墓群高科技手段监测防护的全部手段。每年5月和10月,文物保护部门会利用无人机进行空中巡航拍照,让古墓群每个角落“暴露无疑”。“无人机巡航与拍照,填补了人工监控盲点,使得监控立体起来。”曲涛说:“根据无人机拍照疑点,我们曾发现高山上的陈旧盗洞,并对其进行回填。”

[ 人物 ]

“国王”的事,他都知道

经过多年发展壮大,六曲山墓区防火护墓队已经壮大到三十多人,他们24小时昼夜轮班,巡逻守候在墓区主要路口、山涧、山头和坟头。

代登军,正是三十多名古墓守护者之一,主要守护的就是康王墓。

每个清晨,家住平度市古岘镇的代登军都会早早起床。只要当天代登军值白班,他会赶在早上8点前换下夜班的同事。出门前,他会换上那身橘红色的看护人员统一着装,穿上防滑防磨胶鞋。深秋、冬季和初春,他还会穿上黄色大衣或戴上帽子。

3月26日清晨,六曲山山脉蒙着一层薄雾。

早上8时,代登军准时来到值勤点,换下了夜班守护人员。穿过康王墓下一条主要干道,他开始沿着满是枯草的山路上行,而在这条山路上,他已行走数年。

行至半山腰,薄雾退却,暖阳照耀大地。穿着厚重黄大衣的代登军在快速爬山,跟在他身后的记者已是气喘吁吁。显然,对于常年坚守在古墓群的防火护墓队员而言,爬山如履平地。

“道路两边长着什么树,夏天开什么花,堰边主要长什么草,有什么中草药,我都知道。”代登军说这些时,脸上洋溢着笑容,而他身边就是康王墓。

康王墓所在的高山上,长满松树、栗子树,酸枣树、槐树、荆棘,还有一些记者叫不上名字的树种。和所有的看护人员一样,代登军巡山的主要任务除了防火,就是看护康王墓,有时他还会作为义务宣讲员向周边村民宣传防火和护墓的政策。

“我看护的可是胶东国国王的墓冢。”代登军笑着说:“责任重,但很自豪。”

因为心存敬畏,代登军看护康王墓不敢有半点马虎。春夏秋冬,四季轮回,山上哪棵树、哪片草、哪块石头、哪块地表有异常,他都会围着“异常”看上半天、琢磨半天。

“如果一片土有松动的痕迹,你得考虑这片土是人为挖的,还是小野兽挖的,”代登军说:“毕竟山上有野物。如果是人为的,你就得向队长汇报,向警方报警。”

从山下爬到山顶,历时27分钟,站在康王墓顶端,六旬的代登军没有一丝喘息,爬山、巡山正是他的工作。站在山顶,有时他会向山下巡视,有时眺望远处的群山,有时陷入无限遐思。“有时我在想,2000多年前胶东国国王、将军、公主,为何选六曲山为‘国陵’。”代登军说。

除了沿路行走,代登军有时还会拨开荆棘,在鲜有人知的丛林、荒草中艰难挪行。在他看来,不常有人去的地方,才是风险高发之地。

看护是为了预防,在六曲山墓区防火护墓员的背后,谁都不敢打包票没有盗墓分子盯着这绵延15公里的374座古墓。

“防火和护墓都是大事,来不得半点马虎。”防火护墓队长孙礼峰说:“每个护墓人都有看护区域,谁的区域出异常,谁担责。”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永端

[来源:半岛都市报 编辑:光影]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