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21 06/11 14:38
· 来源 ·
信网
· 责编 ·
光影
阅读量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在APP上看房中介电话就来了 贝壳找房被疑泄漏用户信息

信网6月11日讯 “您好!我是贝壳找房的,您刚刚在网上看了新房是吗?”这样的一句开场白不禁让市民古先生一激灵:“素未谋面,对方是怎么知道我干了什么?”

近日,古先生通过贝壳找房在网上浏览房屋信息,本来只是想先看看而已,没想到却接到中介的电话。这不禁让古先生产生疑问:“贝壳找房是不是侵犯了用户的个人隐私?”

信网注意到,贝壳找房此前也被公安机关通报,存在超范围读取用户联系人通讯录信息、短信或彩信,超权限使用麦克风进行录音等突出安全问题。

用户浏览了啥信息中介机构一清二楚

据古先生反映,联系他的人自称是城阳区一家德佑地产的工作人员。古先生质问对方是如何知道他刚才干了什么,又怎么获取自己的联系方式?“您在手机上看房的时候,应该是点击委托或者授权了,然后公司会把信息推给我。”对方称,是古先生先在手机上进行了某项操作才会有中介与其联系,可在古先生的印象里,自己压根没有进行过授权委托。

给古先生来电的号码是一个184开头的手机号,但当回拨过去时却被提示这一个虚拟号码,无法直接接通。“中介能找到我,我却找不到人家。按照他的说法,我的信息是公司推送的,那这个公司是哪家?公司看到了我的哪些信息?又会把这些信息推送给多少人?”古先生想知道,贝壳找房作为平台,是否有权将收集到的用户信息与其他机构共享?

信网尝试就古先生遇到的问题联系贝壳找房客服,但几番沟通下来,客服人员坚持要求提供古先生的注册手机号才能进行相应调查核实,而信网提供的来电号码则是在其系统里查询不到的,客服人员称“可能是同行冒充贝壳给客户打电话”。

线上看房一分钟后中介的电话就追来了

根据古先生反映的情况,信网记者也下载了贝壳找房APP进行尝试,发现一旦用户注册并点击接受相关服务,中介的电话就紧接着打进来,而且打来电话的是中介机构而不是贝壳找房的工作人员。

上午10:35,信网记者打开贝壳找房APP,在浏览新房页面时弹出了一个页面,询问“是否同意新房顾问致电为您提供专属服务?”在点击了 “同意”后,记者的手机很快响起来,来电的是一个184开头的陌生手机号。对方自称是西海岸新区链家门店的工作人员,刚刚收到了系统推送的客户留资。信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来电时间,此时是10:36。

\
\
 (点击“同意”的时间与中介来电时间 来源:信网)

按照这位工作人员的说法,用户在点击了页面上的“同意”后,平台就会推送信息和虚拟号码给与贝壳找房有合作的中介机构。而这些机构里,链家是贝壳找房的自营品牌,像德佑、二十一世纪等则是加盟品牌。对于找上门的客户,贝壳找房的合作机构会提供咨询讲解、带看以及提供专属优惠等服务,其中房价优惠还是贝壳专属的。

工作人员告诉信网,只有在客户点击了同意致电后,中介才能收到平台推送的客户信息,而且信息里显示的也不是客户真实的手机号码,只是一个虚拟号。如果客户在贝壳APP上浏览其他页面或者再次同意致电时,客户的信息就可能被随机再推送给其他中介门店的其他工作人员,而客户也无法通过虚拟号再联系到之前的工作人员。

房产交易绕不开的贝壳找房成一家独大

贝壳找房APP对收集用户信息这一部分,有一份详细的书面说明,相关条款和解释中也都提到贝壳找房的CAN协同作业。据称,这是贝壳平台服务提供者指定合作范围内的合作机构(如其指定品牌特许加盟商)、合作平台(链家网)之间共享房源、客源信息,提高经纪服务效率和准确度的一种作业方式。

\
 (贝壳找房在隐私政策中表示会将个人信息与关联方共享 来源:信网)

信网在采访中发现,现如今大大小小的房屋中介几乎都与贝壳找房有着联系,即便不是合作关系,这些中介交易过程中也会使用到与贝壳找房相关的平台。

“现在基本上都用贝壳,特别是租房子和买二手房的。”南京路上一家中介的工作人员这样说。就在几天前,贝壳找房青岛站发布了一张海报,上面罗列了链家、德佑、优铭家等合作的中介品牌。另据了解,贝壳找房青岛站的合作门店数量已经超过450家。按照贝壳找房的CAN协同作业模式,这些中介品牌的上百个门店都有可能接收到用户信息。

“即便是认可贝壳找房这一平台,也不代表认可其所有的合作方,我会认为贝壳把我的个人信息卖给了其他合作中介。”一位用户告诉信网,贝壳找房确实在使用前为用户提供并说明“隐私政策”,但不代表用户同意以后其个人信息就可以随意被平台使用。

2019年11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秘书局、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公安部办公厅和市场监管总局办公厅发布了《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行为认定方法》,其中一些接入第三方应用或者向第三方提供个人信息的行为被认定为“未经同意向他人提供个人信息”。

信网也就这一情况分别联系了青岛市工业和信息化局以及青岛市通信管理局,并向12345政务热线进行了反映,目前正在等待回复。

记者手记:平台一家独大谁受伤?

对贝壳找房来说,收集客户信息的行为虽然在条款协议里有着明确的说明,是服务用户的手段和方式;但对于用户来说,个人信息被平台收集后再被随机推送给不同的中介门店,这种行为是否是基于贝壳找房在行业内的地位而产生的滥用信息甚至是垄断?

实际上,关于贝壳找房是否垄断市场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止过——一方面,贝壳找房辟谣了因垄断被查的信息;而另一方,贝壳找房在社会责任报告书和招股书等文件中,不断强调自己在行业内的领军甚至“最大”地位。

根据贝壳找房发布的《2020贝壳找房社会责任报告》,截至2020年12月31日,贝壳平台合作的经纪品牌达279家,贝壳平台连接的经纪门店数超过4.69万家,同比增长25.1%。贝壳平台连接的经纪门店遍布超过100个城市,贝壳楼盘字典累计收集了中国2.4亿套房屋的动态数据,覆盖33个省322座城市,累计收集了911万套房屋的VR房屋模型,VR拍摄房源覆盖在售二手房源比例超过73%。

\
 (来源:贝壳找房社会责任报告截图)

在这份报告里,贝壳找房自称是“行业领军的居住服务提供方”,而以上数据也足见其在业内的地位。当阿里巴巴因垄断被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处以182亿元罚款后,“贝壳找房涉嫌垄断被查”也成为网络热词,虽然贝壳找房方面辟谣,但垄断与否,不同的人群仍有不同的看法。

在新房领域,贝壳找房在售楼处有专属优惠;在二手房领域,贝壳找房VR拍摄的房源超过在售二手房的三分之二;在家居服务领域,贝壳找房又推出了被窝家装;在金融领域,贝壳找房还有贝壳金服围绕房产交易的相关环节打造房产金融服务。正如贝壳找房董事长兼CEO彭永东所说,“贝壳找房走完房产交易线上化最后一公里,实现房产交易数字化闭环。”

2020年8月,贝壳找房发布的招股书里有这样一句话:“从GTV(成交总额)来看,贝壳已成为中国最大的房产交易和服务平台。”只不过,这个“最大”是否达到了占支配地位的份额,还是个未知数。

实际上,无论是购房者还是房屋中介,反对的并不是找房平台,而是担心平台一旦形成了一家独大,那么整个行业都要受制于人。

比如,在二手房交易的中介费问题上,贝壳找房统一的“高标准”就一直让诸多购房者诟病,以往的单向收费在一些地区变成了双向收费,无疑是抬高了购房成本。再如客户信息在任何行业都是宝贵的资源,而贝壳找房在获取客户信息后向合作机构推送,中介为了获得这些资源也只能选择抱紧贝壳这棵大树,长此以往贝壳找房的壮大就是可以预见的——至于是否会壮大到垄断的程度,时间会给出最终的答案。

信网首席记者 于晓

[来源:信网 编辑:光影]
信网版权稿件,欢迎转载。转载时请保留完整信息,否则追究侵权责任。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