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15 03/24 11:11
· 来源 ·
信网
· 作者 ·
田野
· 责编 ·
每皮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民国监察委员在青岛:侯圣麟被抛尸朱乃洪暴毙

\

看过电视剧《潜伏》的人都知道,民国的政治中不乏小丑跳梁的活剧,里面的帮派倾轧、尔虞我诈数不胜数。前几日还是志同道合的弟兄,过几日就变成了你死我活的仇敌。

今天的《发现青岛》,我们就来讲两出民国时的公案,这两出公案都发生在青岛,虽然没有战场上的硝烟,但一样让人惊心动魄。说来也巧 ,两出公案的主角都是国民政府的监察委员,还都是青岛人,他们一个叫侯圣麟,一个叫朱乃洪。两名国民政府要员,在解放前夕都稀里糊涂地死在青岛,一个是被人弃尸 ,一个是在病房暴毙,真凶到底是谁?还请读者自己判断。

他死前接过神秘电话

现在的太平角,因为靠近海边,景色秀丽,依然吸引着不少游人,可已经很少人知道,1948年的太平角曾经发生过一起轰动青岛市的大案。

据岛城著名文史专家鲁海介绍 ,这年4月7日,一对情侣在太平角漫步时,忽然发现海滩上有一具尸体,顿时吓了一跳,急忙去当时的青岛市南警察分局报警。这时,局长办公室的电话铃声大响,接听才知道是市局通知《青岛公报》社长侯圣麟失踪。市南分局马上派人去辨认,死者就是侯圣麟!侯圣麟是被人谋杀的,这毫无疑问,因为在他的头上发现了弹孔,经检验:子弹从后脑进,从鼻梁出。

因为侯圣麟的特殊地位,警察局不敢怠慢,第一时间就成立了专案组,对侯圣麟遇害当日的行踪展开了调查,经过询问多人,初步梳理出侯圣麟遇害前的行踪:

4月6日下午4时,刚由南京返回青岛的市参议会议长李代芳来《青岛公报》社给侯圣麟送来几幅字画,其中不乏名人之作。下午五点,侯圣麟送走李代芳之后独自一人欣赏字画。这时,一个神秘电话打来,打电话的是青岛市女议员何桂如,侯圣麟接了这个电话之后就行色匆匆地走出了办公室。当时,《青岛公报》的报社社址在中山路与广西路口的西北角,令人奇怪的是,他没有乘报社提供的专车,而是招手叫了一辆人力车,沿广西路向西而去。

最蹊跷的是,专案组询问侯圣麟司机得知:侯圣麟说去寿张路何桂如家。但询问何桂如时,她却说侯圣麟并没有来到她家,可见侯圣麟是半路出的事儿。侯圣麟的妻子当晚见丈夫并未回家,次日清晨到报社询问也没有结果,赶忙报警,这才有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侯圣麟是市长李先良的心腹

侯圣麟遇害,也惊动了当时的青岛市市长李先良,据说他当时就批示,要求“立即破案”。侯圣麟跟市长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先从侯圣麟的家世说起。

侯圣麟的老乡、青岛著名作家侯修圃曾撰文说,侯圣麟,字和亭,号圣麟,平度吴庄村人,早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英语系。他的父亲侯荫祖国学造诣很深,曾作过中华民国行政院院长、孙中山儿子孙科的家庭教师。由于家学渊源 ,侯圣麟从小喜欢舞文弄墨,且文笔犀利。1929年曾出任国民党青岛市党部委员,此时,他结识了党部干事李先良。后来,他先后任过省立一中教员、安丘县中学校长、莱阳县中学校长等职。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回家住闲。抗战胜利后,他来到青岛,住在北京路天德药房同乡家。一切安顿好了后,他就去拜见市长李先良。李先良因侯无抗战经历,不便委任要职,初委任为《青岛公报》总编辑。由于侯圣麟擅长文笔,加之其多谋善断,很得李先良的赏识。他不仅是李先良家的座上宾,而且李的许多文稿都是侯圣麟捉刀。

1946年,侯圣麟被选为青岛市参议员,同年夏,又任《青岛公报》社长之职。之后他积极参入多起帮李先良反对政敌的斗争,在斗争中出谋划策,很得李的器重。1947年春,他接任报业工会和国民参政员一职。1947年冬,国民党中央政府监察院监察委员改选,侯圣麟多方运筹,击败政敌,得以当选,从此一跃而成为国民党中央大员。

在侯圣麟一路向上爬的过程中,李先良是他的保护伞,可他得罪的人实在太多。先说他竞选成功监察委员一职,就得罪了青岛市参议会的会长李代芳(之前送他字画之人)。原来当时青岛作为特别市,仅有一个中央监察委员的名额,李代芳、姜黎川、侯圣麟三个人都想当 。李、姜二人是市参议会的正副会长,彼此不和,姜知道自己希望渺茫,就转而支持侯圣麟,联合反李。他们在参议会大肆活动,或允以权,或给以钱。结果侯圣麟成功当选监察委员,一跃成为中央大员。鲁海老先生在《青岛民国往事》一书中记载,李代芳在荣成路私宅中曾对人说:“青岛有侯圣麟在,我们都不会有前途。”

除了得罪李代芳之外,侯圣麟还得罪了中统在青岛的头目葛覃。李先良跟葛覃不和,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儿,可作为市长,他又不便亲自出马,诋毁政敌,所以得罪人的事儿全让侯圣麟干了。侯圣麟不光挖葛覃党通局(前身即是中统)的墙角,从内部瓦解他,还开足舆论机器,报道一些对葛覃不利的假新闻。1948年3月,侯圣麟到南京报到监察委员期间,到处散布攻击葛覃的言论,恰巧葛覃就在南京,更激怒了葛覃。

再有就是张乐古,人称“青岛杜月笙”,是青岛青帮的老大。侯圣麟曾搜集他贪污行贿,劫收敌产的证据,告了他一状,导致他被捕入狱。张乐古何许人也?班房蹲了一年就出来了,但从此就跟侯圣麟结下梁子。

有这么多嫌疑人,按理说破案就指日可待了,可到最后,警察局逮捕的根本不是上面这些人,而是一个叫赵世伟的人,就连这个赵世伟,最后也没被法办。

警察局怕得罪人,凶案不了了之

这赵世伟又是什么人呢?他是当时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内定的五个立法委员候选人(青岛)之一。1947年冬,国民党举行立法委员选举,名义是选举,实际上就是愚弄百姓。候选人不得独立参选,必须由中央组织部提名。本来这事儿没什么困难,中组部提出五个人,稀里糊涂一选就完了,结果中统分子战步青也要参加竞选,战是地方实力派,背后有人撑腰,这可难为了李先良。

关键时刻,侯圣麟乘机向李先良献策,原来中组部提名的五人中,赵世伟根基最弱,干脆把他刷下去。于是印制大批假选票,并在开票箱之前,把预先写好的假选票投入票箱,暗施伎俩 ,结果使战步青当选,而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内定的候选人赵世伟落选。于是,赵世伟发誓要杀侯圣麟雪恨 。

侯圣麟遇害后,前面提到的李代芳、葛覃、张乐古、赵世伟都有作案嫌疑,可警察局长不敢扩大范围。这就好比是《红楼梦》中的《葫芦僧判断葫芦案》,那些人可都是青岛的头面人物,得罪了谁都吃不消,最后根基浅薄的赵世伟再次倒霉,被定为犯罪嫌疑人,押送南京。

按理说这幕荒唐剧该收场了,可更逗的还在后面。鲁海说,赵世伟是国民党青岛市党部的委员,人家也有后台,几十年来一直与青岛有着密切联系的国民党元老丁惟汾就是其中之一。丁惟汾没有实权,但他在国民党内的地位很高,蒋介石都不敢轻易动他。丁惟汾出面保举赵世伟,赵世伟结果以“保外就医”的名义被保释了出来。

那么这桩凶杀案到底该怎么收场呢?简单。李先良、葛覃统统去职,换个市长龚学遂。本来李先良下令“必须破案”,那是你当政的命令,现在龚市长来了,对这事儿根本不闻不问,警察局也长舒一口气,把这案子悄悄放下了。没多久,青岛市解放了,国民党狗咬狗的事儿新政府更不管。“侯圣麟之死”成为青岛民国时期一大悬案,时至今日,依然没有下文。

当年候案发生后,因为久拖不决,就被“移转”南京法院审理,1948年《新闻天地》曾经刊发了一篇有关此案的“评论”,至今读来发人深思———“……将此案移转首都地方法院管辖。这与其说是证实了这个盘根错节的案子更加不易解决;不如说是给青岛地检处投下了一块‘试金石’恰当些……每当想到此案在青市的演变情形和稽延的时日,不由得一个共同预感由然而生……谁敢保证这张‘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在青岛市视同废纸的空头支票,到南京去一定能兑现呢?而且谁敢保证他们不再来一次呈请移转管辖,那么移转来移转去杀人者岂不终生逍遥法外,被杀者永远冤沉海底吗?”特约撰稿/田野[来源:信网 编辑:每皮]

信网版权稿件,欢迎转载。转载时请保留完整信息,否则追究侵权责任。
精彩美图 更多 >>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