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A股1月万亿解禁潮压境 股东“预约”大宗减持

2015-12-31 10:19:18
责任编辑:光影

股灾期间证监会的“减持禁令”即将于2016年1月8日到期。届时,万亿元级别、压抑已久的“潜在解禁市值”。记者注意到,目前市场上,存在多种减持动能,不少上市公司股东已经开始筹划减持。此外,据记者从不愿具名人士处了解,近期已经有部分股东开始联系买家,准备通过大宗交易过桥减持。多方人士表示,不排除监管层出台相关措施,进行疏导。

多公司股东预备减持

2015年7月8日,证监会要求6个月内,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和持股5%以上股东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通过二级市场减持本公司股份。对于二级市场普通投资者来说,“美好时代”即将结束。

从解禁规模来看,据中金测算,2016年1月份来自于大股东和高管的限售股解禁规模为1.1万亿元左右,占A股自由流通市值的5.2%;2016年一季度大股东和高管的解禁规模接近1 .5万亿元,占自由流通市值的7.1% 。

记者注意到,沉寂数月后,近期市场上公告股东的准备减持的公司多了起来。11月24日,印记传媒公告,因个人资金需求,股东张彬未来6个月内,拟通过协议转让、大宗交易等方式减持其所持有的部分公司股份。随后,金贵银业、罗顿发展等多家公司相继发布股东减持计划。最近则是易联众股东古培坚拟在2016年1月11日起的6个月内计划减持数量不超过4200万股公司股份,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9.77%。

监管层会否出手?

近日,一位大宗交易资深人士向记者感叹道:“与前几个月的清闲相比,最近一段时间又开始忙碌起来。”他表示,“最近联系我们的人又多了起来,其中不少都是券商托管的相关人员,而他们表达的也大多是上市公司重要股东减持意愿。虽然减持禁令还没到期,但是不少重要股东已经开始行动起来,准备通过大宗交易来减持手里的股票。我们最近遇到的不少都是在寻找合适的大宗交易接盘机构。”

从表面来看,重要股东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并不经过二级市场,但事实上,大宗交易同样对二级市场影响不小。“与当前股价相比,重要股东在大宗交易上与接盘机构的交易价格通常都是有折价的。而接盘机构在大宗交易低价拿到的股票,完全可以在二级市场上出货”,上述人士向记者解释说。

随着解禁潮的渐行渐近,市场各方也在好奇监管层是否会出台政策来应对减持潮。事实上,在证监会18号文中就有提及“在6个月后减持本公司股份的具体办法,另行规定”。这里提到的“另行规定”也给了市场不少期待。

广东环宇京茂律师事务所刘华浩律师向记者表示,“另行规定”不排除证监会可能会视情况出台新的减持禁令或其他限制措施。中金公司也在研报中预计,较为集中的减持压力将对二级市场短期资金面形成一定的冲击。因此不排除监管层将有相应的政策出台来减缓或对冲集中减持的压力,如通过制定规则限制减持的规模和速度、安排预备资金对冲减持压力等。

三类公司可能减持

记者注意到,明年1月市场减持压力巨大,具体哪些公司更容易出现减持?。

首先是之前承诺减持但是中途突遇市场调整,未能继续减持的股东,在减持禁令结束后,其仍然有减持的动能。不少个股从7月8日至今股价涨幅惊人,其潜在的减持动能同样不可忽视。例如中颖电子,其控股股东在6月12日公告减持计划,拟减持不超过1200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7.75%。不过其还未能减持,禁令便已下达。公司目前股价不仅超过了公告减持时股价,并且创下了历史新高。

第二,不少公司大股东及实控人在禁令期间增持了公司股份,至今浮盈明显。例如川大智能,在7月16日及7月17日,公司实控人增持1002.10万元,平均增持股价为29.05元。到目前,川大智能股价相对于其增持均价接近翻倍,达到了55.04元。类似还有海伦钢琴,其实控人在7月中旬增持30万股,当时公司价格仅为14元左右,而目前公司股价已经达到了30.84元,增持部分浮盈明显。

第三,减持禁令解除后,限售股规模大的股票亦可能面临更大冲击。例如不少在2015年1月份上市的新股,其限售股将在2016年1月大量解禁,由于次新股的炒作,这部分股票很多股价已经“飞上天”,如果股东大量减持,则对于市场抛压严重。例如浩丰科技,其在2015年1月22日登陆资本市场,从最初34.37元已经涨到了216.10元。不少股东将在2016年1月解禁,相对于最初的发行价,股价已经翻了几倍。类似个股还有鼎捷软件、快乐购等。

顶格减持概率不大

“阳光下没有秘密。”北京大君智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吕长顺表示,“如果大家都担心减持解禁带来的影响,那么市场一定在这之前就调整到位了,解禁日当天反而应该表现正常。”他进一步解释称,近期市场的热点恰恰落在产业资本增持的概念,包括证金公司在下跌中买了很多股票,保险公司最近也频频举牌,所以除非大股东持有的股票占比很高,否则如果此时减持,他们需要考虑股权分散甚至是公司易主的威胁,在这种担忧下,大股东一般会比较“惜股”。另外,大股东减持一般是在牛市或者市场上涨过程中,一边拉股价一边减持,而不是一边下跌一边减持,“像今年4月、5月时,那时是最好的减持时机,所以在目前点位并不高的情况下,大规模减持或者顶格减持的概率并不大。”

北信瑞丰基金副总经理、投资总监高峰也认为,减持禁令到期对市场的影响总体来讲是心理层面的,实际利空作用预料不大。

申万宏源在一份报告中也提到,三个逻辑使得大非解禁不构成A 股市场的核心矛盾:首先,大非大概率是高风险偏好的投资者,即便减持仍受困“资产荒”,无法真正撤离股市;其次,管理层有能力引导大非解禁减持有序进行,市场赚钱效应减弱有违管理层当初限制大非卖出的初衷;另外,大非减持择时加上市值管理动力提升,有助于缓和解禁对于股价的影响。

宗禾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更多 >>

Copyright © 2015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