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医美对话 :暴利欺诈事故不断 医美整形机构如何度过“寒冬”

2019-12-02 17:35:32
来源:信网
作者:王田
责任编辑:芃芃

信网12月02日讯 医疗,广而深的概念。而医美作为医疗领域的一个分支,近些年正在以每年30%的增速发展,随着行业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乱象浮出水面,打玻尿酸致双目失明,打“瘦脸针”致肌肉坏死、面瘫,“节药奖”事件频出,“黑诊所”无证行医致人死亡……输入“医美”这个关键词,随手一搜,这样的新闻比比皆是。乱象背后,行业将如何良性发展,作为医美行业的从业者,他们有话要说。

宏观看医美行业现状如何?

“暴利”又饱受诟病的医美行业

当前,中国医美行业进入了高速发展期。《2018年中国医美行业白皮书》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正规医美市场规模高达4953亿元,大部分省份的医美机构数量以超过10%的年增长率快速增加。就宏观来看,医美行业无疑是朝阳产业,根据数据显示,中国目前的整形渗透率为2%,同比美国为12.6%,巴西11.6%,印度0.7%(渗透率亿每千人接受医疗美容疗程为单位),相较于美国、巴西等国家,我国医美市场渗透率仍然较低,市场空间巨大。

来源 信网

针对这一点,Dr.U博士医美陆梓煜院长说:“作为医美行业的从业人员,我觉得很幸运,中国医美行业的发展和未来极其可观,但行业的快速发展必然会浮现一些问题。”她说道,行业不自律,非法从医人员及产品大量充斥;行业广告泛滥但是真正的科普少之又少;信息不透明,即使科普也难以获得信任,关于医疗安全的信任危机愈演愈烈。当一个行业整体不被信任的时候,是行业的悲哀,也是每一个从业者应该反思和面对的。

医美行业乱象 信任缺失的恶性循环

《全球医美信赖度报告》(简称《报告》)显示,中国消费者对于品牌信赖度重视程度较国际水平偏低。以肉毒毒素相关治疗为例,全球75%的消费者认同在求美体验中,产品品牌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在中国这一比例仅为59%。

“节药奖”、“偷梁换柱”.......做这样的事情的,不仅有工作室,也有所谓的大型机构。只是工作室犯罪成本太低,处罚力度太轻,在造假和节药上更加疯狂,大型机构犯罪成本太高,比较小心和谨慎,但是在利益和经营困局面前,也仍然有不少大型机构铤而走险。而行业中所谓的非法机构以及部分合法机构的非法行为,所造成的行业负口碑,让行业当中所有的从业者,都面临着巨大的信任危机,以至于行业中的所有人都付出惨重代价:求美者不知道该信任谁,不如信任朋友,因此很多求美者被朋友带入工作室,造成大量负面事件。一部分求美者对于正规机构也不信任,多家咨询反复比价,最后对治疗效果总会心存疑虑。而医美机构为了增加流量入口,不断加大流量投入,增加运营成本,企业利润越来越少,同时为了抢夺资源,互相之间不断攻击,同行业不断给彼此挖坑,恶性循环,囚徒困境。

造成这些混乱的核心原因是什么?

劣币驱逐良币 医美行业的利益纠葛

医美行业发展至今,饱受诟病。对于造成混乱的主要核心,Dr.U博士医美非手术中心技术院长阮潇舒副主任医师认为原因之一在于利益的驱使。他说:“当行业快速发展势必会吸引大量非专业人员进入,其实这也是每个行业都会经历的一个阶段,被利益驱使,很多医生转行铤而走险进入这个行业,当竞争越来越激烈,暴露的问题也随之增多,大量的政府监管部门和相关政策制度开始出台和执行。”

一组调查数据显示,2017年5月至2018年4月,国家卫生健康委、中央网信办、公安部等7部门联合部署开展了为期一年的严厉打击非法医疗美容专项行动,期间共检查医疗机构40878家,责令31家停业整顿,查处违法违规案件843件,吊销医疗机构诊疗科目或《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28家;检查生活美容等其他机构75675家,查处非法开展医疗美容案件2772件,移送司法机关涉嫌犯罪案件139件。共计罚没款3809万元。而另一组数据则显示,全国正规医疗美容诊所有9500多家,而“黑诊所”是前者的6倍,“黑诊所”的手术量是正规机构的2.5倍,非法执业者是合规执业者的9倍,有15万人之多。

对此,陆梓煜院长也表示,医美行业在一段时间之内会是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尽管如此,Dr.U博士医美的使命是,敬畏生命,用美学与医学实现人生的美好。医美首先是医疗,它须对生命本身心怀敬畏,有敬畏心才能有所为有所不为。其次医美不同于普通医疗,它须将艺术与技术高度结合,用美学指导医学的实现。医美也不应是一个孤立的美学表达,它须融合多美学形态,最终实现人生美好。市场,有一定的自愈能力,行业乱象会慢慢得到改善,但是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让这种情况能够更快一点。

消费者心智变化 从产品中心到客户中心

据第一财经数据中心发布的《2018中国互联网消费生态大数据报告》显示,医美用户中59%的人群为“90后”,22%为“80后”。

随着消费观念的改变、消费能力的提升,25岁以下的消费者比例也在快速升高。据数据,2018年中国每100位医美消费者中有64位90后,19位00后。90后已是医美行业消费者的绝对主力,00后开启医美消费的势头比90后更强。从具体分布来看,20-25岁是医美行业的主力消费者,占比达到40.41%,较上年提高了3.3个百分点;其次是26-30岁,占比约为23.25%;00后为主的19岁以下医美消费者,占比已达18.81%,较2017年提高了3.37个百分点。

来源 信网

越来越年轻的消费者主力代表着信息越来越透明化、随着行业内互联网平台不断的完善和壮大,社交式平台的进入,那些过度商业化、过度包装的东西已经逐渐被取代,但是医美行业因为人才的匮乏,行业的转变停滞不前,依然以原来的产品为中心,故步自封,这就使生存变得举步维艰,而运营成本的增大,很多机构有流水无利润的状况下,自然而然也就没有了那么多的坚守和底线。对于这一点,陆梓煜院长说“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做Dr.U博士医美的原因,她一定是多元业态,重服务、重技术的。我体验过数百项医美项目,走访全国40多家医美机构,调研上千位智美女性,两年多的时间,才有了Dr.U博士医美新模式的变革,她是真正的以客户为中心。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对于消费者,在公立机构大家都称呼为“患者”,民营机构为“顾客”,而我认为,他们应该是“求美者”,是真正对美有需求的人,这样一个中性的词,我认为是对他们最大的尊重。”

网红脸  医美行业的审美被质疑

医疗美容是介于医学与美学之间的一个特殊医疗服务领域。医疗是医学属性,美容是美学属性,而一个医美机构又具备商业属性。医美行业的特殊性在于它销售的不是一个实实在在能看到的产品,而是虚拟化产品,而人是有她的主观意向的,医生需要在短时间内通过沟通和你的求美者达成共识,两者审美相结合,这就需要当求美者提出不合理要求时,医生要有正确的审美和判断,基于求美者本人的实际情况,超出安全范围和最基本的美学要求时要果断拒绝。对此Dr.U博士医美整形外科院长、黑龙江瑞丽整形美容医院整形外科技术院长杨永胜教授说“除此之外,沟通过程中医生对求美者术前的评估也至关重要,常规的检查是基础,心理状态是否健康也要同步考虑,避免事故的发生。医生不是圣人,一个良心医生是不会跟你讲100%的,因为除了技术性问题,还有许多不可抗力因素。医生要知道底线在哪,有经验的医生能做出准确的预判,能预测出做完之后的效果,知道哪里有风险,同时做的时候会给自己留‘退路’,一旦对方不满意还能进行修复。”

民营和公立的派系之争?

医疗美容  医生的技术才是核心

今年,行业现状下的公立机构和民营机构都活的比较艰难。陆梓煜院长坦言,她认为其实真正的战争应该在于合法医美和非法医美之间,无论是公立还是民营,合法机构彼此相互促力,从理论到实践,从科研到服务,大家共同成长,才能使求美者获益,让非法机构无处遁形。当整个市场建立信心的时候,受益的才是我们这些医美行业的从业者,那个时候我们都只需要老老实实做好我们的本分,服务好我们的求美者,将掉落一地的节操捡起来。

中国数据研究中心、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发布的《中国医美“地下黑针”白皮书》揭露了惊人的“黑医生”信息,数据显示,在“黑医美”市场中,每10名医美从业者中,就有9名“黑医生”。

原卫生部早在2002年曾发布过《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第19号令),明确规定负责实施医疗美容项目的“主诊医师”须为“执业医师”,其中提到执业医师须“经过医疗美容专业培训或进修并合格,或已从事医疗美容临床工作1年以上”。

北京大学深圳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生殖科副主任第三军医大学孙中义副教授说道,“一个医生的成长路径是非常艰难的,但是目前整个中国的医美环境导向我认为是重产品轻技术的,不尊重医生本身的价值。很多心内科、骨科的医生在短期培训后成了整形医生,这个短期在很多非法机构不会超过1个月甚至只有三五天。”说起这次受邀参加Dr.U博士医美的10年升级乔迁仪式,孙中义教授说道“Dr.U博士医美让我看到了她是在做顺应时代变革的事,所以这次我带了十几个专家过来,为行业赋能。”

对此阮潇舒院长也表示,培养一个行业医生的成本是非常高的。按照正常流程,一名专业整形外科医生在独立执业之前,要经过至少十年的培训。以自己为例,他曾在公立医院工作过,完成医学专业的本硕学习用了8年时间,之后还要进行3年实习才能独立执业,从主治医师到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不仅需要从业年限、经验的积累,还要有学术论文加持,一个医生的成长周期是非常漫长的。而当丧失底线的非法机构遇上心智不健全的求美者,结果就是很多“老板”蜂拥而至,曾经的美容院、足疗店摇身一变成为了“医美机构”,美容师、足疗师培训几天被包装成“专家”或者“大师”,当过度饱和的“网红脸”出现,整形失败的案例被接二连三报道,真正的“黑锅”又由谁来背?

博士级专家在博士 2020年Dr.U博士医美白皮书项目启动

出身公立机构的孙中义教授表示,公立重科研和学术,而民营更注重服务和实践,很多公立机构所谓的排行榜,其实科研占了很大的比例和权重。而他们真正的手术量可能比不过民营机构的普通医生。他坦言,目前医美行业的医生大致分为三类:一种是专门写论文、到处讲课的理论医生;一种是不写论文和讲课的会做手术的医生;一种医生是既会做手术又会写论文的医生。通常来说,名气最大的是第一种医生多见于公立机构,其次是第三种医生,而第二种医生大多属于民营机构。

民营机构饱受争议的是营销大于医疗科研,大于对医疗本身的关注。而2020年,Dr.U博士医美的核心战略就是围绕求美者关注的核心技术,由真正的博士级专家带队,邀请全国医美行业内专业学者共同参与,从临床医学实践到行业培训,再到求美者教育,进行科研科普科教三位一体的白皮书计划,让行业权威与求美者实现零距离沟通,让行业的风险被明确告知,让实践更有高度。

医美行业有其特殊性,尽管行业还处于初创阶段,但对于从业者来说,每一个非法机构所出现的事故都将透支消费者对于整个行业的信任。行有不得,反求诸己。希望行业多一些自律,让非法行为无处遁形,让诚信真的诚信。信网记者 王田

来源 信网

本文专访人物注释(以姓名首字母排序,不分先后):

陆梓煜院长:坤娜集团副总裁、青岛Dr.U美学院创始人、青岛Dr.U博士医美院长黑龙江瑞丽整形美容医院院长、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青岛校友会理事、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整形与美容专业委员会委员。博士级专家在博士——2020年Dr.U博士医美白皮书项目启动发起人。

阮潇舒院长:艾尔建注射培训导师、Dr.U博士医美非手术中心技术院长。曾担任美国艾尔建公司医学事务部经理、保妥适、乔雅登中国区注射培训导师,负责中国区注射技术指导和医师培训工作,持续多年为我国各大医疗美容机构培训出大量技术优秀的微整形人才。国家级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10余篇;完成省市级科研课题2项,并获省重大科技成果奖;参与编写医学著作4部,其中包括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的《临床解剖学丛书》第二版,参与翻译外文医学著作1部。博士级专家在博士——2020年Dr.U博士医美白皮书项目启动专家。

孙中义博士:北京大学深圳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生殖科副主任。广东省医学杰出青年人才,深圳市地方级领军人才,为国家科技部国际合作课题负责人,承担国家自然基金、军队重大课题、重庆市自然基金、优秀回国人员基金等多项课题研究,发表国外SCI论著20余篇,出版学术专著3部,拥有20余项发明专利。博士级专家在博士——2020年Dr.U博士医美白皮书项目带头启动专家。

杨永胜教授:Dr.U博士医美整形外科技术院长、黑龙江瑞丽整形美容医院整形外科技术院长、坤娜集团技术总监。从业20年,2万例以上手术经验,审美高级。擅长鼻综合及修复、内窥镜丰胸、面部提升及失败修复手术等整形美容项目。对于各项目修复手术具有丰的临床经验,被业内誉为权威整形修复专家。博士级专家在博士——2020年Dr.U博士医美白皮书项目启动专家。

[来源:信网 编辑:芃芃]
版权稿件,欢迎转载,请注明来源 “信网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Copyright © 2019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