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15 04/28 09:20
· 来源 ·
信网
· 作者 ·
田野
· 责编 ·
每皮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中国最后一个皇妃的爱情 溥仪入狱她苦等十年

溥仪的妻子李玉琴是即墨人她是中国最后一个“皇妃”

\

近日,随着电视剧《末代皇帝传奇》的热播,关于溥仪和他身边人的故事又成了不少人热议的话题。在这部电视剧中,溥仪和“福贵人”李玉琴的感情戏是全剧的热点之一。其实在真实历史中,这两人之间的感情之跌宕比剧中有过之而无不及。“福贵人”李玉琴祖籍正是即墨 。今天的《发现青岛》,我们就来说一说她和溥仪的故事。

她祖辈闯关东去了东北

关于李玉琴的祖籍,在史学界一直有多种说法,在十年前,才有定论。

据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刘翔宇《“末代皇妃”即墨人》一文所述,此问题的突破是在2004年。当年,即墨市史志办主办的内部刊物《古今即墨》第2期刊发傅瑞珉等人的文章,考证出李玉琴祖籍为山东即墨县李家庄。

艰苦的考证工作肇端于全国第二轮修志工作启动后,即墨市史志工作者在搜集史料时发现了一位退休工人张方纲提供的文字资料:伪满“康德皇帝”傅仪的“福贵人”李玉琴生前自称老家是山东省莱州府即墨县李家庄。随后,即墨市史志工作者在充分意识到了该段文字史料价值的情况下,不辞劳苦,远涉李玉琴生前工作地——长春,经过多方努力,征得有价值资料30余万字,珍贵图片30余幅。又通过对这些资料的研究,终于考证出了李玉琴的祖籍。

按照李玉琴生前自述,其曾祖本是山东省莱州府即墨县李家庄农民,世世代代种地为生。“也不知同治还是光绪年间,大灾大难从天而降,切断了曾祖一家的活路。曾祖挑副担子领着年幼的爷爷,‘闯关东’逃荒来到东北。”李玉琴的父母均是贫苦农民,其父待人十分和善,在当地有“李老好”之称,李家得以在东北扎根,跟其父不无关系。李玉琴曾说,直到父亲十多岁时,其家道依然艰难,“连条遮盖的裤子也穿不上,就为了几斗米的工钱给地主老财放猪”。但他的父亲“老实厚道,又听话、又肯干,还能吃苦”,因此在进城给人当学徒的过程中渐渐受到老板青睐。

1928年,李玉琴出生,“我作为父亲和母亲的第六个孩子已经长到六七岁了,父亲才把母亲和孩子接到城里(长春)分居单过。”

溥仪看照片选中了她

被溥仪选中成为贵人完全出乎李玉琴的预料,这个平常人家的女孩子,15岁那年(1943年)在伪满新京南岭女子优等学校念书,据《末代皇妃李玉琴自述》记载,一天,日本人校长小林带着女教师藤井到各班挑选学生,从每班六十人中挑选三四名,条件是学习好、长相好,各方面表现都不错的。选好了集合在一起,到了一家较大的日本人开的照相馆,每人照了一些四寸相片。据说照相的有百十来个。她不知道,这是溥仪选妃的前奏 ,李玉琴的照片后来被溥仪看中了。

李玉琴被皇帝选中的事儿在家里立刻引起风波,老实本分的父母觉得自己家境贫寒,配不上皇族,因此诚惶诚恐。全家讨论也拿不出主意,日本人则态度强硬,“皇帝陛下的命令,好的学生选到宫里去念书,念书好的皇帝陛下喜欢了还要选做妃子。”李玉琴当时考虑可以念书,又能改变家族命运,也就答应了日本人的要求。

和溥仪的第一次见面李玉琴记忆犹新,多年后我们读到这些文字依然能看到两个人当时朦胧的感情。“到了楼上,二格格把我领到一间屋子里。我们围着沙发中间的圆桌坐下来。一会儿进来一个男人,正是我在楼梯上看见的那个人,宽肩膀儿,细腰,戴眼镜,穿着深绿色呢子衣服,也不是军装,也不是协和服,介乎两者之间,领子上还戴两个铜花,衣服非常合身,样子很和气,看样子还不到三十岁。”行礼过后,溥仪和李玉琴开起了玩笑,当时屋里挂着一张溥仪的画像,“他就问我画得好不好,我大胆地看了看溥仪,我说:‘画得不大好,不像。’他听了哈哈笑起来。笑完了又和二格格交换了一下眼光,两个人又都笑了起来。回过头来又和我说:‘对,你说得对,画得是不太像。’(以后我曾问过他,当时为什么那么笑,他说谁敢那么直瞪着眼睛看溥仪,谁都是奉承他这个像太好了,谁敢惹老爷子生气呢。所以,他一见我便很喜欢我,也就是发现我直爽,不虚伪奉承。)然后又问我吃饭没有,给我预备饭。又问了问我的家庭情况,在哪里念书……”

李玉琴进宫一个多月后,溥仪挑了个良辰吉日,给她行册封礼。溥仪说:“你是很有福气的,就叫福贵人吧,以后遇到什么不吉利的事情,用你的福就可克服了。”此后三年时间,李玉琴就和溥仪一起生活。溥仪是比较喜欢李玉琴的,很多当事人回忆,因为是个傀儡皇帝,溥仪经常面带忧色,但从李玉琴那里出来后,溥仪就会气色好很多,跟大家说的话也会多。李玉琴回忆,当时自己很同情溥仪,养了十几只小鸡消磨时光,捡鸡蛋给溥仪吃,她还学会了做菜,给溥仪做点爱吃的,“我曾拔下院里的小头蒜当韭菜,包饺子吃。”

不过当时并非和平时节,加上溥仪是日本人的傀儡,事情由不得自己,大多数时间,李玉琴是要一个人度过的,这是历代后宫都要忍受的痛苦。李玉琴自己曾说,“在伪宫两年半,见过的男人除溥仪外,只能见大夫,见过一次吉冈和梅津,此外未见过任何男人。他二妹三妹五妹都不常来,常来的是内廷学生的家属和他的乳母王二嬷及女佣人。两年半内见到的一共不过二十个人。”直到一九四五年八月,伪满洲国垮台之前,李玉琴始终被“圈”在伪满宫内那个狭小的天地里——大部分的活动局限在同德殿楼上的东部,最大的活动范围也超不出内廷的院落。连见一见父母及亲人都不那么容易。在这三年宫廷生活中,她竟连伪宫内廷的大门槛也没有迈出去过一次。

提出离婚,两人哭了一夜

1945年,日本战败,伪满洲国解散,溥仪仓皇出逃,临走前,他对李玉琴说:“一两天后火车来接你们到日本去。”从此杳无音信。

20岁的李玉琴就这样一个人回到长春的家中,等待着溥仪的归来。鉴于那时的政治气候,李玉琴的生活状况可想而知。傅仪研究专家王庆祥在《傅仪改造全纪录》一书中介绍:一个生死不明的丈夫,接踵而至的是失业、种种社会压力和无数的实际生活问题,使她怎么也不能够解脱。她在长春的亲友大多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满洲国”期间又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认为溥仪引狼入室,是软骨头,都反对李玉琴苦等溥仪,有的说:“当汉奸的都镇压了,没毙的也被关了起来,康德是大汉奸,还在苏联关着,早晚得崩。”有的说:“你不离婚就是当汉奸家属,永远找不到工作。”

就这样,李玉琴等了十年,希望出现了。1955年夏天,当大姐夫把刚刚收到的一封很普通的信专程送交暂居堂兄家中的李玉琴并轻声告诉她“康德来信了”的时候,她愣住了。其实,溥仪也一直记挂着李玉琴。在苏联被监押期间,有人告诉他李已经改嫁,溥仪就不相信。回国后,抚顺战犯管理所的工作人员经过长时期的调查,知道李玉琴一直在等待溥仪,就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他。据看守员说,溥仪给李玉琴写完信后,夜间总是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他是怕妻子不再理会他,在信的开头,他这样称呼曾经的福贵人:“亲爱的玉琴”。

十多天之后,“福贵人”和“末代皇帝”在抚顺战犯管理所见面。彼时,溥仪已经身材佝偻,发带银丝,成了一个小老头;而李玉琴则成了一个美丽动人的少妇。据目睹这次会面过程的管教员李福生回忆,当两人紧紧地握手时都非常激动,相互注视许久,半晌谁也未说出话来。

从此之后,李玉琴三次来到抚顺探望溥仪,两人之间书信来往也很频繁,可一丝裂痕也在两人中悄悄出现。这道裂痕就是两人之间的隔膜。溥仪身在牢狱,从小过的是富贵生活,很难体会狱外妻子的艰辛。李玉琴为了工作四处奔走,溥仪没有帮上忙。李玉琴有了工作后,和溥仪的关系成了别人的话柄。《溥仪改造全纪录》中说,当时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李玉琴见到一幅周总理在革命年代剃光头骑大马的照片,不假思索顺嘴说了一句:“看,周总理还是光头呢!”不料,这成为一根导火线,单位开会批判她了。那位女同事说她“炫耀自己当娘娘的丑恶历史,是封建思想作怪,看不起无产阶级领袖”。说来说去还是因为她有一个见不得人的被关押的丈夫!从理智上来说,无论如何是应当结束这种“可耻”的婚姻关系了。

1956年12月25日,李玉琴第四次前往抚顺,这次她向溥仪提出了离婚的要求。这个要求对溥仪的打击是巨大的,毕竟李玉琴是他在狱外最大的感情寄托。当时抚顺战犯管理局也感到事出突然,因此竭力劝说李玉琴,李玉琴有些动摇。为了挽回这段婚姻,管理局特地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内为溥仪和李玉琴安排同居了一宿,这是新中国监狱史上的一件大事 。两人独处了一夜,溥仪不住地流泪,李玉琴更是呜呜啕啕地哭,两人深深感到那种非感情原因离婚的痛苦,但结局是不能避免的。

1957年5月20日,法院最终同意了李玉琴提出的离婚要求。李玉琴离婚后和当时在长春广播电台的一个工作人员黄毓庚结了婚,重新建立起幸福美满的家庭。而溥仪在回忆录《我的前半生》中,似乎出于刻意回避,很少再提到李玉琴。特约撰稿 田野[来源:信网 编辑:每皮]

信网版权稿件,欢迎转载。转载时请保留完整信息,否则追究侵权责任。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