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青岛: 阴 阴 19 ~ 18   空气: 27

2015 02/13 10:36 -- 来源: 信网

说起程咬金,人们自然就会联想起他的三板斧。在小说中,他贩卖私盐,打死捕快,恰逢隋炀帝大赦天下,出狱后糊里糊涂地学会了这门独门绝技。

2015 02/10 16:45 -- 来源: 信网

杨妙真梨花枪“天下无敌手”,手下人尊称她为“姑姑”。当时尚有万余人,一路劫掠,到了莒县东面的磨旗山。这时已是1215年,李全率手下前来投奔,杨妙真嫁给了李全。

2015 02/05 09:57 -- 来源: 信网

李世民生于公元598年,他的光环是与生俱来的。《新唐书·太宗本纪》说他生下来就没有哭。

2015 02/03 10:26 -- 来源: 信网

和不少国民党高级将领不同,李延年并非一介莽夫,这或许跟他的家庭背景有很大关系。按照东营市史志办的说法,李延年于1904年3月11日生于广饶县大王镇王西村一个富裕耕读家庭。

2015 01/29 08:28 -- 来源: 信网

胶州人来自何方?因为胶州的“三里河古文化遗址”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但事实上,后来的胶州人大部分却并非原住民,而是从外地移民而来。同样的现象也存在于原胶南 。

2015 01/27 15:18 -- 来源:

关于青岛的大学、大师和大帅脉络复杂,我们不妨从一个建筑说起,它就是青岛著名的德建老楼——俾斯麦兵营。

2015 01/27 13:37 -- 来源: 信网

1914年11月2日凌晨3时,一艘排水量4000多吨的奥匈帝国巡洋舰游荡在青岛附近海域,四周一片漆黑。德国在青岛的统治即将宣告结束。这艘沉没的战舰就是“伊丽莎白皇后”号巡洋舰。

2015 01/22 17:09 -- 来源:

汉武帝元狩二年,即公元前121年,胶东国的一位大王在其封国去世,他参与了当时一场震动朝野的谋反事件,但他的葬礼非但没有因此而降低规格,反而极尽奢华。

2015 01/22 16:48 -- 来源:

解放前,板桥坊出过一个名人,叫胡子宏,他是当时沧口一带的首富,鼎盛之时家有良田999亩,还是沧口历史第一个开上小汽车的人,而他的胡氏客厅是当时板桥坊最气派的建筑。

2015 01/22 16:32 -- 来源:

这棵充满神秘感的千年大树并没有隐居深山,而是离大路很近,是东台社区最显著的标志。人们真正走近这棵千年古树时,感受到的是一股安详平和之气,千年以来,大槐树静静地开枝散叶

2015 01/22 16:12 -- 来源: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到六七十年代,中国纺织业一直有“上青天”的说法,“上青天”是对中国当时的三大纺织工业基地——上海、青岛和天津的简称。

2015 01/22 15:56 -- 来源:

国字脸,八字须,高鼻梁,招风耳,短眉深目 ,两只眼睛射出狼一般的光芒……这是青岛档案馆存有的一张孙百万的照片,也是他现今存世的极少的照片之一。

2015 01/22 11:20 -- 来源: 信网

1903年4月,邓兆祥出生在广东省高要县(今肇庆市端州区)肇庆镇双木棉村。邓兆祥的父亲邓岗少年时读过几年私塾,他根据邓家年谱和已有的五个子女的名字,序谱下来取名兆祥,吉祥的意思。

2015 01/21 17:17 -- 来源:

小村庄是四方最早的一批村落,也是青岛市历史最为悠久的地域之一,这里有鞑子坟的传说,有鬼子茔的旧址,这里曾经是一战期间德日对抗的战场。

2015 01/21 17:08 -- 来源:

公元前204年,楚汉争霸进入到关键时刻,这一年,项羽和刘邦在荥阳订立盟约,东西而治,是为楚河汉界。同样是在这一年,田横面临着一个重大的决断,偌大一个齐国,到底跟谁站在一边?

2015 01/21 16:56 -- 来源:

十九世纪末,德国占领青岛以后需要大量劳动力,胶东周边的都来青岛来发展 ,十五六岁的刘锡三也随着老乡们从掖县沙河镇来到青岛打工。

2015 01/21 16:43 -- 来源:

凡是到过北京天安门广场的人,一定会被其中央伫立的“人民英雄纪念碑”的高大、宏伟所震撼。这座总高达37 94米的石碑,碑心是一整块长14 7米、宽2 9米、厚1米、重达60多吨的大石。

2015 01/21 16:26 -- 来源:

过去的十梅庵村只有一条主要街道,就是横贯村子东西的魏家街,这条街也是现在十梅庵村最古老的街道。魏家街在村子南半部分,向西通大枣园,向东通到山里。

2015 01/21 15:27 -- 来源:

康有为,字广厦,号长素,广东南海人。他性格复杂,而且程度之深已经到了前后矛盾的地步,誉之者将其看做清末维新变法第一人

2015 01/21 15:19 -- 来源:

1861年,德国地质学家李希霍芬带着在中国选取海军锚地和商港的秘密任务第一次踏上中国的领土,虽然那一次对于中国台湾的勘测结果并不令当权者满意,但他却从此对这个神秘的东方国度产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