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柯玛 | 拔草狂欢惠 好货等你来抢 满立减买就省 | 信网
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当恶人成了“网红” 我们该做些什么?

2018-09-15 17:21:27
责任编辑:可可

原标题:当恶人成了“网红”,我们该做些什么?

最近这几天,“网红”很刺眼。

一般来说,“网红”是指在现实或网络生活中,因某个事件或者某种行为而被网民关注从而走红的人,或长期持续输出专业知识而从红的人。而后,“网红”中出现了大批锥子脸美女,与整容、玻尿酸等词语紧密相连,与网店、主播或其他生意密切相关。

最近,我们看到了某些网红的恶行,以及个别恶人的网红化,还有背后粉丝的盲目追捧、资本的推波助澜。这非常值得警醒,也应当反思原因、追问责任。

1

9月9日,杭州一名孕妇发微博称,遭到微博名为“Saya—”的女网红殴打,致其先兆早产。

这位孕妇表示,自己怀孕32周多,7日晚和丈夫牵狗散步回家,在君尚金座酒店门口,一只未拴绳的法国斗牛犬朝她猛扑,丈夫用脚将狗推开,边上一女子质问为什么无缘无故踢狗?双方随后发生口角,女子的母亲也加入,并辱骂、诅咒她肚子里的孩子,母女两人还撕扯她的头发,推她的肚子。

涉事女网红“Saya—”名为陈某伊,微博认证为“时尚红人”,粉丝超过300万,经营一家主打女装的淘宝店。

11日凌晨,杭州市滨江区公安分局官方微博发布警情通报称,杨某(女,孕妇)正在医院治疗,伤情程度需进一步确定,公安机关将对杨某伤情进行鉴定后依法处理。陈某伊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违法行为已基本查清,其母施某华因涉嫌阻碍执行职务已被行政拘留。

杭州城管部门表示,涉事网红母女所带的法国斗牛犬涉嫌违规饲养,将面临没收犬只以及3000元~5000元的罚款。已要求施某华2天内前往该中队接受调查,交出涉事犬只,但她称“狗受伤了,被送往南通治疗”。

虽然因“遛狗不拴绳”而引发的纠纷并不鲜见,但是这一事件引发高度关注,一度成为热搜第一。为什么?

2

斗牛犬是烈性犬,有攻击性,而这一事件里,更有攻击性的却是狗主人。这对母女对一个32周多的孕妇“撕扯头发腿肚子踢大腿”,无疑已突破了人类道德的底线。

连王思聪都看不下去,转发评论,怒怼:“美丽的皮囊碰到丑陋的心灵会变得一文不值。”

事发后,“Saya—”一直很淡定,她的微博仍不断更新售卖衣服的消息。直至10日,其淘宝店铺衣服下架并关闭评论区。她的微博小号也在狂骂网友,还有大量水军为她洗白。

从这名女网红身上,我们看不到一丝悔改之心,她所表现出来的那种以自我为中心和对他人权益的漠视,令人震惊。她的微博粉丝超过300万,其中有多少花钱买来的僵尸粉不得而知,但此次事件的负面效应无疑是巨大的。

当地警方在通报中称,有人问:此案明明已经构成故意伤害罪,案件为什么以行政案件处理,而不是以刑事案件处理?答案是:“根据目前调查掌握到的证据材料,该案暂达不到刑事立案标准”。

这可能让很多人感觉“不解气”,认为如此恶人,就该“从严从重,追刑责”。公众的情绪可以理解,但必须明确,案件还在“持续跟进”,而且警方只能依法而行。法律是有边界的,依法行事而非依情绪行事,是法治社会的本义。

与此同时,网友已开启“人肉搜索”,“Saya—”的个人信息及“黑历史”相继爆出,“扒皮帖”也出了。如此杀伤力,不知她是否能扛住。“人肉搜索”涉嫌违法,我们向来不赞成如此,但她作为网红从网络获取红利,自然也难逃网络的监督与制裁。

3

9月11日,是网红女主播“陈一发儿”直播四周年纪念日。

在此前的7月31日,“陈一发儿”因调侃南京大屠杀、东北沦陷,已被斗鱼封禁直播间。令人惊讶的是,“陈一发儿”虽未解禁,粉丝却依然能进入其直播间狂刷礼物,9月1日这天,“陈一发儿”直播间热度一度达到324.5万。据统计,10日中午至11日中午,粉丝在“陈一发儿”直播间送礼总额约22万余元。

“陈一发儿”并非孤例,除此之外,另一位被禁网红“55开”的直播间也能刷礼物等。1月17日,斗鱼平台发布处罚决定称,“55开”解说在某活动中直播辱骂并诱导粉丝不良语言攻击某些个人和群体,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因此暂停其直播间直播,并对其追加100万元罚款。至今,“55开”已被禁播近9个月。然而据统计,9月12日23点24分~13日23点23分这12小时内,他的礼物数据达1.9万余元。

礼物就是粉丝打赏的钱。“陈一发儿”一位闺蜜、同为斗鱼主播曾称陈被禁后仍可正常结算礼物。斗鱼自己的回应却称“用户仍然可以正常进入这个直播间并使用打赏功能,但是主播目前不能进行正常的礼物结算。”对此,有网友不解:粉丝可以打赏,但主播不能进行正常的礼物结算,那这笔钱去哪儿了?

14日,直至媒体报道引发广泛关注后,“陈一发儿”和“55开”的直播间才不能再刷礼物。

引发争议的还有另一位网红。8月10日,杭州西湖区人民法院决定对“入江闪闪”(江雨笛)拘留15日。原因是她擅自从触手直播平台跳槽到其他平台,被法院认定需支付227万余元违约金,而她拒不执行。也就是说,“入江闪闪”是作为老赖而被拘的,至今仍在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

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8月31日,她发微博宣布回归。在虎牙直播平台,她的直播间也已恢复直播。

封禁之后能继续送礼,当了老赖还能复播,不得不问,问题网红们怎么就成了“打不死的小强”?

4

诅咒并打孕妇的“Saya—”、伤害民族情感的“陈一发儿”、当老赖的“入江闪闪”……她们虽有一副美丽的皮囊,却在各个领域突破了人们心中的底线。如果从红与黑的传统意义来看,她们哪里是“网红”,分明就是“网黑”。她们通过网络,在小圈子里享受三千宠爱,因娇宠而滋生戾气,因供养久了而导致大脑缺氧、底线沦丧。

这些问题网红,已分别受到法律法规方面的惩处。而现在的问题在于,她们仍然拥有数量巨大的粉丝,即便是不法行为被曝光和追责之后,粉丝仍然予以支持。如此不辨是非和盲目追捧,值得警醒。

当然,并不是说一个人在某一个问题上犯错后,就什么权利都没有了。粉丝也拥有自己的选择的权利,但即便社会再怎么多元化,作为一个理性人也应该有起码的是非判断和社会责任感,应当反思自己的行为。这些问题网红的对粉丝的吸引力在哪里?是光看脸、相信所谓的“颜即正义”,还是把走邪路当成了“不走寻常路”、当成了个性?

试问,那些至今仍然狂买“Saya—”衣服的粉丝,还相信她微博中所表演出来的“正能量”和“岁月静好”吗?那些至今仍在追捧“陈一发儿”和“入江闪闪”的粉丝,是和自己的血汗钱有仇,还是和民族感情、公德心有仇?

从社会学上来看,这其实也是一种网络“审丑”,在资本的推波助澜之下,可能引起部分不成熟网民的模仿,使其形成错误的价值观。粉丝越多,危害越大。

“审丑”也不止局限于这些问题女网红,某些人也因“审丑”而成为网红。比如,不久前的“高铁霸座男”孙赫,他相貌平平中透着几分猥琐,却通过接连秀下限、蓄意践踏并嘲弄社会规则而引发关注;还有那个昆山“龙哥”,被“反杀”之前他就拥有大量的粉丝。应当谨防“审丑”泛滥,导致为寻求关注、谋取利益而故意“卖丑”的不良倾向。

必须强调平台的责任,资本可以逐利,但不能总在问题爆出之后才切割、止损,背地里还偷偷摸摸留一手,继续割粉丝的“韭菜”。某些野生的网红的确会带来流量,但平台也不能钻到钱眼里去,除了钱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不管不顾。

总之,网红当自律,如此才能红得长久,才有生意可做;粉丝当自尊,如此才不至于三观尽毁,被带到沟里去;而平台当尽责,必须严守法律法规,维护公序良俗,否则监管就应当有所行动,通过完善相关机制,罚到它肉疼,罚到它规矩,罚到它倾家荡产。

如此,网络才能清净,社会方可清朗。

[来源:半岛客户端 编辑:可可]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更多 >>

Copyright © 2018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备案:鲁新网201653205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