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15 03/24 11:11
· 来源 ·
信网
· 作者 ·
田野
· 责编 ·
每皮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民国监察委员在青岛:侯圣麟被抛尸朱乃洪暴毙

朱乃洪拒当汉奸受沈鸿烈赏识当了监察委员后离奇身亡

\

和侯圣麟不同,国民政府监察委员朱乃洪的死并未立案,但一样扑朔迷离。朱乃洪为人有一定的政治操守,而且能左右逢源,他的死,与其说是主动树敌不如说是可能遭人暗算 。

和侯圣麟一样,朱乃洪和后来的青岛市市长李先良也有密切的关系,只不过李见朱乃洪用处不大时,主动将他舍弃了。朱乃洪之死并没有在青岛掀起很大的波澜,但我们依然可以从中略窥当年青岛错综复杂的人事关系。

拒当汉奸,受到沈鸿烈赏识

据崂山区史志办史料记载,朱乃洪(1904年~1948年)崂山区大河东村人。毕业于胶澳私立师范讲习所(即李村师范讲习所,位于今京口路18号),擅长中医治病,对常见病手到病除。曾任段家埠 、午山、沟崖等小学校长。

朱乃洪为人有民族气节。抗日战争爆发后,青岛市沦为敌伪控制。1938年春,日伪青岛市教育局局长一再派人找他出来担任小学校长,但他不甘心为敌伪教育服务,曾在回信中说:“越鸟巢南枝,胡马知北风,阁下不深思乎……”

当时他既不肯当汉奸,又不愿和游击队合作,便和苏少农、张振东等人赴胶东国民党鲁东行辕要求工作,可是鲁东行辕主任芦斌又有“门户之见”,仅给他一个副官职务,朱乃洪表示“不管什么差使均可,我的目的是不当汉奸才出来的。”

在国民党鲁东行辕任上,朱乃洪仕途渐渐顺利。1939年2月,芦斌在莱阳被胡鼎三打死后,“行辕”改为鲁东行署,李先良继任主任,朱乃洪从此和他结下不解之缘。当时鲁东行署经费不足,为解决这一问题,约在1940年,李先良不得不借重朱乃洪到国民党山东省政府找沈鸿烈,因李先良深知朱乃洪既是李村师范讲习所的学生,又干过小学校长,而沈鸿烈的秘书长雷法章(当年在青岛任教育长)又是朱乃洪的顶头上司,所以朱乃洪到达山东省政府后,很受沈鸿烈、雷法章的信赖。为了开展青岛市行政工作,沈鸿烈(这时沈鸿烈仍兼青岛市长)又委任姜可训(原山东省政府秘书处二科长、曾任青岛市教育局督学)为青岛市乡区办事处主任,指定朱乃洪为科长。从此,朱乃洪官运亨通,扶摇直上,渐渐成了李先良圈内的人物,特别是李先良从1942年10月以青岛市政府秘书长代行市长职权时期,有一阶段成为“言听计从”、“出谋划策”的人物。

“再不受李先良肮脏气了”

关于朱乃洪的资料,多数出自张希周老先生的《国民政府监察委员朱乃洪其人其事》,张老先生曾是朱乃洪的同僚,因而他的回忆有很大的历史价值。

1945年秋日本投降后,沈鸿烈辞去青岛市长兼职,8月18日由秘书长李先良继任,于1945年9月13日下午四时进入青岛市里。他是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青岛市第一任市长,朱乃洪追随进到市内,就任国民政府青岛市政府秘书处第一科长。

抗战胜利之后,中国完全有可能自强于世界,但蒋介石却坐失良机。由于国民政府内部派系严重,不少人又贪污成性,对日、伪资产的接收工作实际上成了一幕贪污腐败的大戏,如同抢劫一般,时人成为“劫收”。

张老先生回忆称,“当时无论天上飞来的(重庆来的),还是地下冒出来的(跟着李先良进市内的)大都是些利欲熏心、贪婪成性之人,借接受敌伪产业为名,他们明着暗着到处抢夺物资房产 ,这阵黑风刮得昏天黑地。”由于利害冲突,报纸上也看到些揭发材料,有一段报道说,市府一科秘密抢夺日本仓库私藏物资。为此,李先良把朱乃洪一科长职务撤去(调为视察室主任),以洗刷自己。为了讨好国民党中央大员,又指令朱乃洪和丁诗言将所占据的江苏路日本楼房搬出来交给了某中央大员住,可是他老婆赵士英占据的两处楼房安然无恙。这种措施引起了青岛市地方派李代芳、张乐古等人的不满。当时有人就这一事说:“这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朱乃洪就是不当黄盖,李先良也不敢杀他的头。”

1946年5月,时值国民党青岛市参议会成立,在李代芳的支持下,朱乃洪辞去了视察室主任,竞选为市参议员,并被推选为驻会委员。朱乃洪对人说:“我再不受李先良的肮脏气了。”最初李先良认为朱乃洪不过是一个小学教员,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后来他才了解到朱乃洪是李村师范讲习所毕业生中的小领袖,在农村还有点势力。在日本投降前(1944年秋)朱乃洪曾与张晓古、姜希贤等任青岛市三青团负责人,而张晓古正是上一篇我们提到的“青岛杜月笙”张乐古的弟弟,朱乃洪的背景由此可见一斑。

与李先良“绝交不出恶声”

对李先良的为人,张希周有一番经典评价,他说“李先良虽不是一个老奸巨滑的旧官僚,确是一个由国民党起家的新贵人。”国民党内部尔虞我诈的卑劣手段,李先良看得很清楚,并且吃得透,用得熟。他进到市内后,对于在抗日战争时期同他患难相处的人物,还能为他用的暂时保留着,没有什么政治后台的次第刷掉,重新找一批新人来代替。如委任国民党中央政治大学毕业的吕广恩为秘书主任,刷掉了朱乃洪、葛焕斗和他的电台主任马献三。这样把沈鸿烈指定的秘书长姜可训架空了,秘书长一职成为公文旅行的核稿者。“事实上李先良对任何人也不放心,他做任何一件事情先考虑于自己有利还是有害,多方衡量才肯定下来,他没有象蒋介石那样制造矛盾,利用矛盾,为我左右的能力,他是一个‘弱者欺之,硬者敬之’的人物。三年来太平青岛市长(1945年秋至1948年秋)毫无建树可言。”

尽管有些人对李先良的作风是不满意的,朱乃洪还不是处于敌对状态 。据张希周回忆 ,有一次自己和朱乃洪、王景浩(市参议员)在市参议会谈到李先良做人做事问题,朱说:“咱的头(指李先良)最大的一手是用着你拉在怀里,不用你就推到崖下。”王景浩接着很气愤地说:“李先良从来就是过河拆桥,推完磨杀驴吃。抗日战争时,依靠老巴子庄户孙,他进到市内就想杀本地人。朱乃洪,那个科长我早就知道不会长久的,早就计划好了的……。”朱乃洪说:“不管怎么样,只有李先良对不起我,我决不能象葛焕斗那样到处骂他,君子绝交不出恶声,这又何必村女骂街呢?有见识的人是轻视你的。”

当选监察委员,住院离奇死亡

1947年春,选举国民党监察委员时,地方派首脑李代芳、张乐古等 ,用了强硬语调向李先良施加压力,“地方人要求支持朱乃洪为候选人”。风闻如果地方人不当选,就要提出向国民党中央监察院控诉。幸而,国民党中央的条例是由参议会提候选人进行选举,这样经过多方活动,朱乃洪就当选了,李先良也就顺水推舟一百个赞成,地方派也觉着脸上有了光彩。

朱乃洪被选为监察委员后,曾到南京国民政府监察院开过一次会,1948年9月1日,任国民政府监察院鲁豫监察委员会行署委员。后来他就生病了。在病中张乐古的弟弟张晓古竭力主张到市立医院治疗,住了不到一个星期就死了。朱乃洪是个中医,身体又很健壮,对于他突然死去,人们议论纷纷,百惑不解。有人说,朱乃洪临死前曾说:“我当了多年的中医,治好很多人,想不到吃了这样大亏。”还有人说,朱乃洪是被张乐古、张晓古弟兄二人暗害,因为张乐古过去曾弄死他老婆,手段是凶狠的。更有人说,张乐古是参政员,张晓古在日本是学医的,本想弄个卫生局局长干干,可是没想到李先良又让老局长(从前沈鸿烈任市长时期)郭致文继续任职,张晓古连个市立医院院长也未弄到手,是他把朱乃洪弄死的。为什么他力主让朱乃洪住医院呢?这是他想当监察委员,所以勾通个别医生害死朱乃洪。尽管张晓古曾表示说:“朱乃洪的死,谣传是我把他弄死的,真是岂有此理。”当时就有人说:“张晓古是拿真事当假事来说,这是撇清。”

当时朱乃洪的儿子年轻,有人从中挑唆他出来闹,要求为父报仇,后来听说由朱乃洪的老师朱学塾(市参议员,朱家洼人)出来调说,使其未能发作,有人说这是怕分裂地方派的团结。

这样就在朱乃洪死后的第二天,在浙江路按旧社会葬礼举行了一个有猪羊祭的少牢礼,由李先良主持,辞土官由高芳先主持,糊糊涂涂埋在大河东朱家老茔,朱乃洪一生算是告一段落。朱乃洪死后监察委员的补选人自然落不到张乐古兄弟头上,还是在李代芳支持下补选了孙式庵。孙是崂山北宅镇孙家村人,在抗日战争时期曾任区长、营长及山东民政厅视察员,日本投降后任青岛市民政科长等职,1949年去了台湾。特约撰稿/田野

 

[来源:信网 编辑:每皮]
信网版权稿件,欢迎转载。转载时请保留完整信息,否则追究侵权责任。
精彩美图 更多 >>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