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青岛执行法官跑遍全国寻老赖 最远到过无人区

2018-05-15 09:52:23
责任编辑:光影

\

周新喆法官从安徽执行回来的挖掘机。

原标题:法制青岛:法官为执行跑遍全国 最远到过无人区

成为“老赖”会有什么后果?银行卡、支付宝被查扣;出门无法乘坐高铁、飞机;限制从事特定行业或项目;名下汽车不能上高速,孩子上私立学校也受影响……2016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提出,要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能否基本解决执行难,评估验收是一个关键环节。2017年1月,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了“人民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第三方评估指标体系”,对全国四级法院执行工作进行全面考核。2018年,全国法院的执行工作将陆续开始进行第三方评估。5月8日,山东省高院发布了《关于敦促被执行人自觉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通告》,失信被执行人将被限制出境和从事特定行业等。5月10日,青岛市中院也发布了《督促被执行人依法履行义务的通告》要求被执行人即日起至2018年7月30日前主动向债权人或者自觉到执行法院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认的义务。记者近日采访了解到,青岛两级法院执行局的法官们也加快了他们寻找“老赖”的步伐。

出一趟差,四天跑六个城市

4月24日早上7点,刚从位于东海东路99号的法院出发时的周新喆法官,还没预料到未来几天将上演一场与时间赛跑的“速度与激情”。这次出差的第一站是滨州市,驱车四个多小时,中午时分,周新喆和书记员到达了滨州中院执行局。尽管快到下班时间,周新喆还是和滨州中院执行局法官抓紧时间协调了一起案件的案款分配情况,当天下午,他又来到滨州市一家银座超市,对被执行人的租金进行扣留。这些工作结束得比较顺利,尽管天色已晚,他们还是决定开车上路,赶往下一个目的地。当他们赶到德州市宁津县时,天已经黑了。

4月25日早上,上班时间一到,周新喆就和同事赶到了宁津县国土局调取被执行人名下土地、房产的档案,并到现场勘察。“现场勘察是要了解标的物的现状,是否有租赁或者其他的查封情况。”周新喆说,这些固定资产的产权人欠银行2000多万元,他们勘察清楚之后将进行评估拍卖。

一上午的工作结束了,没有顾上吃饭,他们就匆匆上路,驱车赶往济南。4月底的济南,中午30℃的气温已经让人提前感受到夏天的滋味。周新喆顾不上休息,就赶到了长途汽车站。接下来的行程他们要乘坐长途汽车,前往菏泽曹县。4个半小时的车程,令他们疲惫不堪,但第二天的工作行程和材料还等着他们熟悉和整理。

曹县的房管局、国土局、档案馆、不动产登记中心分散在城市的不同地方,4月26日一上午的奔波,周新喆完成了所有涉案档案的调取工作。匆匆吃过午饭,他们到达查封土地的现场进行勘察并张贴公告。公告的内容是提醒其他权利人来申报权利,以便法院在处置时有所区分。

4月26日傍晚正准备返程的周新喆接到了院里的电话,通知他赶往安徽省合肥市处理另外一起案件。在处理完这起案件之后,因为临近五一小长假,火车票都已经买不到,27日傍晚,周新喆他们只好从合肥乘坐长途汽车赶到南京,从那里买票回青岛。四天跑了六个城市,基本上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周新喆笑称自己这几天是在和时间赛跑。

千里之外执行回四台挖掘机

周新喆到安徽合肥要处理的这起案件的申请执行人是青岛一家生产挖掘机的重工企业,被执行人是安徽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机械设备公司),机械设备公司的主要业务是销售挖掘机等大型设备,但2014年这家公司从申请执行人处进的一批机器还欠了近百万元的货款,还有四台样机一直无偿使用没有归还。案件判决后进入了执行程序,执行法官查了十几个账户只查到了十几万元,这家公司已经人去楼空。经过多方调查,执行法官了解到,那四台挖掘机样机被机械设备公司放在安徽的一个建设投资市场保管。4月19日,申请执行人公司的工作人员共5人到达了这个投资市场,在先行垫付了保管费之后,市场管理人员依然不放行。

4月27日上午11时许,经过一上午的奔波,周新喆和同事终于赶到了合肥的这个市场。在说明了身份后,对方依然百般阻挠,一开始要看法官工作证,随后还要求复印,之后又提出各种无理要求。协商了五六个小时,对方坚持不让拉走挖掘机。周新喆经过向执行局领导请示,向对方下达了处罚通知,当市场管理人员看到法官要动真格的了,这才认错并放行。申请执行人当天雇了3辆拖车将4辆共价值两百多万元的挖掘机运回青岛。“在外地执行遇到阻挠等情况是常有的事,毕竟是在外地,很多情况都不熟悉。”周新喆的遭遇其他法官也遇到过。

青岛中院执行局执行二庭副庭长刘常青是位“老执行”,他告诉记者,为了执行出差,“基本上全国都跑遍了,最远到过青海的无人区”。据了解,青岛中院执行局立案的标的在3000万元以上,而执行的标的物也是分散在全国各地。执行二庭的法官们在北京的闹市区查封过房产,也在青海的戈壁荒漠上找过人。

据了解,2016年2月底,人民法院网络查控功能上线,与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实现了网络对接。法院对被执行人在全国任何一家银行的账户,都可以直接在网上查询、冻结,甚至扣划。之前几个月都查不清楚的账户,现在几秒钟就能在电脑屏幕上一览无余。然而,执行工作面临的是无数个未知,有时在电脑旁通过财产查询系统一下子就能查到,顺利冻结和查扣,有时候千里奔袭却无功而返。

网络司法拍卖解决执结难题

5月8日上午10时28分,青岛中院执行局执行二庭副庭长于江涛在朋友圈里发了一张截图,并配文:出价第116次。这是正在进行的一场网络司法拍卖。这次拍卖的是位于青岛西海岸新区的一处房产,房屋面积167平方米左右,起拍价135万元,拍卖共有11人报名参加,4977人围观。拍卖一开始,竞买人就竞相出价,每次加价的幅度是6500元。从起拍价开始,不断加价,拍卖也因此演示了120多次。最终,第147次出价的卢先生通过竞买号X4497以最高应价胜出,拍卖成交价格:2396500元。无独有偶,在5月8日上午,还有其他几套房产在网上司法拍卖,均溢价成交,另一套同样位于青岛西海岸新区的房产在出价97次之后成交。

“从一开始觉得陌生到现在得心应手,司法拍卖已经真正进入了互联网+时代。”于江涛告诉记者,一年多的时间下来,当事人对此越来越认可,不少标的溢价成交,解决了案件标的物变现难的问题,对案件的顺利执结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

记者了解到,3月2日10时许,青岛西海岸新区滨海大道以南、金沙滩路北侧以及金沙滩路南侧青岛东海明珠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六宗土地司法网拍经过3轮出价一拍顺利成交。该标的网络拍卖成交价格:¥936858118(玖亿叁仟陆佰捌拾伍万捌仟壹佰壹拾捌元),这一价格刷新了青岛法院司法网拍成交额的新高,同时也是截至目前山东全省法院司法网拍单笔成交额中的最高额。截至2018年3月2日,青岛两级法院司法网拍的成交额近40亿元,成交率83.89%。[来源:半岛都市报 编辑:光影]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更多 >>

Copyright © 2018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备案:鲁新网201653205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