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夏天也能“冻死”!野外探险要有B计划 险情不分季节

原标题:户外“打野”危机四伏,任性驴友该醒醒了

近日,4名地质队员在云南哀牢山进行野外调查时遇难的新闻,被各大媒体接连报道。据了解,他们中年龄最小的25岁,最大的32岁,都曾在部队服役,具有野外生存能力。事件发生后,人们对野外探险作业的科研人员致以敬意的同时,也对野外探险的人身安全问题产生担忧。

那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户外探险爱好者应该如何保障自身安全?为此,半岛全媒体记者联系了青岛第一响应应急救援队赵希勇队长,听他讲述青岛户外“探险”和救援的那些事……

野外危机四伏,一年救援七八十次

赵希勇是青岛资深的户外运动达人,2004年开始户外登山,曾亲自用脚步探出了很多野外路线,并在2012年成为一名救援志愿者。他常年义务参加各种山体救援活动,希望把自己常年积累的户外探险知识和能力用在拯救别人的生命上。

赵希勇告诉记者,青岛山体资源比较丰富,市区的浮山、嘉定山、老虎山等城市公园规划和建设越来越好了,周边的市民常常登山赏景;崂山更是被誉为中国海上第一名山,每年都吸引着成千上万的国内外游客慕名而来,青岛本地的登山爱好者也不在少数。游客众多的地方发生险情的几率也会增加,尤其是一些热衷于所谓“探险”的“小白”游客,他们往往没有受过专业的户外求生训练,却偏偏喜欢特立独行,不走规划好的观景旅游路线,反而是去野路探险。

据了解,光是因为“探险小白”遭遇险情,世宝特救援队一年就能遇到七八十起。特别是前几年,每到五一、十一假期,最多的一天要参加七次救援。

在崂山山脉中,像海门涧、泉心河、石门涧、扇子石都是险情频发地带。这些地方位于崂山腹地之中,成熟的道路很少,一旦深入之后真正能走出来的出口也很少,并且很多小出口都隐藏在植物遮蔽之中,一旦错过就容易迷路。赵希勇说,这些野路连他和救援队员们都没有万无一失的把握,“有一次天黑后的救援,一公里的路,我们七八个人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目的地。”

除了地貌困境,野外遇险最怕的就是天气影响。赵希勇以崂山野路为例,“我们经常接到石门涧、海门涧、泉心河等位置的报警,这些警情中处于恶劣天气当中的占多数。”赵希勇解释说,走崂山野路顺利的话通常需要十个小时左右,早上八点之前上山、下午五点之前下山是行程顺利的常态。这十个小时中,就算提前预计了当天的天气,也很难保证完全不会出现意外情况。这些意外包括,消散缓慢的晨雾影响视线、突来的大风让体温下降,若再碰上雨雪,人在失温后一个小时内得不到救援就会有生命危险,“尤其是最近降温后,山里的昼夜温差更大,即便白天温度能达20摄氏度左右,而天黑之后气温只有七八摄氏度。”

即便是在夏季,救援的任务也有增无减。人们通常认为只有秋冬天气寒冷的时候才会因为人体失温而“冻死”,其实在夏天“冻死”的案例也非常常见。“我们就在崂山参与过很多起‘小白’驴友避暑之旅在迷路后变冻伤的案例。”出现冻伤,主要是因为夏季比冬季穿得少,人体在缺少衣物的保护下散温更快。

教训就在眼前,但总有人以身犯险

在与赵希勇聊天中,他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2013年,在崂山海门涧,一男子独自一人走野路爬山,下午4点拨打110报警,称自己的眼镜丢了,在山谷里迷了路,也说不清自己的具体位置。“我们接到任务后第一时间赶往现场,但当时已经临近傍晚,大风呼啸不说还飘起了中雪。我们十几个人找了数个小时也没找到求助人,有好几位队员甚至出现了失温的迹象。”而与此同时,青岛的其他救援队也在组织人力兵分多路进行地毯式搜索,但是在大自然面前,人类的力量终究渺小,“我们持续搜寻了十三天,才发现了该男子的遗体”。

2015年的泉心河,有年轻人逃票绕路爬到了崂顶,返回时可能怕被工作人员发现依然选择了绕开景点路线去走野路,结果晚上八点依然没绕出去选择了报警,晚上十点手机彻底失去了联系,直到六个月以后,一位采蘑菇的村民在泉心河附近发现了他的遗体……赵希勇说这样的例子有很多,在他参与义务救援的近十年中,看了太多的生离死别,“有亲友当场痛哭流涕地感激,也有生命无法挽回的悲痛。”

对于现状,赵希勇说:“如今随着媒体宣传得越来越多,再加上很多山因为护林防火进行了封山,出警频率已经比往年有所降低,但是依然无法杜绝。”

除了那些喜欢爬山的运动达人,还有一些人抱有网红心态,专门为了在社交媒体发一张不常见的照片获得关注而去涉险,再就是盲目从众的人,觉得别人能去我也能去,就毫无准备地深入危机四伏的山脉腹地。“在我看来,那些有一定经验的爬山爱好者还好,起码具备一定的体力和常识,最怕的就是完全不懂又毫无计划、毫无装备的人,他们没有准备就去野路探险的行为无异于‘送死’。因为,去救援的人也要克服山路的危险,他们又何尝不是在以身犯险?”赵希勇有些无奈地说。

 (来源:半岛客户端)

高科技在手,方位预测误差不超一米

除了义务救援队队长的身份,赵希勇也是一名爬山爱好者。从2004年开始登山的他算是户外运动圈里的资深玩家,很多救援的路线都是他用脚步丈量出来的,给山路救援带来了争夺生命的时间。

据了解,每次接到110指挥中心下达的救援任务,赵希勇总会在第一时间迅速集结队员向事发地出发,因为赵希勇非常明白,如果遇险者已经出现人体失温的体征,无论什么季节,一小时以内都是最佳救援时间,“超过一小时后,每一分一秒都有生命危险。”

据赵希勇介绍,虽然崂山每年都有驴友在野路身亡的案例,但近年的出警频率确实已经下降了,2021年到目前为止,他所在的世宝特救援队还没有遇到一起遇险者在山路身亡的事故,“我觉得这得益于人们的安全意识在提升,再就是救援队的救援经验在增长。”

如今,一般情况下的报警都能够成功营救,救援队员在接到警情后首先要安抚遇险者保持冷静,不要惊慌,最好能精准描述自己的位置。“我会跟报警者聊天,让他回忆自己从哪开始上山,目的地是哪里,从哪里开始迷路,周围有没有标志物,远处能看见什么等等,越详细越好。”赵希勇深知在深谷中迷路时手机保持电量的重要性,所以他的聊天既要有细节也要简短概括,语气还不能急躁,要稳住求救者的心态,所以他觉得自己既是救援队长,也像心理谈判专家。“如果天黑了或者身陷山谷里看不见路的时候,我也会根据多年的爬山经验模拟求助者的行走轨迹,如果大致路线没错的话,我脑子里预测出来的定位偏差在30米左右。”赵希勇颇为自信地说。

救援了十年,赵希勇觉得崂山山脉很大,但容易发生事故的地方总是那几个,遇险者从哪里出发、去哪里、在哪里迷路,他的心里总会有个“第六感预测”。

除了市民安全意识的提升,救援经验的累积,一些高科技软件的出现也给户外探险安全提供了保障。赵希勇介绍说,像户外助手、探险者地图等实用的APP软件能够显示路书、队友位置、查看海拔、测量距离等等,还有一些显示野路的卫星地图,这些高科技的精准定位要比人凭经验的第六感预测要精准得多。“我很高兴看到这些高科技的东西越来越多,这样预测的误差都基本不超过一米了。”赵希勇笑着说。

提醒 及时放弃不丢人,多想一条B计划

赵希勇认为,人类的探险精神一直存在,野外探险的活动也永远不会停止。但是如果要进行相关的野外活动,一定要“有组织有纪律”,尤其是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市民如果想去野外活动,更不能脑子一热毫无准备就出发。

如今很多山路由于护林防火都封山了,这样有围栏的山一定不能翻越护栏去攀爬,“不让进的地方硬进就是违法,抓着会被拘留的。”赵希勇严肃地说。

野外旅行时首先要选择不封闭的山体或者城市公园,然后就是严格选择路线。这些路线包括前辈们已经探好的,并在卫星地图上做了标记的成熟路线。“当然,选择已有的熟路,安全性要大很多。因为在相关卫星地图的App上标记好路线之后,只要带好充电宝,按照路线行走基本上不会出错。”赵希勇表示,即便由于天气等原因走不到尽头完成不了计划,及时原路返回也能最大程度上保障安全。“原路返回并不丢人,这就是户外运动中的‘八小时关门时间’规则”,赵希勇解释说,“如果野外活动预估时间是八小时,那么在进行到四小时的时候没有达到预定路线的一半,就要立刻原路返回,绝对不能抱有侥幸心理后面赶一赶路就能跟上,很多事故就是因为探险者不及时放弃造成的。”及时放弃、原路返回不丢人,这也是赵希勇一直强调的原则。

而对于那些想开辟新路线的户外达人,赵希勇也有忠告要分享给他们。“千万不能一个人去探险,再厉害的探险家也有‘翻船’的可能,身边不能没个帮手;也不能人数太多去探险,因为人数越多,行进的速度也就越慢。此外,在山谷之中,天色每晚一分,危险也就增加一分。所以,开辟新路线身边要有个既有户外越野能力,也有自救和他救能力的强悍团队,才是最佳选择。”

此外,赵希勇还提醒,不管是沿着前辈们的路线行走还是开发新线路,永远都要有一个B计划,毕竟探险总归会有风险。

延伸

探险之前,专业装备要配齐

赵希勇告诉记者,除了自身的野外越野能力,专业工具的使用也非常重要,一个合格的探险者永远不会两手空空就出发。而说起专业装备,他首先提到的就是头盔,“不管是在山体攀爬,还是山间行走,头盔都是重中之重,它能预防头顶的落石,也能保护在身体滑坠时头部的直接磕碰。”

其次就是绳子,野外绳索都是尼龙编织,且必须有制造商标、UIAA或CEN的级数,并且详细说明其长度、直径、延展性(冲击力道)、坠落级数等。按照绳索的用途不同,主要分为主绳和辅绳。主绳有动力绳(各种攀岩、攀冰用的保护绳,延展性好)和静力绳(下降等用绳,可做路绳,延展性较差)。辅绳有:7~8毫米绳,可用做胸绳;4~6毫米绳,可截取不同长度做成绳套,做抓结用;2~3毫米绳,可承重、挂置物品、做风绳等用途。

绳子在攀登山体时通常系在每个队友的腰上,是一条互相牵连的生命纽带,因为一旦有队员失足,其他队友也会通过绳索把人拉住。

然后就是绳索链接的安全带,比较常见的是坐式安全带。坐式安全带的腿环可以根据需要调成适当大小,舒适地固定在臀骨上,并将攀爬者坠落的冲击力分散到整个骨盆,在做垂降时就如同一个舒适的座椅。安全带的另一头缠绕在固定的树木或者突出的岩体上,起到力量支点的作用;另外也可以通过岩塞等专业装置在山体上自己设置固定支点,让自己通过安全带和绳索的链接跟山体永远有一条保命的固定点。

最后还有更为专业的保护下降器。Grigri下降器是一种辅助制停保护器(assisted braking belay device),它的辅助制停功能让充当保护员的队友压力降低不少,保护员在发现紧急情况启动制停时,手几乎不需要费劲拉着绳子,只需要触发偏转凸轮,剩下的制动全交由保护器来完成,这在一些复杂的地面情况或反复磕线时大大保证了保护员的体力。

赵希勇最后强调,“野外探险是有一定危险性的活动,充分的团队分工、完善的路线规划、专业的装备以及队员的个人能力等等都非常重要,缺一不可。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普通市民不建议擅自冒险,任何旅行的前提都是保障个人安全。一旦发生危险,一定要及时拨打110报警求助,遇事不要惊慌,冷静说明自己的具体位置。”

半岛全媒体记者 钟闻廷(受访者供图)

[来源:半岛都市报 编辑:光影]
精彩美图 更多 >>
2021 11/24 10:19
· 来源 ·
半岛都市报
· 责编 ·
光影
阅读量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